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後疫情時代開啓新賽季,史上最忙碌英超何去何從?

本週六,新賽季英超將重燃戰火。距離上季落幕僅歷時一個半月,仍顯疲態的20強再度集結。

但被壓縮到8個月的2020/2021季,夏窗引援相對平淡的英超,仍要仰仗老面孔“自力更生”;從10月就如家常便飯的一週多賽,也將持續考驗球員的健康。

首輪只有利物浦、熱刺等在數幾支強隊出戰,博格巴、蒂亞戈·席爾瓦等大牌季初都將缺席的英超,固然略顯平淡,但在英國疫情日漸擡頭之際,出臺防控至今最爲寬鬆比賽條件的英超,新賽季快馬加鞭,大方向只爲止損。

冷清夏窗,難見巨星

截至9月11日,新賽季英超夏窗累計支出8.9億英鎊,儘管仍在五大聯賽毫無懸念地領跑,但相比於上賽季14.3億鎊的夏窗開支,今夏英超20隊購買力已經降至去年的6成出頭。這還建立在上賽季8月15日英超就提前關窗、不少球隊有錢沒花成的前提之下。

當然,新賽季英超夏窗史無前例地推遲到10月15日結束,諸強仍有足夠時間查漏補缺。但疫情防控半年來,各隊尤其是中小球隊日漸惡化的財政狀況,想要再放一兩個衛星,着實強人所難。

與轉會支出整體壓縮相對應的,是肯於燒錢的俱樂部也越來越少:本賽季在歐洲球市上獨領風騷的切爾西,花出的實則是此前2個轉會窗被禁足時的預算,在行情慘淡的眼下,反有幾分因禍得福的黑色幽默;而緊隨藍軍之後的第二大金主曼城,雖然夏窗一開就連籤阿克和費蘭·託雷斯,但薩內一早決定加盟拜仁,“藍月”的實際開支並不高;而在“雙藍”身後,則是利茲聯、熱刺、埃弗頓和維拉等中游球隊和升班馬;上賽季花錢就格外摳門的衛冕冠軍利物浦,買賣相抵後居然還有280萬鎊順差,不出意料又在燒錢排行榜吊車尾。

Big6整體進補有限,而此前和曼城郎情妾意的梅西決定留守,新賽季英超的巨星陣營,基本仍是球迷熟悉的老面孔,而在“牌面”上,比起梅西(西甲)、C羅(意甲)、萊萬(德甲)和內馬爾(法甲),德布勞內、馬內、薩拉赫、範戴克、博格巴甚至凱恩等英超旗幟性人物,實力雖然不容小覷,但名氣和流量上仍有差距。

尤其今夏切爾西“兩億齊飛”買來的基本是球星以上,巨星未滿,對英超巨星陣營的提升有限,加之上賽季英超歐戰區球隊無一換帥,這也意味着英超的“基本盤”,仍掌握在多數老面孔手中。

當然,英超夏窗大幕尚未落下,不排除部分豪門與其他聯賽球隊發生連鎖交易、引進強將的可能;而來年1月冬窗開啓後,類似於布魯諾·費爾南德斯這樣一人帶動一隊的交易,同樣也有不小概率發生。

但至少在英超9月的開局階段,這些可能性都要暫時擱置。某種意義上,即將到來的英超秋季戰役,更像是上賽季復工後最後9輪的延續。

歐戰大亂鬥再度擴容

上賽季,球迷翹首以盼的“軍城爭霸”第三季,纔打完上半程就懸念全無,反倒是歐戰和降級名額之爭,一直持續到末輪甚至全部國內戰事結束。阿森納憑藉足總盃冠軍“曲徑通幽”、萊斯特和狼隊功虧一簣的劇本,格外扣人心絃。

本賽季,除去Big6曠日持久的內戰外,近年來逐漸穩定在中上的一“狐”一“狼”,加上近期持續喫進J羅、阿蘭、杜庫雷等強援的埃弗頓,英超第二集團的卡位戰,着實比爭冠更加慘烈。

“冠軍不需要改變”——自2019年問鼎歐冠至今,利物浦最大限度地保持了陣容的穩定性,非但主力全部加薪續約,連不少冷板凳都得以留隊。

本賽季克洛普只補進左後衛齊米卡斯,顯然仍對陣容信心滿滿,畢竟,上賽季直到2月才首嘗聯賽敗績的紅軍,心態平和、保持健康時幾乎是不可戰勝的存在,但克洛普如何保持弟子們的飢餓感,卻是不小難題。

夏窗期間,馬內和維納爾杜姆都流露出換個環境接受挑戰的念頭,社區盾的意外折戟,則證明利物浦主力和替補間實力差距依然不小。本賽季英超“長跑”升格爲“鐵人三項”,上賽季無人重傷的好運氣,本賽季能否重現仍屬未知。

瓜迪奧拉上賽季備受差評。

出道12年,瓜迪奧拉從未像上賽季一樣備受差評:聯賽險些創造英超最大冠亞軍分差,已經足夠跌份,歐冠1/4決賽昏招頻出被裏昂爆冷淘汰。倘若新賽季繼續渾渾噩噩,英名毀於一旦,絕非聳人聽聞。

儘管球市頻繁出擊,但大衛·席爾瓦離隊後的空缺仍無人能頂,球隊最大的利好,或許是一衆傷員將次第迴歸。但平心而論,攻強守弱的曼城仍沒有補上最短板,而瓜迪奧拉對傳控走火入魔的堅持,對球隊關鍵場次的發揮更弊大於利。考慮到曼城上賽季魔鬼戰役中遠比利物浦更加“拉胯”,聯賽與歐冠孰爲魚,孰爲熊掌,權衡取捨之難,猶勝往年。

作爲最有可能加入爭冠戰團的存在,曼聯和切爾西眼下都各有煩惱:前者攻堅桑喬未果,博格巴和格林伍德又後院玩火,球隊歐聯杯失望出局後,如何儘快調整心態至爲關鍵。切爾西人員富足程度猶勝軍城雙雄,但蘭帕德如何調配首發卻格外撓頭,尤其中前場人滿爲患,防線依舊四處漏風,過短的備戰期也意味着藍軍只能以賽代練。

而兩隊還要提防北倫敦雙雄阿森納和熱刺:阿爾特塔調教下一度新年後保持不敗、足總盃又順利登頂的“槍手”,眼下士氣正旺;而穆里尼奧和熱刺的適配度固然一言難盡,但球風獷悍的他們,是任何豪門都不喜歡的滾刀肉。

上賽季,英超三支升班馬錶現天差地別:謝聯一度有望殺進歐冠,重金注資的維拉驚險保級,而季初還贏過曼城的諾維奇第一個降級。

本賽季三支升班馬中,貝爾薩執掌的利茲聯最有黑馬相,歷經燒錢卻回爐重造的富勒姆酷似維拉,西布羅姆維奇則相對情形危險。而上賽季後半區的維拉、水晶宮、紐卡斯爾同樣也危機四伏,在中游球隊人人爭先的大背景下,不進則退,基本意味着和降級一步之遙。

一週多賽,快馬加鞭

從7月26日上賽季戰罷,到9月12日新賽季開打,僅間隔47天的英超,度過的是史上最短暑假,而對於之後又轉戰兩大杯的曼城、切爾西、曼聯、狼隊,真正馬放南山的日子,甚至不足一個月。

儘管英足總法外開恩,允許歐戰參賽隊首輪繼續歇息,但這卻是不折不扣的“勾腸債”——四隊要分別在9月14和19日補上首輪比賽,提前感受一週雙賽氛圍。

即便撇開補賽因素,一向以緊湊著稱的英超賽程,本賽季因開打較晚而進一步被壓縮。

看似寬鬆的上半程,實則更加“魔鬼”:9月開打的歐國聯小組賽要在11月中旬全部完賽,而新賽季歐冠、歐聯小組賽也要從10月下旬開打,整個秋天,不時切換俱樂部和國家隊身份的球員,將更加舟車勞頓。

此外,自第二輪切爾西對陣利物浦開始,幾乎每輪都有BIG6內戰,這也註定了各隊幾乎無暇總結成敗得失,只能一切向前看。

由於明年5月23日要打完全部38輪,上季首次設立的冬歇期,本季只得再度取消。至於跨年的魔鬼賽程,更是喜聞樂見:從12月26日直至來年1月2日,多數球隊都將7天3賽;而從1月20日開始,又將迎來連續兩回的10天3戰;但最重要的是,決定冠軍、歐戰、降級名額的第35-37輪,同樣也要在7天內打完。

而最倒黴的當屬熱刺:9月12日首戰埃弗頓後,他們將飛行2007公里殺到保加利亞普羅夫迪夫,開打歐聯杯資格賽,比賽結束又要馬不停蹄轉場南安普頓,67小時內,往返4000公里的奔襲,球員根本來不及歇口氣。

但比一週多賽更令20隊神經緊張的,無疑是眼下日漸擡頭的疫情:3月英超停擺時,中招者以倫敦地區球隊爲主,但多半都是個案。而如今,博格巴、恩東貝萊相繼感染後,切爾西一線隊8名球員先後從高發地伊比薩島和米科諾斯迴歸,雖然藍軍拒絕透露感染情況,但2周的隔離期之於迫在眉睫的新賽季,無疑是晴天霹靂。

而此後,曼城雙星馬赫雷斯和拉波爾特雙雙感染,三獅小將福登和格林伍德又違反防疫規定被英格蘭國家隊遣返,賽季尚未開戰,因疫情被動減員的陰影,已經籠罩在20隊頭頂。

上賽季,英超就復工方案多次爭論研討,但在各隊收入大幅縮水的背景下,英超聯盟只得暫時擱置球員健康等人道主義原則,只要條件允許就不會再度停擺聯賽或者改期比賽。

而所謂的“條件允許”,就是參賽一方的一線隊加上預備隊能湊出14名比賽球員。除非連這條底線都達不到,纔會延期甚至取消比賽。

9月第一週,英國日新增病例又站上3000例的高位,相比7月日均數百例,防控形勢陡然惡化。

這也意味着球迷重返球場,又要被暫時擱置,而一旦整個賽季空場,僅比賽日收入一項,20隊就要損失7億英鎊之多。在如此慘淡的賬目面前,透支球員健康“加班”,已經不關乎自願,而是必須的自救。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