古人云:龍生九子,種種不同。用老百姓的話來說,就是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

賈府其實就是這樣,經過百年的開枝散葉,後代子孫有了貧富差距,成爲形形色色。賈寶玉和賈蓉之流的人物,出生之後就有人圍繞在左右,不愁喫不愁穿。對於他們這類人來說,錦衣玉食是一種再平淡無奇的事;但對於有些人來說,喫穿卻成爲現實生活中的立身之本。

賈元春省親前後,賈府有大量事情要做。賈府裏的許多子孫,都希望自己能找一個好差事,最好是那種活好不累掙錢又多的差事。賈府裏確實有這種差事,草字輩的賈芹和賈芸都動了心思,賈芹找了王熙鳳,賈芸找了賈璉,結果是王熙鳳千方百計地先幫了賈芹,然後收了賈芸花15兩銀子買的禮物後纔給了他一份差事。

兩人雖然都是草字輩的子孫,但是賈芹與賈芸相比,一個天上一個地下。賈芸是個孝子,賈芹則是一個好喫懶做,分管看護小道士小和尚的差事,竟然喝酒賭錢養小老婆,他的做法連賈珍都看不慣,最終被免去了這份差事。賈芹如此不堪,王熙鳳爲何要幫他呢?

因爲賈芹的母親求了王熙鳳幫忙。原文如下:

不想后街上住的賈芹之母周氏,正盤算着也要到賈政這邊謀一個大小事務與兒子管管,也好弄些銀錢使用,可巧聽見這件事出來,便坐轎子來求鳳姐。鳳姐因見她素日不拿腔作勢的,便依允了。(《紅樓夢》第二十三回)

賈芹之母只找了王熙鳳一次,王熙鳳就一心一意替她謀起差事來。這與賈芸借錢給她送禮物,拿着禮品在門等的差別太大了。

王熙鳳爲何要格外看重賈芹的母親周氏呢?無法得知,周氏只出現過一次,屬於神龍見首不見尾的人物。所以只能從蛛絲馬跡的文本信息裏推測。

紅樓夢裏姓周的女人有兩個,其中大家熟悉的就是周姨娘。

周姨娘在賈政身邊不顯山不漏水,也沒有跟賈政生出一兒半女來,周氏即使與她有關聯,也難以爲她腰長臉,王熙鳳也不會給她多大面子。

除了周姨娘之外,還有一個與周氏年紀相仿的人物,她就是王夫人的陪房周瑞家的。在榮國府裏,周瑞家的還是有些地位的,尤其是與王熙鳳之間的關係尤爲密切,遇事之後,王熙鳳很給面子。

薛姨媽讓周瑞家的送宮花,她送給王熙鳳之後出來,遇到了自己的女兒前來找她。原來是她的女婿冷子興做生意與人有了衝突,身上有了官司,周瑞家的聽完後是這樣說的:

“這有什麼大不了的!你且家去等我,我給林姑娘送了花兒去就回家去。此時太太二奶奶都不得閒兒,你回去等我。這有什麼,忙得如此。”(《紅樓夢》第七回)

周瑞家的不僅找王熙鳳幫助女婿擺平官司,還向她求過情饒過自己兒子。

第四十五回王熙鳳生日後,抓到周瑞家的兒子錯處,要攆出去永不錄用。賴嬤嬤前來求情時,王熙鳳是這樣說的:

“前兒我的生日,裏頭還沒喫酒,他小子先醉了。老孃那邊送了禮來,他不在外頭張羅,倒坐着罵人,禮也不送進來。兩個女人進來了,他才帶領小幺兒們往裏擡。小幺兒們倒好好的,他拿的一盒子倒失了手,撒了一院子饅頭。人去了,我打發彩明去說他,他倒罵了彩明一頓。這麼無法無天的忘八羔子,還不攆了做什麼!”

王熙鳳雖然話說得狠,但最終還是饒過了周瑞家的兒子。

賈芹之母周氏和周瑞家的除了姓氏相同之外,還有諸多信息也暗中透露,周氏是王夫人從王家帶進賈府的人。

一是從周氏得到信息情況看,她與榮國府關係不一般。

賈元春省親過後,賈政想把玉皇廟並達摩庵兩處的小沙彌、小道士發到各廟去分住。這個消息沒有公開,賈芹之母周氏就聽見有這件差事,所以便來求王熙鳳。這樣的消息別人不知道,周氏知道就很能說明問題。

二是從周氏的動機來看,她不找賈璉,而是找了王熙鳳。

賈璉和王熙鳳參與榮國府管家,一個跟隨賈政辦差,一個聽從王夫人的管理。兩個人之間雖然有許多事情有交叉,但是一些用人處事上還是有界線的。小子們找工作、謀差事,最應該找的是賈璉。所以精明的賈芸先後三四次找了賈璉,直到賈璉說出王熙鳳搶了他的工作後,賈芸才明白應該找王熙鳳。

賈芹之母比賈芸年紀大,對榮國府的事情應該更清楚,但是她卻直接找了王熙鳳,這說明她與王熙鳳關係走得近,而且找王熙鳳有底氣。而這些都需要有感情基礎的。

三是從王熙鳳對周氏的態度看,周氏在她心目中的分量還比較重。

周氏坐轎前來,求了王熙鳳之後,鳳姐是這樣想的:她素日不拿腔作勢的,便依允了。

王熙鳳爲何這樣想?周氏如果同賈芸母親一樣,她絕對不會這麼想,她認爲周氏不拿腔作勢,意味着周氏在拿腔作勢的資本,但是在她面前卻沒有,所以得到她的認可。

周氏有什麼資格,最大的可能就是王家的人,屬於王熙鳳的長輩之人,所以王熙鳳要給她面子。

看透周氏是王家人的事實後,就容易理解了。賈芹雖然是一個敢在廟裏養小老婆的人,但王熙鳳還是沒見他的面就幫他謀了一份差事。

聲明:本文資料重點引自《乾隆庚辰四閱評本脂硯齋重評石頭記》《周汝昌校訂批點本石頭記》《胡適藏乾隆甲戌脂硯齋重評石頭記》《蒙古王府本石頭記》《鄭振鐸藏本》【文/小涵讀書】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