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連杰,功夫皇帝;徐克,武俠宗師;兩人合作的作品中最爲人稱道的當屬《黃飛鴻》三部曲。

徐克一心想將其打造成“中國往事”,展現那個三千年未有之大變局的時代。

徐克早在80年代就想拍“黃飛鴻”題材了,但苦於找不到合適的演員,他曾經想過狄龍演黃飛鴻,周潤發演梁寬,分別代表武林與市井,但沒有料到《英雄本色》大火特火,害怕觀衆齣戲就此作罷。

至於李連杰,徐克早在《少林寺》在香港上映的時候,他就注意到了這位靈氣的功夫小子,直到1989年,兩人才在羅大衛的牽頭下合作了《龍行天下》。

不過影片當年並未上映,而是被嘉禾壓了箱底,直到後面《黃飛鴻》的大賣,《龍行天下》蹭了一波熱度才最終上映。

羅大衛當了李連杰的經紀人之後,順勢讓他和嘉禾簽了合約,此時的李連杰形象和徐克心目中的黃飛鴻比較靠近,各方面都比較成熟了,徐克終於決定開拍《黃飛鴻》,一口氣拍了三部,每一部都是經典。

徐克拍的《黃飛鴻》三部曲融入了晚清的腐敗無能、鴉片塗毒、市井百姓窮困麻木、暮氣昏黃的時代大背影,配上黃霑的背景音樂,顯得蒼茫淒涼波瀾壯闊,潛隱着窮極思變、破繭欲出的生機。

這是《黃飛鴻》三部曲吸引人的重要原因,再加上李連杰帥氣,嚴肅中不失幽默、霸氣中不失溫情的精彩演繹,使之成爲經典。

李連杰之後,基本把中年黃飛鴻形象定型了,之後再也無人超越。其實除了三部曲之後,徐克和李連杰還合作了一部“黃飛鴻”,那就是《黃飛鴻之西域雄獅》。

01、李連杰最後一部“黃飛鴻”電影

在拍攝《黃飛鴻之二:男兒當自強》的時候,李連杰和嘉禾因爲“片酬”問題,出現了罷拍事件,後來在各方調解下才復拍。

《黃飛鴻》三部曲之後,李連杰和嘉禾分道揚鑣,自組正東電影公司,打造了《方世玉》、《方世玉續集》、《太極張三丰》、《精武英雄》等經典。

同時和永盛的向華勝向華強合作了《黃飛鴻之鐵雞鬥蜈蚣》、《倚天屠龍記之魔教教主》、《給爸爸的信》等作品。

再看徐克,雖然沒有了李連杰,但“黃飛鴻”這個大熱門的IP不能放棄,於是找來趙文卓接手黃飛鴻,拍攝了《黃飛鴻之王者之風》和《黃飛鴻之五:龍城殲霸》。

同時還和袁和平一起策劃了《少年黃飛鴻之鐵馬騮》,但沒有了李連杰的“黃飛鴻”,猶如沒有了靈魂一樣,影片票房全都撲街。

《少年黃飛鴻之鐵馬騮》質量過硬,雖然生不逢時,但得到昆汀的青睞,得以在北美上映,纔算賺到了點錢。

1993年,“黃飛鴻”題材氾濫,多部跟風作品上映,都遭到了票房打擊,這也導致後面沒有人再碰這一題材。

直到1997年,在永盛向華強的牽頭下,洪金寶執導、徐克監製、李連杰和關之琳CP迴歸的情況下,誕生了《黃飛鴻之西域雄獅》。

影片於1997年2月1日在香港上映,斬獲3026萬港幣,位列年度票房榜第3名,那一年的冠亞軍是成龍的《一個好人》和周星馳的《97家有喜事》。

《黃飛鴻之西域雄獅》是李連杰的最後一部“黃飛鴻”電影,3000多萬的票房爲此係列畫上了一個圓滿的句號。

02、成龍的《我是誰》抄襲?

成龍的《我是誰》1998年1月17日在香港上映,比《黃飛鴻之西域雄獅》晚了近一年,《我是誰》中成龍是因失憶落入非洲野人部落橋段和黃飛鴻失憶誤入印第安人部落雷同,許多同學可能覺得成龍抄了李連杰電影的創意。

事實上,這個故事是成龍最初提及的,一開始他計劃和《教父》導演弗朗西斯·福特·科波拉合作拍攝一部西部片,名字就叫做《西域雄獅》。

據說在某次飯桌上,他和大哥大洪金寶談及了這一故事,故事背景在清朝,一個大內侍衛在坐船去美國西部解救公主的途中因失憶而被印第安人所救,之後大戰西部牛仔等情節。

成龍無意,但洪金寶放在心上了,回去就找來司徒卓漢、史美儀、許莎朗等幾個編劇,讓他們把故事寫下來,也就是後來的《黃飛鴻之西域雄獅》。

洪金寶在《黃飛鴻之西域雄獅》之前,一直是武俠片的“終結者”,執導的《戰神傳說》讓劉德華血虧,《一刀傾城》把羅維的棺材本給賠光了。

八十年代的洪金寶多麼意氣風發,《鬼打鬼》開創靈幻動作片,《五福星》系列硬剛新藝城的《最佳拍檔》,全香港大半個劇組停工客串他的《富貴列車》,什麼時候受過這氣,勢必要再證明一下自己執導武俠片也能賣座。

洪金寶倒是證明了自己不是武俠片“冥燈”,但把“小弟”成龍坑了,不過成龍倒也不在乎這些,後續將《西域雄獅》這個故事衍變成《我是誰》和《上海正午》,照樣大賣,絲毫不受影響。

03、“黃飛鴻”打入美國

“黃飛鴻”電影完美的陣容:李連杰的黃飛鴻+關之琳的十三姨+莫少聰的梁寬+熊欣欣的鬼腳七+張學友的牙擦蘇+鄭則仕的豬肉榮。

本片也算是集齊了一半,把功夫片和西部片結合到一起,讓“黃飛鴻”打入美國,讓觀衆看到了中西文化的交融,想法很好。

在動作上面,洪金寶和徐克完美不同,徐克注重的是中國情懷的宗師氣韻,而洪金寶喜歡在視覺上給予酣暢淋漓的衝擊感,對比一下《一刀傾城》的就可以明白,在剪輯上比較頻繁和緊湊。另外也加入了槍戰元素,這也是爲了貼合西部牛仔。

《黃飛鴻之西域雄獅》在劇本創作上有不少坎坷,故事也有點七拼八湊,但整體融合了功夫武俠西部等各種類型,既有插科打諢的笑料,也有對於民族、歷史、國家和個人的思考,稱得上優秀作品。

戲中,一代宗師黃飛鴻失憶了,詢問我是誰?恢復記憶之後,他成了華工的希望,但大家只想看他展現武術,卻聽不進去團結自強的大道理,甚至好多都睡着了,同時影片也展現了那個時代華人的劣性,勇於內鬥,愚昧迷信,膽小怕事。

其實“黃飛鴻”的失憶,何嘗不是當時香港人的身份危機呢,華人在海外的無奈與自強,何嘗不是香港電影人面對好萊塢大片的壓力呢。

後來我們都知道了,李連杰、成龍紛紛闖蕩好萊塢,徐克、洪金寶也曾嘗試過,但後面的結果並不是那麼理想。

香港電影經歷了一百多集的“黃飛鴻”電影,《黃飛鴻之西域雄獅》算是讓這個系列畫上了一個圓滿句號,也是“黃飛鴻”電影最後的輝煌。(撰文:瀟湘子)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