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王亮

10月12日晚,鬥魚與虎牙兩大遊戲直播平臺半年之久的合併傳聞終於落地。鬥魚、虎牙按照市值進行1:1合併,合併後公司爲騰訊控股公司,預計將在2021年上半年完成。

時代財經獲悉,虎牙與鬥魚聯合宣佈雙方已簽訂“合併協議與計劃”,虎牙將通過以股換股合併收購鬥魚所有已發行股份,其中關鍵信息爲鬥魚將成爲虎牙私有全資子公司,並將從納斯達克退市。

根據虎牙與鬥魚的合併公告,騰訊同時以總價5億美元將企鵝電競遊戲直播業務轉讓給鬥魚,鬥魚與企鵝電競合併後的整體再與虎牙合併。

而若合併完成,虎牙現任CEO董榮傑和鬥魚現任CEO陳少傑將成爲合併後公司的聯席CEO,陳少傑也將成爲虎牙董事會第十名成員。鬥魚和虎牙的產品和品牌仍將保持相對獨立運營,管理層保持穩定。

對於合併的主導者騰訊,還將購買董榮傑所擁有的197萬股虎牙B類普通股,約爲197萬虎牙ADS(一股虎牙普通股等於一股虎牙ADS);同時也將購買陳少傑擁有的約370萬鬥魚普通股,約爲3700萬鬥魚ADS(一股鬥魚普通股等於十股鬥魚ADS)。預計緊隨進一步收購虎牙股份、鬥魚股份及合併交割後,騰訊通過其子公司所持有的合併後公司的投票權按全面攤薄計算將爲67.5%。

據《新京報》貝殼財經報道,在平臺定位上,合併後鬥魚、虎牙二者將略有不同,社區和中短視頻將成爲鬥魚的兼顧方向。而在人事上,早已暗流湧動,虎牙內部一些管理層在忙着劃定分管權限和地盤,等着合併後,可能的利益收割;鬥魚的無祕社區上則出現了裁員的猜測,員工間在討論裁員比例,而樂天派們則期待“合併後熬過裁員,會有大幅度的調薪。”

有前虎牙員工對時代財經表示,一直以來,鬥魚社區和彈幕氛圍好於虎牙,“這波不虧”等遊戲玩家中的流行網絡用語大多發源於鬥魚。而對於合併後虎牙的定位,虎牙方面對時代財經表示,暫無消息可以透露,一切以公告爲準。

鬥魚調低三季度業績預期

騰訊控股虎牙的伏筆早就埋下。早在2018年3月開始,虎牙收到騰訊約4.616億美元B輪戰略投資。一年後,騰訊互娛在2019年3月成立遊戲直播業務部,協調虎牙、鬥魚與自家企鵝電競的業務。

從今年3月底起,業內便傳出騰訊促成鬥魚、虎牙要合併的消息。此後,騰訊成爲虎牙和鬥魚的第一大股東。在8月10日,騰訊給鬥魚發出合併鬥魚和虎牙的不具約束力的初步建議書。建議鬥魚與虎牙以換股的方式進行合併,虎牙或其子公司將通過換股交易收購鬥魚的全部流通普通股。

當時,陳少傑迴應稱,騰訊已經把遊戲直播作爲一個比較重要的戰略,這對鬥魚未來的發展是最好的。騰訊還與歡聚集團和虎牙CEO董榮傑達成協議,騰訊將從歡聚時代購買虎牙3000萬股B類普通股,從董榮傑處購買100萬股虎牙B類普通股。騰訊對虎牙進一步增持後,其持股比例達51%,投票權達70.4%,持有鬥魚38.0%的股權和投票權。

合併的消息發佈後,鬥魚和虎牙在盤前紛紛上漲。

此前8月,鬥魚在發佈今年第二季度財報時,曾預計2020年第三季度總淨營收將達到人民幣26.40億元至人民幣26.80億元,同比增長42.1%至44.2%。

而與虎牙的合併事宜確定後,鬥魚對預期作出調整。鬥魚現預計,公司2020年第三季度總淨營收將達到人民幣25.20億元至人民幣25.50億元,同比增長35.6%至37.2%。之所以調低第三季度業績預期,主要是因爲在這段時間內,來自某些主要粉絲活動的收入低於預期。

鬥魚表示,今年第三季度雖然同比有所增長,但由於營收分成和內容成本增加,環比淨利潤將大幅下降。雖然如此,鬥魚仍相信,從長遠來看,公司將從這種增加的支出中受益。鬥魚還對該行業的前景及其業務模式、經營基本面和長期戰略充滿信心。

從鬥魚和虎牙的財報來看,二者數據越來越接近,業務也高度相似。在今年第一季度鬥魚全力追趕虎牙,總營收不斷拉近,淨利潤在超過虎牙。但到了第二季度,鬥魚再次被虎牙趕超,且虎牙MAU反超鬥魚。

今年4月,騰訊在成爲虎牙最大股東後,外界就曾解讀,騰訊控股虎牙,是虎牙、鬥魚兩大頭部遊戲直播平臺合併的重要一步。

互聯網分析師丁道師當時接受時代財經採訪時指出,“互聯網平臺合併會以一方爲主導,而參考58同城、趕集,美團和大衆點評,誰的體量和估值更高,就會以誰爲主。”考慮到虎牙相比鬥魚,在營收、市值均處於領先狀態,丁道師認爲倘若合併,未來“會以虎牙爲主”。

截至美東時間10月12日收盤,鬥魚股價爲15.68美元/股,較上一日收盤漲12.00%,總市值49.78億美元;虎牙股價22.91美元/股,較上一日收盤跌11.17%,總市值50.95億美元。

PC遊戲與手遊直播互補

根據鬥魚和虎牙二季度財報顯示,兩大遊戲直播平臺二季度平均月活躍用戶均突破1.6億,單季營收超過25億人民幣。兩家公司合併,將誕生一家覆蓋數億用戶的大型遊戲直播平臺,並在多方面產生協同效應。

市場分析認爲,鬥魚的優勢在端遊、電競、主機等重度遊戲領域以及遊戲品類的多元化,如《英雄聯盟》《絕地求生》《DOTA2》等PC端遊戲直播上優勢明顯;而虎牙的優勢在《王者榮耀》《和平精英》等手遊以及自身強大的創收能力。

對騰訊來說,促成兩家合併,無疑是要實現遊戲直播利益最大化,不僅能通過遊戲直播來爲自家電競產業引流,打通整條直播產業鏈的全佈局,還能夠抵禦新入局遊戲直播的B站和快手。而對於鬥魚和虎牙來說,兩家流量變成一家,減少平臺之間主播資源的競爭,也減少了兩者之間的內耗,使遊戲類型達到互補,進一步提升用戶流量和用戶參與度。

合併後,中國的整個遊戲直播行業或將進入“後頭部競爭時代”。據艾瑞諮詢發佈的《2020年中國遊戲直播行業研究報告》顯示,中國遊戲直播整體市場規模預計在2021年將擴張至近400億元。此報告也顯示,遊戲直播用戶的增速正逐漸下滑,從2018年的18.2%或將降至2021年的7.2%。

艾瑞諮詢認爲,2019年以來,沒有新的獨立遊戲直播平臺成立,說明遊戲直播行業已逐漸趨於飽和。

報告認爲,遊戲直播作爲重要的內容產業賽道,仍具有強大吸引力和新機會:一方面,嗶哩嗶哩、快手、西瓜視頻等新銳,持續拓展遊戲直播業務並持續加大投入;另一方面,酷狗直播、愛奇藝等衆多娛樂直播平臺,均延伸出遊戲直播內容,構建多元化直播內容生態,遊戲直播下半場的競爭仍然十分激烈。

報告稱,隨着行業的發展,遊戲直播平臺的內容競爭已經從遊戲主播的挖角競爭轉變爲內容生態的競爭。可以看到頭部遊戲直播平臺再原有遊戲和賽事直播內容之外,不斷拓展出娛樂、秀場、自制賽事、自制綜藝等多樣化的內容形態。

合併後的鬥魚和虎牙也將面臨着新的發展挑戰。易觀互娛分析師廖旭華曾對時代財經表示,鬥魚和虎牙在業務上的新挑戰可能在於與騰訊遊戲和企鵝電競的協同,因爲兩家在之前作爲相對獨立的主體在運營,之後如何融入騰訊文娛體系,對於團隊來說是一個不小的新挑戰。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