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帧察点

在央视军事报道9月17日这则关于空军空降兵成立70周年的报道中,不仅有装备30mm机炮的新型轮式空降战车参加演习的画面,画面里还出现了一台模仿台伪陆军机械化步兵主力装备M113/CM21装甲车的靶车。

▲上图黄框里即为那辆靶车,首上装甲处涂有台伪军军徽,车上还悬挂了伪政权旗帜

除了早已为大家津津乐道的“总统府”、“基隆市政府”、“台中清泉岗空军基地”等模拟台伪政军重要目标的建筑之外,我军在演训中使用模拟台伪军装备及人员外观的靶标,以增强部队敌情意识,其实是司空见惯的事情;只是由于“你懂的”原因,对外公布的次数不多。而这次不仅放出了画面,而且播出时也没有对那面“青天白日旗”进行惯常的遮挡打码处理,估计过两天对面媒体又要聒噪了。

▲在央视《国防故事》专题报道中,我空降兵某空中突击旅进行机场夺控演习时,机场里的两型高炮靶标,分别模拟台伪军的T82型双管20mm高炮和M1型40mm高炮

在演习中通过场景设置增强敌情意识,除了用具体的建筑、装备来模拟之外,文字标识等要素也必不可少。比如在朱日和训练基地里的城市战演习场,就有著名的“海峡情缘火锅”等模拟店铺招牌;而在《国防故事》9月17日的报道里,演习中那座模拟台伪军油库,内外也随处可见蓝底白色、字体颇为“台肯”的繁体字。

▲此次演习模拟夺占台伪军油库的目的,是为我空降机械化部队补充油料;随着空降兵机械化程度的提升,也为大规模空降部队的后勤保障提出了新的要求

这些“死要素”都齐全了,“活蓝军”那就更不能少。在关于空降兵蓝军分队的报道中,模拟指挥所里还出现了陈水扁时期台伪军战略指导方向八字方针“有效吓阻、防卫固守”(2009年马英九时期改为“防卫固守、有效吓阻”,2017年蔡英文时期改为“防卫固守、重层吓阻”)。这几个大字儿一摆,可以说气氛是基本到位了。

▲就是下面这个画风太熟悉的奖状,让人感觉“贵部一定早就被阿共渗透了”

▲可见指挥所里还有一些台伪军编制情况表

不过除了营造区分度的“类外军”迷彩作训服之外,多数假想敌部队很少能用上和模仿对象类似的装备。说起来,当初在开始接装中国为之研制的“哈立德”/MBT-2000主战坦克之后,巴基斯坦陆军曾表示愿为我军提供一批退役封存的M48A5坦克(类似台伪军在M48A3坦克上升级而来的CM-12),供假想敌部队使用。不过当时考虑到这些车的车况问题,以及M48A5的性能特别是火控系统相比CM-12有所不如等原因,这件事最终没有成行。

▲能看出来衣服不是自己人就行

▲至于“模拟某军”这说法也正常,台伪军确实不是“外军”,公开报道里又不好直着说,就只能这样了——跟“某国自卫队”性质差不多

而在报道空降兵支援保障力量时,还出现了一辆外形酷似六轮版“山猫”全地形车的牵引车。实际上,这是我军引进的英制ATMP(All Terrain Mobility Platform的缩写,意为全地形机动平台)全地形车,由英国“超级猫”(Supacat)公司生产。ATMP空重1.85吨,最大载重1.6吨,最大公路速度64千米/时,有多种变形车辆,于1988年装备英军,广泛用于空降部队的机动、特别是牵引重型装备。

▲对比一下,从车体布局特别是驾驶员居于右侧的特征不难看出,这是一辆ATMP

不过由于英军空降兵规模有限,加上这种小车的乘坐体验不佳,ATMP的总产量也就200多台,除英军之外,此前确定的用户只有巴西和马来西亚。我军引进ATMP的具体时间和数量目前尚不可考,但它的引进和装备,应该也为后来国产各型全地形车的蓬勃发展,起到了推动和借鉴作用。

▲相比各种“工具车”模式,ATMP的这种“重武装”构型反而较为少见

言归正传,在围绕人民空降兵成立70周年的一系列纪念报道中,这些不加掩饰、针对性极强的画面,就像近期东南方向演习的官方通告中,对“台独”势力越发明确的警告那样,比起过往官方报道时的千仔细万小心,这种态度更为直截了当。无论何时“当那一天来临”,这样明确的信号,总能给人们更强的信心。

▲虽然说2018年公开报道里用的这种“薄码”,并挡不住台岛与金门独特的轮廓,但码与不码,本身就是一种态度上的差别

说到在跨海登岛作战中,空降兵能发挥怎样的作用,这是一个从70年前空军陆战第一旅组建伊始就开始研讨的课题。早在1949年8月,人民空军的缔造者刘亚楼司令员在请示中央的电报中就提出,“为准备攻占台湾,伞兵登陆对从海上登陆作战可能发生大的作用”,建议向苏联寻求帮助建立空降兵。

▲通过从当时全军40个军级单位中抽调,使得空军陆战第一旅的战斗英雄、模范、功臣比例达到了惊人的93%,其目的就是使部队能很快担负起解放台湾的作战任务

虽然苏联教官当时急于开始正规军事训练,不同意政治教育先行(反正等到1991年我们也看到了苏军的结局),但旅领导仍坚持用两周的时间,对当时部队里因和平思想、居功骄傲和害怕跳伞等原因产生的思想问题(有人甚至脱离部队),进行了集中政治教育;特别是进行了光荣传统教育,以各个老部队互相学习的方式,把我军作为一个集体的好作风发扬开来,强化了组织纪律性。

▲虽然在苏联人看来,“这半个月能让你们多跳好几次伞”,但对于一支需要在敌后战斗,需要时刻心怀为祖国统一而奋不顾身精神的部队来说,这半个月的加钢淬火必不可少

在解放台湾的计划推迟后,空降兵也随着全军正规化建设的步伐而不断建设完善。此时台伪在美国的支持下初步完成了军力重整,其军心民心相比刚刚败退宝岛时也已有所回升,仅凭一个精锐伞兵师已经不能满足当时对台作战的要求。因此人民空降兵开始向教导师的方向转型,为扩编做准备。

▲摘自1950年6月23日粟裕《关于对台湾作战问题的报告》,可见在抗美援朝战争之前,我军领导人就明确了这一认识

到1961年中央决策把功勋卓著的15军改建为空降兵时,“解放台湾”的优先度仍然在“对付帝国主义侵略”之前。根据空降兵军暂行编制,空降15军成军时全军共18810人,虽然相比粟裕大将期望的25000人尚有落差,但以我军当时的空运能力,这一规模已经非常庞大。

▲为此在1962年,人民空军甚至决定将当时唯一的运输机师划归空降兵领导(1966年6月调出);人民空降兵形成“从军长到战士人人能跳伞”的能力,离不开人民空军的支持

等到国防压力转移到苏联方向时,为了应对苏联全面进攻的可能性,人民空降兵的建设一度需要朝着敌后大规模破袭渗透方向转型。虽然在1970年完成了扩编到32000人的计划,但其中大多数人要想实现伞降基本都得靠运-5,更不要说重装备了。这种超大号“朝鲜式空降兵(朝鲜称之为“狙击兵”)”,是很难适应跨海登陆作战要求的。

▲1985年大裁军,对于空降兵来说只是通过师改旅初步解决了“瘦身”问题,作战目标也以对苏方向为主,其他问题仍受困于空运力量的规模和质量而难以解决。这是上世纪80年代中期空降兵训练的一组画面

进入90年代,空降15军从广州军区空军建制下改归空军直接领导,再次明确了作为对台快反部队的定位;例如“上甘岭特功八连”所在的空降旅(当时编制),就在1990年被确定为全军首批应急机动作战部队。随着大型运输机陆续装备(尽管数量不是很多),这支为祖国统一而生的部队,终于开始朝着打赢成建制跨海空降作战的目标前进。

▲1992年7月-10月,空降兵首次使用伊尔-76完成整建制空降一个连队的全载密集空投空降试验,首次使用运-8C完成机尾双路密集跳伞,走出了向“大飞机”时代转型的第一步;随着运-20、运-9批量装备部队,大飞机数量逐渐不再是制约空降兵投送能力的桎梏

之后几十年的故事,相信大家都已经非常熟悉。翼伞渗透、重装空投、要点夺控、空地一体、空中突击、合成改革......作为一个门外汉,咱在这里就不多啰嗦了,没有人比他们自己更清楚,在那一个个关键词背后,有着多少一代代人民空降兵为了准备那场“宿命之战”所付出的青春年华。

短短三期推送,称不上什么“专题”,只是值此节日代表我们自己,向这支功勋卓著、英勇顽强的部队致以最高的敬意,祝愿他们未来为祖国和人民再立新功!

▲永远战斗在救灾的第一线,是空降兵的铮铮誓言

▲新装备列装后短短数月就在演习中亮相,快速推动着空降兵的机械化和信息化

▲老前辈的深情寄语,定将化为后来人的不竭动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