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德詢問司線情況小德詢問司線情況

小德向主裁求饒小德向主裁求饒

小德被判負離開球場小德被判負離開球場

狀態甚佳,但公衆形象卻一路受挫,德約科維奇堪稱離奇的2020年曆險記還在繼續。在泄憤危險擊球傷及線審繼而被判美網出局後,他不僅收到連環罰款單,口碑也持續探低。從疫情期間在家鄉舉辦邀請賽以致出現羣體感染事件,到辭去ATP球員工會主席,另起爐竈成立職業網球運動員協會(PTPA),再到此番擊球傷人事件,小德的公衆形象已拉響警報。這是比26連勝被終結、衝擊大滿貫第18冠被延後更引人關注的事。

"我錯了,對不起大家"

傷人經過:

美網男單16強賽中,小德在暫處下風時,從褲袋中掏出一球帶着情緒隨意一擊,結果意外擊中了女線審的脖子部位並令其受傷倒地。雖然小德在現場當即道歉,但主裁還是將他直接判負出局。

現場反應:

小德在現場有過質疑,認爲處罰過重,但主裁併未改判。小德離場並拒絕參加賽後發佈會。此後,他選擇通過社交平臺發佈情況說明和致歉。

處罰結果:

除了被直接判負外,小德還失去了在本屆美網的排名積分和已獲得的賽事獎金(25萬美元)。另外,他還收到兩張罰款單,因危險擊球誤傷線審被罰1萬美元,因拒絕參加賽後發佈會被罰7500美元。這樣一來,小德的被罰總金額爲26.75萬美元。

處罰依據:

根據賽事規則,"任何時候,球員都不得在比賽區域內對裁判、對手、觀衆及其他人員進行身體侵害。"如果行爲嚴重,除當場比賽被判負之外,球員還可能受到後續的追加處罰。

美網主裁弗烈梅爾表示,儘管可以將小德的行爲解釋爲無心之過,但是,"他確實肆無忌憚地憤怒擊球,線審也的確受傷了,這在判罰過程中起到了關鍵作用。"

致歉聲明:

"這狀況讓我十分難過,大腦一片空白。我向線審詢問並且賽事方也告訴我她沒有事,感謝上帝,我對給她帶來這樣的不安感到非常抱歉。這是非常意外的情況,我確實犯了大錯。爲了尊重她的隱私,我不會提及她的名字。對於被判負,我需要回去好好檢討,這對我作爲一名球員、一個人的成長來說是一次寶貴的教訓。我對美網以及所有因我的行爲而受到影響的人道歉。非常對不起大家。"

補充聲明:

在那名受傷的女線審被人肉搜索且遭到部分球迷的網絡攻擊後,小德呼籲大家要保持理性。"請記住,被我的球擊中的女線審也需要大家的支持,她什麼都沒做錯。我希望在這段時間裏你們也能給予她更多的支持和關心。"

"唯一能擊敗小德的就是他自己"

約翰·麥肯羅一語成讖

從標誌性的"壞男孩",到功成名就入選國際網球名人堂,再到評論席上的元老名宿,約翰·麥肯羅一直很看好德約科維奇在本屆美網上的奪冠前景,並曾預測"唯一能擊敗諾瓦克(小德)的就是他自己"。怎料,一語成讖。身爲過來人,麥肯羅覺得這一污點將伴隨小德餘下的職業時光。而作爲在比賽時有過同樣"擊球傷人被罰"經歷的蒂姆·亨曼,他則認爲小德拒絕參加賽後發佈會的決定,已令其錯失危機公關的最佳時機,實屬昏招。

因爲行爲不端,麥肯羅失去了1990年澳網的參賽資格,這是被記錄在其"壞男孩"履歷中的一筆。關於污點上身容易清洗難這件事,他可是再清楚不過了。"當你以爲2020年已經無法變得更瘋狂時,新的狀況卻來了……這是新手纔會犯的錯誤。""不管樂不樂意,他在餘下的職業時光裏都會是一個'壞人'了。看看他將如何處理吧,這會很有意思。""如果他接受這個(壞人)角色,那就能夠緩過來。"

對於在賽場上擊球傷人這件事,已退役的英國著名球員亨曼是有過親身經歷的。1995年溫網男雙首輪,他在丟掉1分後發泄性地打出了一拍擊球,結果這球剛好打中一個女球童的頭部,小姑娘倒地後被送醫救治,而他和搭檔被罰直接出局。事後,因爲道歉得及時且誠摯,亨曼免於被追加處罰。

在亨曼看來,除了帶着情緒危險擊球外,小德還犯了另一個大錯,以致雪上加霜。"很不幸,他讓錯誤變得更嚴重了。他應該(在被罰退賽後)馬上面對現實,承認自己犯了錯誤並道歉。實際上,逃避(如拒絕參加賽後發佈會)只會讓這件事的負面影響持續得更久。"

小德沒有進行危機公關嗎?不,他當然做了,但那是在他拒絕參加賽後發佈會,徑直離開比利·簡·金國家網球中心後才遲來的動作。而且,選擇通過社交平臺發佈情況說明和致歉,令他錯失了直面媒體在第一時間亮出立場的機會。危機公關,時間點纔是它的生命線啊,差之毫釐,謬以千里。

從疫情期間在家鄉舉辦邀請賽以致出現羣體感染事件,到辭去ATP球員工會主席,另起爐竈成立職業網球運動員協會(PTPA),再到此番擊球傷人事件,小德的2020年經歷了太多爭議,並且它們聚合到一起的能量已開始撼動他辛苦樹立起的公衆形象。

克耶高斯是現役球員中的"壞男孩"頭牌,他抗議過被人用有色眼鏡對待的經歷。在與他不對盤的小德再度身陷爭議時,克耶高斯在社交平臺上發起了一項投票,"如果換成是我(泄憤擊球傷人)會被禁賽幾年"。結果,在他給出的三個選項中,20年的選項以絕對優勢壓倒了5年和10年的選項。公衆形象很重要,連克耶高斯都明白的道理,小德又怎會不明白呢?但現狀就是小德昏招連出,這大概也可被歸結爲"2020年之不可思議"了。

想變革卻總選錯時機

德約科維奇仍在追趕紀錄,他距離費德勒的大滿貫數量(20冠)只差三冠,距離納達爾(19冠)只差兩冠。但是,他的行事風格已與費納二人顯露不同。泄憤危險擊球,錯就是錯,認罰屬於分內事,但拋開這點不說,小德的身邊人對他還有一些別的惋惜--縱有變革之心,奈何總選錯時機,令人遺憾又同情。

"很多時候他(小德)的想法是正確的,但時機不對,就像(造成羣體感染的)亞德里安邀請賽一樣……情況需要有所改變,但不是現在。"已退役的原著名女網球員漢圖楚娃相信,擋在小德與第18個大滿貫冠軍間的唯一障礙,就是小德自己。"我關心他,尊重他爲我們的比賽所做的一些努力,也希望他能從中吸取教訓。"

危險擊球造成誤傷,同樣的事情如果發生在費德勒或納達爾身上,也許被罰出局的結果難以避免,但逃過口誅筆伐還是有可能的。究其原因,小德陷入今日處境非一日之寒,與他在近幾年中連當"出頭鳥"的做法應是有所關聯。

很多人都知道,小德剛辭去ATP球員工會主席一職,另牽頭成立了職業網球運動員協會(PTPA)。他對此舉的解釋是,希望新協會能更好地維護低排名球員的利益。其實在更早前,小德就已經介入到了"網球政治"中。

去年,自2014年起便擔任ATP執行主席的克里斯·科莫德"下課"了,這背後就有小德、波斯皮希爾等球員在發力。當時他們給出的理由是,科莫德一直都更偏向於賽事和贊助商的利益,也更偏向於高排位和頂尖選手,而漠視低排名選手的利益,以致於令ATP球員的貧富分化現象愈發嚴重。

其實,就在本次赴紐約參賽期間,小德的經紀人愛德華多·阿塔爾迪還就這樣的"出頭鳥"做派與他有過討論。"我知道愛德華多不希望我在公開場合談論這樣的事,也覺得我不該太關心網球政治,但我內心深處覺得這是正確的事,有責任要去這麼做。如果有機會去分享一些我認爲可能對某些人有積極作用的東西,我會這麼做的。"小德在採訪中曾如此解釋道。

"刺頭"小威決不沾渾水"烏龍"造就年輕新冠軍

風過留聲。德約科維奇暫時陷在了危險擊球傷人事件的負面發酵中,這時候,不僅他四年前在法網上同類型發泄的不當行爲被回憶了起來,就連曾有"刺頭"之舉的小威亦被牽連。

2016年法網男單1/4決賽,小德在一次破發失敗後砸拍子出氣,差點打中線審。類似的泄憤舉動,不過由於當時並沒有真的擊中人,所以小德在道歉後未被處罰。面對記者追問,那會兒他還嘴硬,"我不是唯一在賽場上有負面情緒的人,我也不是第一次這麼做,不覺得這有什麼問題。"結合到小德這次的傷人事件,也算有前科可循。

看到小德遭了重罰,其實不少人還想問問小威的感受。畢竟在美網賽場上,這位美國黑珍珠纔是履歷更豐富的"刺頭"。

2009年美網女單半決賽,小威先是摔拍,後又衝着線審大吼以示不滿,兩次警告後被罰分。由於當時正處賽點,所以小威等於直接輸掉了比賽。2011年美網女單決賽,她因對得分的判罰不滿與裁判爭執,結果被判罰分,還被對手斯托瑟破發,並最終輸掉決賽。2018年美網女單決賽,小威又是摔拍又是爭執,一場比賽領了三次警告,但結果還是輸給了大坂直美。

此番,小德誤傷線審後,小威被追問了好幾次,但每回她都以無可奉告迴應,將不參與的想法表現得十足明顯。

隨着小德的烏龍出局,如今仍戰鬥在男單籤表上的球員便都是"90後"了。這意味着,費德勒、納達爾、小德對大滿貫賽的壟斷被撕開了一道口子,"90後"男單球員終將迎來第一位大滿貫冠軍。你知道上一次大滿貫男單的八強名單中沒有費納德三人是何時嗎?那已經得追溯到有些遙遠的16年前了。

東方體育日報 記者 章麗倩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