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死的心都有!“女子隆鼻整容變毀容,稱“副院長”在小區做的手術)

1月4日,在一棟居民樓裏,正在接受鼻部整形手術的蔡女士隱隱有些不安。這裏並不是醫院的無菌手術室,她說,但是“尚院長”說“沒事”,於是她接受了手術……

8月3日,記者接到尉氏縣39歲的蔡女士的求助電話,她稱自己在今年1月4日接受鄭州愛美麗整形美容醫院“副院長”尚某手術後,術後效果不佳且兩次修復後現在鼻子已經被診斷爲畸形。針對蔡女士反應的問題,記者進行了採訪。

——隆鼻整容變毀容,

鄭州愛美麗“尚院長”在居民區給我做手術

“一開始老公就不同意我去做整容,現在整容失敗了,老公更是看見我就煩,我現在經常是晚上睡不着,沒人時候哭,心理壓力好大,死的心都有,幾次爬到樓頂想跳下去算了,可想想我的孩子還小,這麼小要是沒有了母親以後該怎麼過呀……”

記者注意到,蔡女士鼻尖的部位有非常明顯的塌陷,且鼻樑處發紅嚴重。

蔡女士告訴記者,年初她經熟人介紹,認識了愛美麗整容醫院的醫生尚某。“2020年1月4日,我來到了尚某和介紹人發的位置,發現是一個居民區,我問爲什麼不讓我去愛美麗整形美容醫院(以下簡稱愛美麗醫院),尚醫生說他是愛美麗醫院最好的醫生,在愛美麗醫院做費用高太多,不在醫院做可以剩下兩萬塊錢,不去醫院和去醫院一個樣子,尚醫生說他一天做十幾個這樣的手術,讓我放心。”蔡女士表示,雖然依然有疑慮,但是出於對愛美麗醫院與尚醫生的信任,就讓尚某帶她去的房屋內做了整容。蔡女士回憶,房間不是無菌手術室,就是居民家裏。

這個決定,釀成了惡果。據蔡女士描述,三個月恢復期結束後,她發現自己的鼻頭一直髮紅不褪。尚醫生讓去鄭州找他,“約我在大街上,他看了看我的鼻子,說手術失敗了。

讓我再重做一次。就再次給我約時間,3月16號他讓我去鄭州找他,給我發了一個定位,我以爲是醫院,到了之後才發現還不是醫院,他說是他一個朋友的一個工作室,我問他這次怎麼不在醫院做,他說,疫情比較嚴重,醫院沒有開門。”5月5日,蔡女士辦理身份證,鄭州愛美麗醫療美容門診部給她開了一份診斷證明書,更是打消了她對尚醫生身份的顧慮。

但是修復手術似乎依然未能解決問題。蔡女士說,自己發現鼻尖依然很紅。6月9日,其他醫院的整形醫生看到蔡女士鼻子的照片後告訴她,她的鼻子軟組織已經壞死了,這個假體得取出來,不然的話鼻子會更糟糕。

“6月16日,因爲聯繫方式被拉黑,我就去愛美麗整形醫院找尚醫生,這個時候他才說我的鼻子恢復不好了,讓我趕緊把假體取出來。既然恢復不好了取出來就取出來吧,我奇怪的是他又把我安排到了另外一個醫院和醫生給我取鼻子假體。”蔡女士表示,最讓她想不到的是,她發現鼻子越來塌陷得越厲害了。

——鄭州愛美麗稱

動手術時尚某未入職醫院,

不知怎麼開出的診斷證明

8月3日,記者隨蔡女士前往鄭州愛美麗整形醫院瞭解相關情況。下午三點半左右,記者趕到鄭州愛美麗醫院時,前臺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尚醫生正在給病人做手術。隨後不久,記者見到了尚醫生。

尚某告訴記者,他已經將8000元手術費退還給了蔡女士,沒有什麼需要解決的了。“手術費一共12000元,我託朋友找尚醫生給好說歹說纔給我退了8000元,剩下的就不給了,現在他把我電話拉黑了,微信,也拉黑了。”蔡女士表示,錢還是次要的,主要是現在實在沒法出門,生活受到了嚴重的影響。

針對蔡女士的描述,尚某表示“不要聽其他醫生的,聽我的,再恢復恢復就好了。”尉氏縣城關鎮醫院7月30日門診病歷顯示,蔡女士“鼻部畸形”;尉氏縣人民醫院7月30日診斷證明書顯示“鼻部軟組織損傷”。

對於尚某的說法,蔡女士顯然無法認同。隨後雙方就一些問題產生了分歧,尚醫生說:“你要想對着賴就對着賴吧。”隨後其回到了手術室。

下午4點左右,記者見到了鄭州愛美麗的相關負責人邵某,邵某通過內部系統查詢發現,醫院沒有蔡女士就診記錄。對於尚某“副院長”的叫法,邵某表示,每個科室都有“院長”,並非實職。對於醫院開出的診斷證明,邵某則表示會積極調查。邵某表示,如果是醫院的問題,一定會積極協調解決,並在本週三之前給記者以及蔡女士回覆。

8月5日,蔡女士接到了回覆電話,電話中,邵某表示:尚醫生在給蔡女士做手術的時候還未入職該醫院,尚某是4月份的時候入職‘愛美麗’,他們也針對這一事件,詢問過尚醫生,不過他並未正面迴應。對於開出的診斷證明書,邵某表示醫院對此並不知情,“可能誰能拿到並蓋上章了,我們正在查什麼原因。”

邵某表示,尚醫生現在已被醫院停職,建議蔡女士與尚醫生私下協商,如果需要協調的話,“愛美麗”可以給與協助。

——尚某曾被媒體曝光,

醫院上個月剛被約談

律師:如果非法行醫將面臨刑事責任

記者查詢相關信息發現,此前尚某有在愛美麗入職行醫的事實。在2019年“河南新農村頻道”的一則公開報道里,尚某曾因2018年的雙眼皮手術被胡女士投訴手術失敗,該報道稱,尚某的行醫資格證在國家衛健委的網站上搜查不到。

報道中,“愛美麗”醫院的陳醫生稱,他們承認尚某給胡女士做了手術,但是對於胡女士所提出的手術失敗,她並不認同,而是認爲胡女士現在處於一個恢復期,等過一段時間纔會恢復的更好。而對於尚某的行醫資格證在國家衛健委的網站上搜查不到這個問題,醫院的另一位工作人員表示,這個問題他們也不清楚,需要進一步調查。

因爲沒有看到後續報道,所以並不清楚當時尚某有無行醫資格。不過現在,已經能查到尚某的行醫資格。至於邵某所稱尚某給蔡女士做手術時不在醫院就職,是否是邵某期間離開過“愛美麗”,今年4月有重新入職,還是尚某期間一直在愛美麗“就職”,目前尚不得而知。

另外,記者注意到,根據媒體報道,今年的7月份左右,鄭州市市場監督管理局召開醫療美容機構專項整治集體約談會,對鄭州愛美麗、河南幻顏等9家醫療美容機構負責人進行約談。原因是近期該局在對9家醫療美容機構檢查中,發現有關問題40多項,涉及藥品、醫療器械、化妝品、營業執照管理、物價等各方面,違法行爲主要有價格未公示、發佈虛假醫療廣告等,違規行爲主要有麻醉藥品、精神藥品管理不規範、使用的非特殊用途化妝品未備案等。

河南予瑞律師事務所李華陽律師告訴記者:“《執業醫師法》規定,醫師經註冊後,可以在醫療、預防、保健機構中按照註冊的執業地點、執業類別、執業範圍執業,從事相應的醫療、預防、保健業務。未經醫師註冊取得執業證書,不得從事醫師執業活動。故,不論尚某是否具有執業醫師資格,如果有擅自在小區內做隆鼻手術的事實,系違法行爲。

《刑法》規定,未取得醫生執業資格的人非法行醫,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並處或者單處罰金;嚴重損害就診人身體健康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罰金;造成就診人死亡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並處罰金。故,如果尚某無執業醫師證書,且情節嚴重的,涉嫌非法行醫罪。”

李律師說,如果鄭州愛美麗醫院給蔡女士開具了診斷證明書,認可了尚某的行爲系職務行爲,則該醫院應當承擔相應的民事賠償責任。

針對此事,東方今報·猛獁新聞記者將繼續關注。

楊強 本文來源:東方今報 責任編輯:楊強_NN6027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