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國際金融報

因主營藥用玻璃被冠上“疫苗玻璃瓶”概念股稱號的正川股份屢屢澄清未接到相關訂單,但依舊擋不住投資者的瘋狂追捧。

9月24日,重慶正川股份包裝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正川股份”)再一次對股價異動做出迴應。公司表示,其目前仍未接到相關疫苗瓶批量採購訂單,即使短期內接到相關採購訂單,預計採購數量也相對有限,不會對公司經營成果產生重大影響。同時,公司自產中硼玻璃管未來能否用於疫苗也存在不確定性。

不過,上述公告並未能擋住投資者的瘋狂,反而讓公司又收穫一個漲停板。截至今日收盤,正川股份報收於70.18元/股,最新總市值106.11億元。

中硼玻璃業務佔比較低

自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範圍內暴發,疫苗研發的關注熱度持續上升。儘管當前還未有疫苗獲批上市,但已有疫苗生產或研發企業開始囤疫苗玻璃瓶。

正川股份表示其仍未接到疫苗瓶批量採購訂單。目前公司僅通過外購中硼玻璃管生產中硼玻璃瓶,且中硼玻璃瓶在公司產品結構中佔比較低。

正川股份還透露,公司有一座中硼玻璃管產品窯爐處於建設階段,但未正式量產。同時國家推行一致性評價,藥品選擇包材進行的穩定性試驗等則需要長時間的驗證,公司自產中硼玻璃管未來能否用於疫苗也存在不確定性。

那這條中硼玻璃生產線的產量有多少?對此,正川股份證券部的相關人士對《國際金融報》記者表示,“因還在建造中,暫不方便透露產量。即使正式量產,產量也相對有限,短期內市場佔有率也不高。”

江蘇地區一名醫用玻璃的相關人士對《國際金融報》記者表示,“國內有足夠的產能生產大量低硼硅玻璃,但當前世界主流的疫苗瓶材料是中硼硅玻璃,這種材料中國目前還是以進口爲主。目前,全球中硼硅玻璃瓶的大廠主要是美國康寧、德國肖特,以及日本的電氣硝子株式會社。如果所有新冠疫苗都要採用中硼硅玻璃瓶,那麼中國則可能會面臨較大的藥瓶缺口。”

在此背景之下,一些資金開始瘋狂湧進“疫苗玻璃瓶”概念股中,而以生產藥業玻璃制瓶爲主營業務的正川股份自然成了資本市場的“香餑餑”。年初至今,該股累計漲幅達305.11%,股價更是一度被推上百元高點。

年內暴漲超300%

華龍證券投資顧問牛陽認爲,正川股份之所以大漲,一方面因爲疫苗股以及配套企業股走強,另一方面,重慶正川股份總股本只有1.51億股,流通股本現爲3829.99萬股,流通市值35.57億元,便於資金炒作。

上海地區一私募人士直言,空有概念但長期無法產生實質性的業績收益,相信短時間的股價暴漲終將是“空中閣樓”。

隨着股價的“水漲船高”,正川股份多名股東開始了瘋狂減持。據《國際金融報》記者統計,自5月26日開始,該公司先後披露了5份減持公告,涉及9名董監高或控股東一致行動人。其中,公司實控人鄧勇姐姐鄧步莉、妹妹鄧紅均分別擬減持393.12萬股。

截至目前,鄧步莉已成功減持151.2萬股,套現8957.09萬元。

值得注意的是,儘管正川股份爲國內藥用玻璃管制瓶細分行業的龍頭企業之一,但自去年開始公司業績出現下滑。2019年,其實現營業收入5.21億元,同比下滑12.54%;實現歸母淨利潤6105.67萬元,同比下滑26.23%。

對此,正川股份解釋爲,系保健品行業調整,公司東北地區、西北地區部份客戶訂單減少,公司整體收入下降。同時,國外主要系客戶需求量較上年有所下降。

今年上半年,該公司業績在疫情影響下進一步下滑。截至6月末,其實現營業收入2.56億元,同比下滑4.46%;實現歸母淨利潤3492萬元,同比增長9.22%。

記者注意到,近三年來正川股份盈利能力逐年下滑。2017年至2019年,其毛利率分別爲31.65%、28.67%、27.14%。而今年上半年,該公司毛利率下滑至26.15%。

爲升級其現有生產線,7月30日,正川股份發佈公告稱,擬發行可轉換公司債券募集資金4.05億元。其中,中硼硅藥用玻璃生產項目擬投入募集資金3.75億元。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