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國成立的基礎是長征和抗日戰爭八年,無數的士兵流下了鮮血,成名了幾千年,他們應該得到這個獨特的榮譽。

新中國成立的基礎是長征和抗日戰爭八年,無數的士兵流下了鮮血,成名了幾千年,他們應該得到這個獨特的榮譽。

在廣袤的贛坡大地上,誕生了許多著名的將軍、明星和老虎,它們在革命時代熠熠生輝,他們用實際行動給人民蒙上陰影,尋求幸福。

當人們的目光聚焦在江西尋烏的土地上時,一位名叫匡仁農的將軍的長征發人深思,他所擁有的品質是世上浮躁的人所不能得到的

匡仁農,原名匡士林,1910年生於江西尋烏,他出生在一個貧窮的家庭,17歲加入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第二年加入中國共產黨。

在黨的每一步足跡中,早年最重要的一步,就是蔣介石奸詐叛逆革命後的第一次國內革命和國共對立,匡仁農正好參與其中。

地主和農民的鬥爭自古就有,如果說參軍是生活所迫,那麼他在部隊的出色表現,是因爲他自身的氣質和責任感。

土地革命戰爭時期,國民黨和紅軍的矛盾日益加劇,匡仁農積極參加了兩到五次反圍剿,反圍剿失敗後,他隨軍踏上了長征之路。

長征中,匡仁農在湘江戰役中英勇作戰,他在穿越草原時敢於喫苦,今天,我要給大家詳細介紹一下這些事蹟。

土地革命時期,紅軍是從貧瘠的山溝裏發展起來的,當時,江西尋烏也建立了地方游擊隊,匡仁農今年17—8歲,6歲時曾在私立學校讀書,後來進入秋芳中學繼續學業,他接觸了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他於1928年10月成功入黨,他有點文化,他有很好的覺悟,願意工作,他被任命爲游擊隊的領導人。

發展紅軍,宣傳革命思想,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

匡莽是被當地游擊隊逼迫殺害農民和當地人民的。

然而,他並不氣餒,相反,他變得越來越勇敢。

爲了幫助紅軍發展自己的名字,匡志農招募了更多的“祕密會”成員。

正確的是,毛澤東、朱德等人從井岡山撤退,繼商遊、崇義、大禹、信豐之後,他們先後到達隴南、定南,與安源作戰,匡仁農聽到這個消息,就到長浦去迎接紅軍第四軍。

在這次會議上,匡仁農對未來的發展方向有了明確的認識,紅四軍的一些將領跟着他回到尋烏,重新組織游擊隊,當地工農武裝在原有短槍隊的基礎上,與紅軍第四軍留下的幹部和傷員組成了中國工農紅軍第二十一縱隊,共有80多人,步槍四五十支,組成三個中隊。

匡仁農任第21縱隊第二中隊中隊長、散彈隊隊長。

1929年至1930年,匡仁農任縣赤衛兵團總指揮(原中隊改編)、紅軍第35軍軍事部主任、第一紅軍第21軍(改編自第35軍)供給部部長、供給處處長紅三軍第五師師部。

1934年10月12日,號角吹響,紅三軍第五師從石城進行戰略轉移,長征正式開始,紅軍主力於11月27日渡過湘江。

湘江戰役是一場生死戰,如果紅軍贏了,還有革命的火,紅軍可以繼續下去,如果輸了,全軍被毀,革命的希望就完全破滅了。

經過幾年的戰鬥洗禮,匡仁農雖然年輕,但也明白了戰役的重要性,27日前,第五師接到軍部命令,趕赴廣西灌陽縣新徐,阻止桂軍。

27日拂曉,第五師兩個團到達新圩以南數公里處公路兩側的山頭,士兵們屏住呼吸,不敢懈怠。

11月27日至12月1日,匡仁農和第五師戰友在這裏堅守,經過三天兩夜的戰鬥,匡不但堅守陣地,還反擊了敵人數十次猛烈進攻,還爲主力渡江衝破第四道封鎖線提供了寶貴時間。

堅持到底有多難?困難在哪裏?可以說這是一場老虎和貓的比賽,困難在於我們和敵人的差距很大。

根據現有資料,在湘江戰役中與紅軍第三軍第五師作戰的桂軍第七軍實力不容小覷,這支軍隊有“第七鋼鐵軍”的稱號,它的戰鬥士氣很高,它的武器甚至更好,與武裝力量薄弱的紅軍相比,讓紅軍感到悲哀。

更重要的是,匡仁農和紅軍戰士的奉獻精神更令人印象深刻,紅五師原來是3000多人的部隊,在這場戰鬥之後,有2000多人喪生,還有一些傷殘士兵。

從師長到政委、司令員、普通士兵,都是死傷,他們真的用生命保衛了主力軍,保護了革命的脊樑不被摧毀。

1935年,紅軍開始橫越草原,匡仁農的舉動得到了張愛平和紅軍戰士的稱讚,衆所周知,當我們爬上雪山,穿過草原時,食物供應是最稀缺的,紅軍沒有食物,一個接一個地在行軍中倒下了。

匡仁農在隊裏的時候,不知道只有喫飽了才能幹活的道理?他偷偷地把自己的食物存起來,留給同志們喫,一袋10斤羣衆養的乾糧,他背了9天,但他只吃了一半,他認爲如果他少喫點東西,他可以拯救更多的士兵,拯救更多的生命。

在攀登雪山時,飛雪和稀薄的空氣給紅軍戰士帶來了沉重的身心考驗,匡仁農和成千上萬的士兵一起喫皮帶、樹根、草皮、死牛和爛馬,他們極度飢餓,吃了馬糞裏剩下的穀物,我們無法想象它有多苦。

以前的環境,任何一個動作都是發自內心的,秀出沒人看的,實際行動打動人心,所以,你幫我,我幫你這樣的故事,可以永遠持續下去。

被授予稱號後,匡仁農曾對家鄉的父母說:“戰爭年代培育的革命團結和革命友誼是多麼珍貴啊!”這種統一現在很難有,也很缺乏。

實際上,有人總問,長征是國民黨的敵人,纔開始轉變,什麼值得歌頌?然而,經過認真思考,每一個紅軍戰士寧肯犧牲自我,實現偉大自我的精神,卻成了一種淚流滿面、觸目驚心的回聲,只有這樣,長征才能如此被歷史銘記。

新中國成立後,匡仁農將軍仍在爲人民服務的道路上奮鬥,致力於中國民航事業的發展,在空軍後勤、裝備建設、外交等方面傾注了大量心血,他身居高位,他不享受奢侈的生活,他晚年喫便飯,補舊衣服,體現了一個共產黨員的高尚品格,他於5月25日逝世,享年93歲。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