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記者 張家振 南京報道

歷經兩年多的醞釀推進,徐工混改邁出了落地收官前的關鍵一步。

9月22日,徐工集團工程機械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徐工有限”)混合所有制改革戰略投資者簽約儀式在江蘇南京舉行。徐州工程機械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徐工集團”)與3家國有控股企業成功簽訂總額爲54億元的股權轉讓協議,徐工有限與12名戰略投資者和員工持股平臺成功簽訂總額爲156.56億元的增資協議。

根據徐工集團工程機械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徐工機械”,000425.SZ)當天公告,增資完成後徐工有限股東將擴充至17家,其中徐工集團持股34.10%、徐州徐工金帆引領企業管理諮詢合夥企業(有限合夥)作爲員工持股平臺持股爲2.72%,新進入的3家國有控股企業和12名戰略投資者合計持有剩餘約63.18%的股份。

“戰略投資者簽約及混改進一步收官,將讓徐工有限由100%純國有的老國企,轉變爲一個嶄新的混合所有制企業。”徐工有限董事長、黨委書記王民在接受《中國經營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公司預計將於10月中旬完成工商變更,未來3年內將加快推進資產證券化和整體上市工作,在資本市場上也要大有作爲。

(徐工有限混合所有制改革戰略投資者簽約儀式)

年內混改第一大單落地

此次徐工有限混改涉及的增資項目於今年6月24日在江蘇省產權交易所公開掛牌,8月20日實現摘牌,最終共計14名戰略投資者報名摘牌,對應認購額遠超計劃募集資金。

根據此前公佈的增資項目方案,公司擬向不超過10名戰略投資者、員工持股平臺合計募集156.56億元,用於智能製造轉型升級、新產業發展、國際化拓展、併購與合資合作、償還銀行貸款與補充流動資金等,擬募集資金對應持股比例不超過49%。同時,原股東徐工集團將其持有的本次增資前徐工有限33.33%股權對應的出資額通過非公開協議方式轉讓給省屬某國有獨資公司。

記者梳理髮現,在股權轉讓中,此前的“省屬某國有獨資公司”最終變更爲了3家國有控股企業,“不超過10名戰略投資者”經遴選最終確定了12名戰略投資者。戰略投資者積極認購,也體現了徐工幾十年經營取得了資本市場的認可。

根據徐工機械公告,在股權轉讓方面,經徐州市國資委出具的徐國資[2020]172號文件批覆,同意徐工集團將其持有的徐工有限18.41%、8.59%、6.14%的股權分別轉讓給江蘇省國信集團有限公司、建信金融資產投資有限公司和交銀金融資產投資有限公司。

在增資項目中,天津茂信企業管理合夥企業(有限合夥)等12名戰略投資者合計投資金額147.87億元,合計持股46.28%;員工持股平臺徐州徐工金帆引領企業管理諮詢合夥企業(有限合夥)向徐工有限投資8.69億元,持股比例爲2.72%。

值得注意的是,參與此次混改出資的高管團隊與骨幹達435人。“這些同志包括我在內,將身家性命與公司未來牢牢地綁定在了一起,這也是徐工奔向美好未來的中流砥柱和發動機。”王民表示。

據目前分析,徐工混改完成後將是今年全國混改第一大單,也將是近3年全國裝備製造業混改第一大單。按照計劃,徐工集團在混改前把旗下所有工程機械資產劃歸至徐工有限,把現代化建築、汽車板塊、融資租賃等業務劃給徐工集團。按照突出主業的原則,徐工有限將聚焦工程機械及核心零部件主業,剝離非主業資產提高效率、輕裝上陣,最終實現整體上市。

徐州市委書記周鐵根在致辭中也表示,此次徐工有限增資擴股募集資金約211億元,是江蘇省產權交易所成立以來單筆金額最大的業務,也是國家“雙百行動”綜合改革試點企業中募集資金最多的案例,標誌着徐工集團在深化改革發展上邁出了關鍵性的一步。對於構建全新股權結構、完善法人治理機制具有重要意義,也爲徐工打造國企混改樣板窗口奠定了堅實基礎。

老國企迎來新變局

在徐工集團內部,以徐工有限爲主體實施混改被稱爲“金帆計劃”。作爲這一計劃的持續推動者,王民曾將其稱爲自己“退休前要攻堅的‘淮海戰役’”。

(徐工有限董事長、黨委書記王民)

作爲徐工集團全資子公司,徐工有限是我國工程機械龍頭企業,混改工作在2018年初提上日程以來,已經歷了兩年多的時間。

2018年8月,徐工有限被列入國家第四批、江蘇省首批國家“雙百行動”綜合改革試點企業;徐州市委市政府專門出臺《關於支持徐工進一步做大做強的實施意見》,積極推進徐工有限混改,並分別於2018年8月和2019年6月審議通過了混改試點《總體方案》和《實施方案》;今年7月,徐州市國資委審批通過股權轉讓方案,標誌着徐工有限混改正式步入了落地實施階段。

根據要求,徐工有限混改主要內容包括:股權結構調整,引入戰略投資者,省、市國有資本,骨幹員工持股平臺持股,其餘股份由外部投資者持有;推進與母公司徐工集團間產業劃分與資產整合,確保徐工有限聚焦做強主業;健全公司法人治理結構,完善市場化經營機制,建立中長期激勵約束機制。

作爲戰略投資者之一,上海國盛集團董事長壽偉光表示,將與各位戰略投資者攜手合作,共同推動徐工有限在體制、機制上進行變革創新,真正建立起市場化的經營機制和激勵約束機制,打造成爲江蘇乃至我國國企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標杆。

“徐工實現高質量發展到了一個非常關鍵的階段,今年要完成混合所有制改革。這是1989年組建集團30多年來又一次具有深遠影響和重大意義的改革,可以說是一次重大機遇。”王民表示,本次增資協議的成功簽訂,引入具有戰略協同和資金實力的優質戰略投資者,一道攜手做實做強做優做大裝備製造業,將爲這個有77年曆史的老企業賦予新的市場活力、競爭活力、機制活力和青春活力。

大力推進混改背後,是徐工集團提出多年的“珠峯登頂”計劃,即早日實現進入全球前五、前三的目標,最終登頂世界工程機械行業的“珠穆朗瑪峯”。而今年是徐工集團“三步走珠峯登頂”戰略的首戰之年。

根據全球最具權威的工程機械信息提供商英國KHL集團發佈的“2020年全球工程機械製造商50強排行榜(2020 Yellow Table)”,徐工集團由2019年的第六位躍居第四位。

據相關人士分析,混改將爲徐工有限帶來新的體制活力。混改後,公司在機制上將有重大改變。例如在管理層面,新的管理層將通過市場化重新選聘;在決策層面,國有和市場化的戰略投資者在未來的董事會席位中各佔三席,能夠保證相互制衡,決策更加市場化;在激勵機制方面,將逐步實施骨幹員工持股和股權激勵計劃,實施利潤分享計劃、職業經理人市場化薪酬機制,實現技術人員和管理層的薪酬和貢獻掛鉤,多貢獻多收益。

國務院國資委改革辦副局長周巧凌也表示,希望公司以引進戰略投資者爲契機,進一步完善公司治理,發揮積極股東作用,建立各方參與、有效制衡的董事會,不斷健全中國特色現代企業制度,同時以提高經營效率和效益爲目標,進一步轉換經營機制,健全激勵約束機制,不斷激發企業內生活力和動力。

王民坦言,混改洗禮對徐工有限來說是“鳳凰涅槃、蛻變新生”,要實現“珠峯登頂”計劃的戰略目標,混改是必須要邁出的關鍵一步。“我們感到壓力很大、使命遠大、責任重大,同時已經做好了準備,從思想、工作方式和組織構成等方面做出更多改變。”王民告訴記者。

(編輯:石英婧 校對:顏京寧)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