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白酒,作爲一個地地道道的山東人,我是從十六歲就開始喝。剛開始的時候,喝三十多度的,清香型的。我們當地人喝的最多的,板倒井。由於度數低,經常喝着喝着就沒數了,弄的自己酩酊大醉。那時候,年輕,身體好,第二天馬上就能醒酒。慢慢的,隨着年齡的增長,再喝醉酒,第二天頭疼的要命,關鍵醒不了酒,還倒醉,弄的第二天什麼事也幹不了!

說到接觸醬香型白酒,是一個偶然的機會。原來在濟南工作,老闆是個成功的企業家,年齡大概在五十歲左右。有一次年中答謝會,老闆自己定製了一批“毛家醬酒”。53度,第一次喝這個酒,感覺口感很好,挺香的,喝了四杯。這個酒,應該是放了有一些時間了,酒體呈黃色。當時真的喝美了,四杯酒下肚,口不幹,舌不燥。不過這酒是有後勁的,喝完酒爲了能下酒勁,我從經十路臘山立交,跑到桃花源水上人家。感覺酒勁還沒下去,就去夜市又吃了籠蒸餃。第二天,什麼事都沒有。這是第一次,喝我認爲比較好的醬香酒。

後來,隨着對醬香酒的瞭解,又喜歡上了金沙,坤沙,習酒,茅臺。我感覺吧,喝醬香型白酒,我還是比較認可53度的,適量喝點醬香型白酒,我覺得還是很好的。最起碼,半夜不找水,走路不絆腿。再好的酒,也不要貪杯,酒只是我們的祝興的工具,不要讓它成爲一種依賴!不知道朋友們當中,有沒有喜歡醬香型白酒的,可以一塊交流溝通。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