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肉鬆

上週四,第二季《演員請就位》官宣了導師和參賽演員的全體陣容,並陸續釋出海報、採訪等物料;昨天,《我就是演員3》也於發佈會上宣佈了章子怡的迴歸,王霏霏、馬嘉祺的加盟。

2017年至今,包括這兩檔在內的同類型節目如偶像選秀一般成爲某種慣例,演員及有意打通表演這條路的藝人,在舞臺上接受着業務能力的檢驗與考驗。

這個過程中,有一批好演員和潛力股被更多的認可包圍,也有表現不佳者引發觀衆的集體吐槽。這幾年,正逢“好演員的春天”與“影視寒冬期”並行,他們在節目結束之後的得與失同樣是觀衆的好奇點。

誰通過作品回饋了大家的肯定?誰在短暫的高光時刻後快速沉寂?誰又在演技遭遇質疑之後走入困局?儘管很難判斷其中的必然聯繫,但仍能從演員們的發展窺見一二。

01

誰吃了紅利?

第二季《演員請就位》官宣陣容之後,不少觀衆的關注點集中於:去年的選手有喫到紅利嗎?

從最後的比賽結果來看,四位導演的終極選擇演員分別是王森、周奇、牛駿峯和郭俊辰,牛駿峯當選最佳演員,張哲瀚當選最受觀衆認可演員。

這個梯隊中,除了周奇之外,今年都有新劇上線。王森的《完美關係》《我好喜歡你》、牛駿峯的《二十不惑》、郭俊辰的《縈縈夙語亦難求》,以及張哲瀚的《誰都渴望遇見你》。

以時間線上來說,基本是存貨釋出,他們接下來的作品有值得期待之處,比如王森出演了《斛珠夫人》男二,張哲瀚接拍耽改劇《天涯客》。正如部分網友指出的,這檔節目於去年年底收官,紅利體現到影視劇上需要一定時間,疫情的影響也無法忽略不計。

回到開頭那個問題,評論區裏被觀衆提名最多的答案有兩個。

其一是金靖。她之前是《歡樂喜劇人第五季》的新晉喜劇人,《演員請就位》的舞臺讓大家看見了她作爲演員的多方面可塑性。隨後,她在春晚小品《機場姐妹花》、李佳琦直播、《青春有你2》的表現,繼續給觀衆留下了深刻印象。

如今大家提起賈玲、馬麗的接班人時,總會帶上她的名字。不過目前爲止,還未見她在影視方面的明顯發力,參與更多的是綜藝節目。

其二是藍盈瑩,但她參加的其實是《演員的誕生》。當年,她進入總決賽前三強並最終獲得“新銳演員的誕生”。儘管觀衆記錯了具體節目,但不難看出知名度的提升效果。在那之後,以往出演女二號較多的她,搭檔靳東主演了電視劇《精英律師》。

大銀幕方面,解鎖了顧長衛導演的《遇見你真好》,以及林超賢導演的電影《緊急救援》。說起後者,其中的另一位女演員辛芷蕾也是當初的參賽者。

儘管止步六強,但她強化了自己的個性與標籤:美豔、高冷、率性、有野心。這些特質在其後續作品中也多有體現,並漸漸有了更加明確的戲路,比如《怒晴湘西》《帶着爸爸去留學》《慶餘年》等。

此外,藍盈瑩在節目中出演《最愛》時的搭檔凌瀟肅也是獲益者之一。隨後的影視資源有了明顯的優化,先後主演電影《中國合夥人2》《特警隊》,並加盟綜藝節目《穿越吧》《妻子的浪漫旅行》。

改名爲《我就是演員》之後,也不乏表現較好且在後續走勢不錯的演員,當時的冠軍和亞軍分別是韓雪和塗松巖。

再加上《聲臨其境》的成績,前者的業務能力受到大量認可。儘管一度因爲更多活躍於綜藝被質疑選擇,但手裏的《正義頌》和《阡陌瑤》兩部正劇在一定程度上能表面其方向。後者則剛憑藉《以家人之名》的父親李海潮一角,繼續圈粉於觀衆。

此外,張鈞甯、檀健次、金世佳也值得一提。他們後續都通過角色穩紮穩打,維持了節目中收割的觀衆好感,紛紛亮相於今年的《唐人街探案》《鬢邊不是海棠紅》《河神2》《二十不惑》幾部影視劇中。

接下來,也各自有值得期待的作品。比如,張鈞甯的《第一爐香》《緝魂》《八歲的爸爸》,檀健次的《殺破狼》《大唐兒女行》,金世佳的《沐浴之王》《掃黑·兩面人》……

02

誰得不償失?

不過,對於業務能力沒那麼強的演員來說,演技綜藝儼然是一種冒險。在節目中引發吐槽的表現,對自身口碑造成影響,也會在一定程度上影響到後續發展。

首先是後來相見於《乘風破浪的姐姐》的兩位:劉芸和黃聖依,她們都參加過《演員的誕生》。

儘管劉芸一路走到了單挑賽,但給觀衆留下更深刻印象的,是她和黃璐之間的那段爭執。相比參加節目前,她在影視方面並無起色,只有兩部口碑和質量都遭遇質疑的都市劇《生活像陽光一樣燦爛》和《小棉襖》。

黃聖依在表演中的臺詞,爲B站的鬼畜視頻提供了經典素材。觀察她後來兩年裏的影視劇,仍然是豆瓣5分-水準的作品,比如《熱愛》《橫財局中局》,數量比以往有所下降。直到上半年的《鬢邊不是海棠紅》,她在劇中飾演顛覆形象的女土匪古大犁,贏得了一波口碑好轉。

與黃聖依“海娃梗”並駕齊驅的,是歐陽娜娜的“螞蟻競走梗”。

她本就是帶着演技爭議來的年輕演員,重新演繹《我的父親母親》時的表現再次放大了這種爭議。隨後,她明顯放慢了嘗試演戲的節奏,除了一部《北靈少年志之大主宰》,沒有帶來更多的影視劇,而是更多在《樂隊的夏天》《明日之子樂團季》這類音樂綜藝中擔任嘉賓。

同樣暴露演技短板的還有馬可,他在《像霧像雨又像風》表演片段中的表現受到不少批評。曾憑藉《花千骨》中殺阡陌一角而走紅的他,這兩年來的演藝道路出現明顯的頹勢,都沒有代表作與觀衆見面。

主演的待播劇《萍蹤俠影》的討論區裏,能看到觀衆在2018年的留言,“如果片子實在塞不回去,請導演好好要求馬可”,也有人明確表示因爲他“失去了看的慾望”。

此外,火箭少女101的成員孟美岐也在去年以學徒身份參與《我就是演員之巔峯對決》,並最終獲得“最佳學徒”的稱號。而在那前不久,她才因爲在電影版《誅仙》中的表現引發過負面評價。

或許與她身爲偶像的事業規劃有關,但是從結果來看,她並未從中得到相應的助益,後續還沒有影視資源跟上。只衡量演藝價值的的話,從付出與回報比來說顯然談不上划算。

03

演技競演,險棋難下?

2017年的《演員的誕生》,可以說是第一次在影視作品之外,讓觀衆有了感受演員業務能力的地方。在那之後的三年時間裏,先後有6批演員在演技競演的舞臺上與觀衆見面。

參與其中的,既有經驗豐富的中生代,也有初出茅廬甚至跨界入局的年輕人。在產生相應的話題度後,相比其它類型真人秀給演員帶來的曝光,它顯然能帶來更多。

最簡單粗暴的收穫是觀衆緣與知名度,當那些在舞臺上呈現出的過硬演技、針對專業領域有觀點輸出的好演員有新作上線時,他們本人都會成爲亮點並直接拔高觀衆期待值。對年輕演員來說,他們往往也累積了少量待播作,通過節目的亮相也會在一定程度上對作品起到反哺作用。進一步纔是演藝資源的增加與拓展,而那又涉及和取決於更多的因素。

也因此,大部分觀衆都認同,這類綜藝給演員帶來的“紅”不同於普通意義上的紅。它更像是一個加速進程的契機,讓被埋沒的實力派、作品有限的新生代有了被看見的機會。

觀察和比較之下不難發現,其中存在的一些現象和變化。

中生代演員能從這類節目中獲益更多,他們的共同點是戲好、低調、機會少。比如最初藉助節目獲得關注的那批演員:週一圍、凌瀟肅、任素汐、劉敏濤……除了演技,他們所傳達的態度也是一大圈粉點。

即使當時的表現不算突出,但這類節目也是演員傳遞態度的舞臺,如果後續表現與當初的表達相呼應,同樣能實現觀衆好感度的增加。比如張雲龍,在節目中表示想要突破霸總形象之後,來年就用《民國奇探》說到做到。

但真正能做到人氣和資源同步到位的其實是少數,說得殘酷一點,也可能最終成爲提供話題的“工具人”。在《演員請就位》中道出過自身困境的明道,一路走到陳凱歌組的三強。目前爲止,還未見更多的機會湧向他。

至於年輕演員,除了部分天賦型選手,很難像前輩那樣在舞臺上帶來有質感的表演,反而容易暴露演技的青澀,所以表現突出者相對較少。

而只聚焦於年輕演員的節目,如《演技派》《演員的品格》,節目播出時便聲量不足,其中的演員也未能走向更多觀衆的視野。前者的冠軍是周陸啦、陸妍淇,合作者仍以於正爲主。後者的冠軍是丁禹兮,他當時的競演經歷在今年爆紅後成爲粉絲的考古對象。

另一方面,拿下“好演員”人設也意味着觀衆對他們的容錯率會變低。一旦後續發揮不穩定,更容易造成口碑反噬,繼而翻車。

最典型的案例是週一圍,他在《創業時代》和《長安十二時辰》裏的表演,給觀衆留下的油膩印象直接覆蓋了以往的好感濾鏡。任素汐在節目後的電影資源提升明顯,出演了《銀河補習班》和《我和我的祖國》,但也因表演重複性高導致口碑有所回落。

總體而言,演員的後續發展似乎說明演技競演綜藝的影響力,其實是呈現出下滑趨勢的。

但並不絕對的是,演藝價值的提升更需要交給時間才能做出判斷。也因此,能夠看出明顯變化的仍是2017、2018年的參與者。根據他們的後續,不難看出參與演技綜藝,是一件需要謹慎的事情。

如果說有什麼不會出錯的準則,那必然還是穩紮穩打的業務能力。這樣纔不至於讓打開局面的機會,變成高光時刻或者黑歷史的定格。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