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沙·贾汗之前的另一个情种是他的父亲贾汉吉尔。贾汉吉尔还是王子的时候,曾经在市集上邂逅具有波斯血统的美女弥尔安妮莎,两人一见钟情。奈何此时的弥尔安妮莎已经跟一位贵族子弟订婚,即将嫁为人妇,两人就此错过。贾汉吉尔37岁继承王位,6年后再次邂逅弥尔安妮莎,而此时的弥尔安妮莎已经守寡四年,成了一位大龄寡妇。爱情的火苗再次在贾汉吉尔的胸中熊熊燃起,他很快接弥尔安妮莎进宫,封她为“努尔贾汗”意为“世界之光”。弥尔安妮莎成了贾汉吉尔的第二十位妻子,也是他的最后一位皇后。

皇后努尔贾汗不仅美丽聪慧,还有政治才能,晚年的贾汉吉尔身体不好,深受帝王宠爱的努尔贾汗开始逐渐掌握政权,她任命自己的哥哥为帝国宰相,发行印有自己头像的钱币,成了帝国的实际掌权者,堪比大唐武则天。

努尔贾汗皇后有一位侄女,名叫阿朱曼·巴奴,同样有倾国之色。阿朱曼·巴奴十四五岁便与还是王子的沙·贾汗彼此爱慕。可是努尔贾汗皇后中意的王位继承人并不是沙·贾汗,于是阻挠两人结婚,而阿朱曼·巴奴非沙·贾汗不嫁,就这样过了五年,直到20岁,阿朱曼·巴奴终于冲破阻力嫁给了沙·贾汗。这位阿朱曼·巴奴就是泰姬陵的主人。

一幕旷古爱恋就此上演。

伉俪情深难敌红颜保命

阿朱曼·巴奴同她的姑姑一样具有倾国倾城之貌,但不同于姑姑的是,她对政治和权利毫无兴趣,多才多艺的她善解人意,心地善良,与丈夫同甘共苦,在他失意的时候给予宽慰,并能用自己的智慧为其排忧解难。在沙·贾汗成为皇帝之前,曾经屡次因争夺帝位失败而被迫流亡在外,这期间阿朱曼·巴奴一直陪伴在丈夫身边,与他患难与共。

沙·贾汗即位后,也是连年征战四处扩张,进一步扩大和巩固了莫卧儿王朝的疆土。沙·贾汗所在的时期也是莫卧儿王朝最鼎盛的时期。而每一次征战,阿朱曼·巴奴都随军陪伴着丈夫。他是她心目中的英雄,她则是他上阵杀敌的勇气。一边金戈铁马、嗜血厮杀,一边柔情满腔,伉俪情深,男人如斯,也算是做男人做到了极致。对于阿朱曼·巴奴而言,能与心目中的英雄长相厮守、备受宠爱,的确是个幸福的女人。可这种宠爱又暗藏风险!

古代因为缺乏避孕措施,一个妃子的受宠程度,往往可以通过她生的孩子来判断。阿朱曼·巴奴与沙·贾汗在一起19年,生产了14个孩子,其中存活下来的只有7个,4男3女。在一次征战途中,阿朱曼·巴奴在生产第14个孩子的时候难产而死。即使沙·贾汗是最有权势的男人,即使他强大如战神、即使他爱她如命,也只能眼睁睁看着心爱的人在自己面前死去。临终前阿朱曼·巴奴请求沙·贾汗答应自己三件事:第一好好照顾她的孩子,第二不能再娶妻生子,第三为自己建一座陵墓。

蒙塔兹·马哈尔的死,让沙·贾汗悲痛欲绝,誓要为她建造一座前无古人的陵墓。

因此,他除了每年征发2万多名印度民工来服役外,还招募世界各地的名匠前来,更是运来西北印度的纯白大理石、阿拉伯的珊瑚、俄国的孔雀石、中国西藏的翡翠等一大批贵重物品来装饰泰姬陵。

这个浩大的工程,那是花钱如流水,不过没关系,沙·贾汗身为莫卧儿帝国的皇帝,权力之下花得起这笔钱。也只有在权力之下,当他病倒的时候,纵然顶着皇帝的皇冠,也没啥鸟用!

1657年9月6日,年老的沙·贾汗突然重病不起,很快莫卧儿帝国的皇位争夺战爆发。

战争在沙·贾汗和蒙塔兹·马哈尔所生的4个儿子间爆发:长子达拉·苏克、次子舒贾、三子奥朗则布、四子穆拉德,主要是长子和三子的争夺。

长子达拉·苏克最接近权力中心,优点是有学者风度,缺点是经常得罪人,缺乏政治家的机警和军事统帅的威严。三子奥朗则布是一个政治斗争丰富,而且打仗能力出众的王子。

次子舒贾首先在孟加拉称帝,然后向中央进军,不过很快就被长子达拉·苏克打败。四子穆拉德一看自己实力很一般,就在派驻地古查拉特称王,并与三子奥朗则布结成同盟。

诸子正在磨刀霍霍,同胞相残的时候,沙·贾汗突然从垂死恢复到完全健康,这时候还是1657年的11月。

然而,他一点办法都没有,因为他还是醒来太迟了,帝国的局势已经不能被他所控制,只能眼睁睁看着儿子们互相对杀。

三子奥朗则布、四子穆拉德的联军,通过1658年4月的达尔马特战役、同年5月的萨姆加尔战役,两次打败长子达拉·苏克,夺取了莫卧儿大权。

奥朗则布大权在手,一方面把老父亲沙·贾汗监禁起来,另一方面打杀兄弟:长兄达拉·苏克被斩首示众、四弟被诱骗处决、二兄舒贾被击败后失踪。

悲伤的沙·贾汗在监禁中,每天望着对岸美丽且高大的泰姬陵,耳听着逆子们血腥相杀的新闻,心情糟透了,只能从宗教中寻求慰藉。

1666年1月22日,沙·贾汗在凄凉中离世,终年74岁。他想在泰姬陵对面建造自己陵墓的夙愿没有实现,然而奥朗则布把他的遗体送到母亲的身边安葬,让他们在亡者的世界还能继续爱情的传奇。

奥朗则布是莫卧儿的第6代皇帝,他继位后虽然有许多称道的地方,但是帝国陷入无休止的内战状态,莫卧儿王朝衰落已经无法阻挡。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