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於松葉

來源:IT爆料匯(ID:baoliaohui)

2014年,網紅漫畫家陳安妮在微博上發佈條漫《對不起,我只過1%的生活》,以條漫的形式宣告創業。2.5億的閱讀,數十萬轉贊評,顯現着陳安妮的超高人氣。

在垂直漫畫領域,快看漫畫的入局並不算早。2013年,伴隨着漫改動畫《十萬個冷笑話》和《屍兄》的大獲成功,讓有妖氣漫畫和騰訊動漫雙雙出圈,領跑漫畫賽道,2014年年末才上線的快看漫畫,只能在兩者的陰影下“猥瑣發育”。

時移勢易,截至去年7月,快看漫畫的總用戶量已突破2億,月活用戶超4000萬,市場佔有率超一半,實現華麗逆襲。5月13日,恆大研究院推出《中國獨角獸報告:2020》,快看漫畫赫然在榜,估值16.25億美元,位列中國文娛媒體類獨角獸第10名。

早年經歷過抄襲、盜版等爭議的快看漫畫,早已踏上了版權付費的變現之路。但這條路,快看漫畫走得十分不得人心。喫相難看的平臺、失聲的作者、憤怒的用戶,交織出了快看漫畫的平臺衆生相。

雙重付費,飽受爭議

早些年,快看漫畫App名爲“快看免費漫畫”,明晃晃的“免費”兩個字,方便讓“白嫖黨”們在檢索關鍵詞時精準檢索到。不可否認,免費模式幫助快看漫畫有效開拓了市場。另一方面,靠着少女風條漫走紅於微博的陳安妮,深諳“少女漫”和“條漫”的魅力。也成了快看漫畫的出圈法寶。

極光大數據相關報告顯示,2016年11月至2017年4月,快看漫畫DAU均值約爲592萬,爲行業第一,爲第二名騰訊動漫的2.4倍。領先的行業地位,讓快看漫畫決定試水付費模式,扭轉此前一直燒錢補貼的局面。

快看漫畫於2017年開始試水付費模式,2019年8月,陳安妮在線上媒體交流會上已經有底氣說出:“預計2019年在會員付費方面的收入會實現100%的增長。”這意味着付費模式經過兩年多的打磨,已然獲得成功。但付費模式的成功並不意味着快看漫畫在用戶心中的地位依然牢固,快看漫畫近年來始終被指花式圈錢,喫相難看。

在付費問題上,用戶們最爲不滿的就是雙重付費問題。衆多快看漫畫用戶表示,自己在開了會員之後,看漫畫依然要付費。

對此,快看漫畫官方的解釋是,“會員的權益包括會員8.5折優惠、免費代金券、提前看3話,每日KK幣贈送作品限免等。所有權益均可在充值頁面當頁查看,點擊會有更詳細的解釋說明,並無所有付費漫畫免費閱讀的權益。”

陳艾在快看漫畫充值完後,回到充值頁面,發現該頁面顯示的是“當前頁開會員,免費看以下全部(XX話)。”

對此,她頗爲憤怒:“這兩句話每一個字都是坑!‘當前頁’的意思是說,如果你不在當前頁面付費,而是去VIP版塊開通會員,就不能享受‘免費看’的權益。而且這個‘免費看’指的是免費看你正在看的這部漫畫的已更新章節。至於這部漫畫之後更新的章節,以及其他漫畫,都需要你付KK幣(快看漫畫推出的用於購買漫畫的虛擬幣,1元=100KK幣)去買。”

對於快看漫畫這種套路用戶的文字遊戲,不少用戶憤怒不已,“如果開會員依然不能免費看漫畫,那開會員有什麼用?”

但會員也不是全無作用,依照快看漫畫官方說法,用戶開了會員會獲贈一定數量的KK幣,但是等到贈送的KK幣用完了,用戶依然需要花錢另行購買KK幣才能繼續解鎖和閱讀漫畫。

此外,會員還可以85折購買漫畫,但是有用戶表示,“所謂85折就是個營銷手段,現在在快看漫畫上看完一部漫畫的實際花銷很大。以100話的漫畫爲例,扣掉免費的10話,剩下90話,每話需要付42KK幣,相當於0.42元,也就是說,看完整部漫畫需額外再花費三四十元。100話左右的漫畫算是短的,許多漫畫都是兩三百話起,花費可想而知。這樣的收費模式,對重度漫畫愛好者來說實在是不小的經濟負擔。”

至於快看漫畫雙重收費的問題,律師朱詩睿對「IT爆料匯」表示:“通過開通會員來降低消費的金額,跟VIP卡可以打折是一個功效,沒有什麼問題。”

即便是使用了文字遊戲,但快看漫畫的雙重收費確實是合法合規,這讓衆多用戶只當是吃了啞巴虧。

除了雙重付費,贈送的KK幣只有15天時效、開通會員後依然有開屏廣告等小問題也是用戶們詬病快看漫畫的地方。

粉絲捧殺,作者灌水

曾在快看漫畫上連載作品的程芸告訴「IT爆料匯」,“我自己每更新一話,收入2800元起。”這樣算來,即便按會員價42KK幣計算,也需要有6600多人購買該話,才能支付得起作者的薪水。這導致快看漫畫縮短了一部作品的試水期,只要作品初期數據不好就直接砍掉,從而抹殺了一些有潛力的優秀漫畫,一些作者只能黯然出走。

有快看漫畫的資深用戶表示,自己曾經非常喜歡的一部漫畫,劇情和畫風都很棒。因爲作者想慢工出細活,所以更新較慢,流量不大,結果就被腰斬了。快看漫畫現在是女性向漫畫佔大頭,瑪麗蘇、霸道總裁等元素非常喫香,有深度的好作品卻被迫“流產”。

女性向漫畫的盛行,反映了快看漫畫女性用戶占主導地位的現狀。極光大數據統計數據顯示,快看漫畫有57.2%的女性用戶,且大多數用戶爲24歲以下的年輕人。這樣的用戶羣體,和飯圈粉絲有着很高的重合度,因此,一些飯圈的不良習氣也被帶到了快看漫畫。

“不知道什麼時候起,快看漫畫的評論區變味兒了。有些用戶大搞飯圈文化,把作者當作偶像一樣膜拜,黨同伐異。具體表現爲評論區不允許出現異樣的聲音,不許說漫畫內容不好,不許給作者提意見,否則就會被衆多粉絲圍攻。”有用戶這樣吐槽當前快看漫畫的飯圈文化。

評論環境惡化,造成作者無法聽到中肯的意見,生活在阿諛和虛假讚美之中,從而難以進步、陷入創作囹圄。或許是不想得罪金主,快看漫畫在社區風向的約束和引導中缺位了,從而導致飯圈文化漸漸紮根,成了平臺毒瘤。

除了飯圈文化的捧殺,有些作者則被懷疑主動選擇了“墮落”。少女漫愛好者江媛吐槽:“有些作者明顯在給作品灌水,前期情節緊湊,後來就越來越拖沓。有部漫畫,我追了將近3年,男女主角的感情線還是沒有重要進展,心累!”

「IT爆料匯」接觸的多位用戶均反映自己追的連載漫畫存在後期劇情乏力的現象。2019年夏天,仙俠劇《陳情令》大火,成爲現象級影視劇,不僅捧紅了流量小生肖戰和王一博,也帶火了原著小說《魔道祖師》,順便也給獨家連載該小說改編漫畫的快看漫畫,帶來了一波流量。追星少女們對愛豆們的滿滿的愛,溢到了漫畫當中。

如今一年過去,許多用戶發現漫畫《魔道祖師》的內容越來越水,單話情節較以往嚴重不足,有的用戶甚至找官方客服反映過這個問題,但並沒有得到迴應。

值得注意的是,由於變成了爆款漫畫,《魔道祖師》經歷過漲價,目前其單章價格爲68KK幣,會員價爲58KK幣,價格高於平臺上的大多數漫畫。

在故事情節容量恆定的情況下,給作品灌水,無疑能讓平臺和作者掙到更多的錢。但作品灌水之後,敏銳的用戶必定會有所察覺。

面對巨頭,後勁不足

目前,國內的垂直漫畫平臺,頭部玩家主要是快看漫畫、騰訊動漫和嗶哩嗶哩漫畫,基本的盈利模式包括付費閱讀、廣告收入、周邊授權和IP商業化。

目前來看,付費閱讀無疑是快看漫畫的主要營收渠道,但這並不是一種健康的商業模式。漫畫產業處於文化產業上游,通常是IP發源地,爲IP籠聚到了最原始也最忠實的一批粉絲。但衆所周知,處在產業鏈下游的影視和動畫纔是最掙錢的環節。

由於漫改作品的風險未知,因此出品方往往能以較低價格拿到作品的版權。而當改編的影視作品或動畫大獲成功後,出品方往往能喫到大量的IP紅利,作爲IP親媽的漫畫平臺和作者,卻只能做一錘子買賣。

陳安妮創業初期曾強調:“我們要做中國的迪士尼。”很明顯,陳安妮深知依託IP,對IP進行影視化、動畫化纔是健康的商業模式。長久以來,迪士尼的主要營收都來自於IP影視化、動畫化後的作品。漫畫這種相對古老的內容載體,在迪士尼的財報營收中難覓蹤影。

而目前的快看漫畫,尚未拓展出除了漫畫以外的文化產業。2018年,曾在快看漫畫獨家連載的漫畫《快把我哥帶走》先後被改編成網劇和電影,均取得不錯的市場反響,但背後的出品方,分別是企鵝影視和萬達影視。影視行業燒錢多、壁壘高,目前處於被幾大巨頭壟斷。快看漫畫本職工作尚未做好,染指影視行業顯得遙遙無期。

目前,快看漫畫的狀態更像是一味地薅用戶羊毛,這樣只會讓用戶難以承受,最終毅然離去。畢竟,背靠資本大樹的嗶哩嗶哩漫畫和騰訊動漫,尚未走上大面積的付費閱讀之路。嗶哩嗶哩漫畫推出了“等就免費”版塊,部分付費漫畫,等到一定時間便可解鎖,供用戶免費觀看。騰訊動漫則在付費作品中推出了“看廣告免費讀”,即作品的大量章節,可以在選擇看廣告的前提下進行免費閱讀。

此外,勢單力薄的快看漫畫還要面對來自競爭對手產業生態方面的降維打擊。ACG(動畫、漫畫、遊戲)三者向來不分家,騰訊和嗶哩嗶哩擁有自己的動畫業務和遊戲業務,可以反向給漫畫業務輸血、引流,形成產業閉環。由於兩者資本雄厚、財大氣粗,因此也順利簽下了不少優質創作者和漫畫版權,快看漫畫危機重重。

除了競爭對手,盜版漫畫網站的橫行也對快看漫畫造成了巨大沖擊。「IT爆料匯」觀察發現,快看漫畫上付費連載的韓國漫畫《刀鞘的孩子》,在多個盜版漫畫網站上均有資源,且在持續更新中。這些盜版漫畫網站,在搜索引擎端可以輕而易舉地檢索到,這對大力推行付費模式的快看漫畫來說,殺傷力隱祕且巨大。

“交易之道,剛者易折。”對於快看漫畫來說,急於尋求變現並不是錯,但是手段太過猛進,既得罪了用戶,也將作者推向了深淵。作者無法產出好的作品,用戶就會進一步流失。長此以往,等待快看漫畫的,是無盡的惡性循環。

(文中陳艾、江媛、程芸均爲化名)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