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妞是骆驼祥子一书中的女主角。她和她爹刘四爷共同经营人和车厂,日子过得也算殷实富足。虎妞后来嫁给了祥子,在生孩子中悲惨地死去。每个生命陨落的背后,都有其伤感和值得人们深思的原因。

虎妞是车行老板的千金,有着于其他小姐不同之出,她性格泼辣,但对祥子又有温柔一面,她管理能力强,差不多整个车行都靠她一人搭理,而且业绩不俗。她和祥子的结合没有得到家人的祝福,但她又义无返顾的跟着祥子。在当时的社会中这种爱情应该得到歌颂,应是美满幸福的,但虎妞依然只懂得享受,最后难产而死,祥子依旧拉车,要完成自己的目标。

虎妞的爱情也是卑微而可怜的

从小说叙述中我du们知道,虎妞是通过种zhi种设计好的局dao,让祥子一步步就范的。祥子并不喜欢她。即使结了婚,祥子仍然看不惯虎妞大手大脚地花钱,以及在穷人面前趾高气扬的样子。祥子想逃离这个家,苦于没钱,又觉着这样做对不起虎妞。婚后,不是祥子按照虎妞的要求去向她爹求情,而是虎妞拗不过祥子,最终给他买了一辆车。

他凭着自己的一身好力气拉车挣钱,养活虎妞。但靠苦力挣得钱十分有限。虎妞一个大龄妇女,又头一次生孩子,本该早早进医院,一则虎妞和祥子都不懂大龄产妇生孩子的危险,二则祥子也没钱。连请接生婆的钱也是虎妞自己以前攒的。虎妞的孩子胎位不正,接生婆无能为力,装神弄鬼了一番当然也是无济于事。虎妞在万分痛苦中死去了。

电影《骆驼祥子》里,虎妞无疑是一个人人怜惜的悲情角色。

她出身中产家庭,虽然长得不漂亮,但是能干、可爱、爽快、热情,是父亲开办车厂的得力帮手。

因为爱上了来自乡下的人力车夫祥子,不惜和父亲闹翻,离家出走,和祥子结为夫妻。不料,最终因为花光了积蓄,生育时没有钱请医生,难产而亡。

很多看过电影的人,都不禁为虎妞惋惜,本来一个很有经济头脑的大小姐,不顾一切嫁给祥子,祥子却并不珍惜,宁愿看着她被难产的痛苦活活折磨几天死去,也不愿意卖掉车子救她和孩子的命。

但是。虎妞的不幸,都是祥子的错吗?

大胆追求爱情又不够自重自爱

虎妞开始喜欢祥子的时候,已经是三十七、八岁的高龄剩女(这在1920年代可是非常罕见)。因为父亲只有她一个女儿,为了把她留在身边做帮手,便存了私心,不愿意她出嫁。加上她长得粗壮,皮肤黝黑,模样“像个男人”,又“像个大黑塔,怪怕人的”,便一直没有人上门提亲。

可是虎妞“不愿意守女儿寡”,常常在夜里和别人私会。

自从踏实、勤快、高大、健壮的祥子来到车厂以后,虎妞很快喜欢上了这个只有22岁的青春大男孩。一个夜晚,虎妞私会的对象失约未来,而祥子刚好受了东家的气,一肚子落寞委屈,背着铺盖卷回到车厂。平时素面朝天,只穿布料衣服的虎妞,正站在灯光下等人,她涂了红唇,薄施粉黛,衣着锦缎的样子,微微打动了祥子的心。虎妞把祥子邀进屋里,强行劝酒,目送秋波,未经人事的热血青年,受不住撩拨,最终沦陷在她的热烈之中。

然而第二天一早,心高气傲的祥子只感到后悔和耻辱,一是发现虎妞早已不是姑娘,二是嫌弃她长得丑,不想要做自己的妻子。两天的浑浑噩噩之后,祥子背起铺盖卷落荒而逃。不料几个月以后,虎妞追踪而至,她在裤腰里藏了一个枕头,谎称怀了孕,逼迫祥子结婚。她要牢牢抓住这个年轻气壮,个头大,力气大的大块头。

忤逆父亲,觊觎财产,不孝顺

虎妞的父亲刘四爷,早年混江 湖出身,九死一生,才挣下一份家产,他看不上祥子这个乡下脑袋,觉得他不配拥有自己一生积累的基业。

为此,虎妞在父亲的生日宴上,当着宾客和他大吵大闹,跳着脚指责父亲,并公布和祥子已经有了孩子的谎言。曾经叱 咤江 湖的刘四爷颜面尽失,要和女儿断绝关系,虎妞拿了五百块私房钱,自己备了嫁妆,雇了花轿,吹吹打打嫁进了租住的大杂院。

盲目开支以致破产

虎妞从家里带出的五百块钱,租房子、结婚办事花了一百,给祥子买车花了八十,其他的三百二十块钱,差不多一年的时间,全部被她吃掉了。等到生产的时候,她手里只剩下七八块零钱。

三百多块钱是什么概念呢?祥子想要的最好的,崭新的人力车,只要一百多块钱,相当于虎妞一年时间,吃掉了两辆车。她每天好吃好喝,旺盛的精力便都转移到祥子身上,以至祥子怕她像怕个老虎。本想收车不拉了,可是简直没有回家的勇气。家里的不是个老婆,而是个吸人血的妖 精!

她怀孕以后,更是放开了吃,最后难产的原因,除了高龄产妇,还因为胎儿太大。

在这杂院里,小孩的生与母亲的死已被大家习惯的并为一谈。可是虎妞比别人都更多着些危险,别个妇人都是一直到临盆那一天还操作活动,而且吃得不足,胎不会很大,所以倒能容易产生。她们的危险是在产后的失调,而虎妞却与她们正相反。她的优越正是她的祸患。

沉迷肉欲

虎妞在祥子的眼里,并不是一个女人,而是“吸人精血的东西;会拿枕头和他变戏法的女怪”。

他恨她,怕她,本来想不顾一切逃去外地,可是因为好不容易积攒的钱被侦探抢走了,又想利用她满足自己有车的愿望,于是不情不愿,憋憋屈屈地和她结了婚。

可是结婚后他更加恨她,脸上发着丑笑的虎妞!越看她越讨厌,他永远没恨人象恨她这么厉害。

可是虎妞很满足,尽管知道祥子不乐意结婚,不喜欢自己,可是凭着手里的几百块钱,和父亲车厂的诱惑,他牢牢地控制着祥子的贪欲。

她不许他去拉车,而每天好菜好饭的养着他,正好象养肥了牛好往外挤牛奶!他完全变成了她的。

小福子曾经被父亲卖给一个军阀军官做外室,虎妞逼着她说和军官的私事。她还有许多说不出口的事:在她,这是蹂 躏;在虎妞,这是些享受。

她瞒着祥子,借房间给小福子接客,自己居然在一边观看!

祥子什么也不知道,可是他又睡不好觉了。虎妞“成全”了小福子,也要在祥子身上找到失去了的青春。

三十八、九岁,生命力旺盛的虎妞,完完全全成了肉欲的奴隶!

本来,她打算买两辆车雇给别人拉,收的租金足够夫妻二人过活,祥子实在闲不住,就去学做个小生意,慢慢转变从“臭拉车的”到小老板的身份。

可是祥子非常偏执,他不愿意学习做生意,只愿意拉车,蛮横地撂下狠话“谁不让我拉车,我就走!”

被祥子的青春迷住的虎妞,为了留住这个大“玩艺儿”,只得一次又一次妥协,最终给他买了车,把自己从一个衣食无忧的大小姐,变成了一个并不爱自己的、大杂院穷车夫的老婆。

结语:

虎妞不仅是一个在多重文化背景下具有多重文化构成的复杂性格的女性形象,更是一个作为中国女性命运象征的重要形象,对这一形象的深层理解是对中国文化中女性命运的理解。仅仅止于她的性格甚至是性格的表层不可能理解这- - -形象,更不可能触及这一形象所具有的深层意义。只有当我们从虎妞自身,虎妞所处的直接生活环境,特别是她所处的时代与文化传统来理解她时才有可能进入她的生活与精神世界,从而较为全面深刻地理解虎妞并理解虎妞所在的底层女性的性格与命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