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極客公園

作者:在野

爲百度迴歸A股作序?

9月30日,百度將旗下智能生活事業羣組業務「小度科技」拆分,完成獨立融資。本輪融資由百度資本及CPE戰略領投,IDG資本跟投,融資後估值200億元,融資金額並未透露。

百度方面表示,作爲公司的重要的戰略業務板塊,此次融資後百度依然保持對小度科技的絕對控制權。並稱「獨立融資或將成爲小度科技開啓國內上市進程的關鍵一步」。 

小度是百度旗下人工智能助手的名字,也是小度音箱的喚醒詞。 

2015年9月,小度以「度祕」的身份面世。五年來,圍繞人工智能語音技術,小度做了諸多嘗試,如今最廣爲人知的是語音操作系統DuerOS,以及以DuerOS爲核心的小度智能音箱等硬件產品。與此同時,小度的語音技術也通過與百度內部其他業務線及企業級客戶的合作被應用到其他行業,如車載、家電等。 

據百度2020年二季度財報,今年6月,小度音箱設備的月語音交互次數達28億次,同比翻倍。DuerOS平臺整體月交互次數達58億次,同比上漲57%。 

另據市場調研機構StrategyAnalytics於今年8月發佈的報告,今年二季度,搭載百度內核的智能發聲設備佔全球市場的16.7%,位列第三,僅次於亞馬遜(21.6%)和谷歌(17.1%)。 

小度的座標原點

就在一週前,百度發佈了一支紀錄片,回顧了20年的創業歷程,也委婉地對外界的一些質疑做了迴應。其中它解答的最大的疑問,就是百度爲什麼要做人工智能。 

對於百度來說,人工智能是面向下一個十年的佈局,是在錯失移動互聯網浪潮後,對下一個時代的期許。百度對人工智能的關注比外界所熟知的要早,2010年,李彥宏就憑着技術人原生的對技術的敏感嗅到了人工智能將會對百度業務產生的加持作用。 

在李彥宏看來,百度的核心業務「搜索」本身就是一個非常典型的人工智能問題因爲搜索的本質就是「給出問題的答案」。人工智能技術中的自然語言處理技術,能幫助搜索更準確。在有人工智能加持的搜索時代,搜索結果將不再是網頁的相關度排序,而是在機器充分理解問題的基礎上,給出的經過「消化」處理的回答。 

另一方面,語音識別能夠爲百度的搜索入口增加一個新的維度,語音合成又能爲搜索結果的呈現提供新的出口。因此,對於百度的核心業務來說,關於語音、語義的人工智能技術是剛需。如今的百度CTO王海峯曾是百度自然語言處理部的創立者,這也從一個側面反映了語音語義相關的人工智能技術對於百度的重要性。 

從實際業務的基本需求出發,語音語義技術在百度紮下根來,這也是小度的座標原點。至於後來出現的語音操作系統DuerOS、小度音箱,以及DuerOS與企業級客戶的合作,則是順應時勢開出的花。 

在百度內部,人工智能相關部門有兩個代表——小度以及自動駕駛部門Apollo。這其中,小度立足於百度的現在,Apollo關於未來。相比之下,小度是與百度的基本盤深度耦合的部門。如今將如此重要的技術分支獨立融資並計劃上市,百度在下一盤怎樣的棋? 

衆望所歸的資本遊戲

在小度科技目標上市的A股市場,人工智能企業擁有高企的市盈率。以科大訊飛爲例,2019年,科大訊飛全年淨利潤8.19億元,市值高達近750億元,近百倍的市盈率表達了A股市場對人工智能企業的看好。 

目前,小度科技估值200億人民幣,體量約爲百度市值的1/14。在熱烈歡迎人工智能公司的A股市場,小度科技一旦上市,估值將會翻多少倍,是難以估量的。會不會超過百度,也值得畫一個問號。畢竟它有三大法寶:由百度絕對控制,擁有人工智能核心技術,以及擁有大規模終端設備。 

從國家層面來說,小度若能完成上市,對資本市場也是一個利好。 

2005年,百度在納斯達克上市,成爲美國資本市場到那時爲止單日漲幅最高的海外公司。經過15年的起伏,在分拆小度的當日,百度的市值爲422.49億美金。 

一直以來,科技公司赴美上市多爲無奈之舉,有價值被低估的「傳統」。特別是疫情爆發後,國際形勢不再明朗,瑞幸咖啡事件又對中概股帶來信譽損失,中概股在海外的境況充滿不確定性。隨着近年來以科創板爲代表的國內資本市場將上市條件放寬,一推一拉之間,衆多中概股有意願迴歸。 

然而回歸的路是漫長的。一家公司在哪裏上市,從最初設計股權架構時就已經決定了,因此想要回國上市並非一朝一夕就能辦到。最爲著名的案例是,360經過三年運作,經歷多次股權變更及債務融資,纔在美股完成私有化退市,迴歸A股上市。 

如今,小度科技裝着百度的核心技術,信心滿滿地向A股進發。對於國家而言,當然翹首盼望巨頭回歸,哪怕迴歸一部分也好。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