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金庸的武俠世界中,描寫了一部又一部強大無比、鬼神莫測的奇功寶典,像《笑傲江湖》中的《葵花寶典》就是其中之一。

《葵花寶典》十分強大,修練者無不武藝超羣,揮手間就能將修行數十年的一流高手斬殺。即便是如林平之那般沒什麼武學功底的,也能在極短時間超凡脫俗,成爲超一流高手。

然而,有舍方有得。

要想練成《葵花寶典》(《辟邪劍譜》是《葵花寶典》殘卷),就必須揮劍自宮,拋卻男人的尊嚴,從此後武藝雖然突飛猛進,卻會變得不人不鬼,被世人嘲諷唾棄。

在諸多修練《葵花寶典》的江湖人物中,東方不敗可怕、嶽不羣可厭、林平之可憐。唯有那麼一人,雖也修練了《葵花寶典》,卻得羣雄敬仰,善終老死。

此人是誰呢?

先說東方不敗。

在五嶽劍派大比之時,令狐沖與任盈盈看見嶽不羣鬼魅身法,心中同時驚呼“東方不敗”。後來林平之追殺餘滄海,三兩劍就將餘滄海殺得倉皇逃遁,令狐沖與任盈盈同時再呼“東方不敗”。

在二人心中,東方不敗已經成爲如鬼似魅,不人不鬼的代名詞。

這一方面,是因爲東方不敗在練成《葵花寶典》後,身法極快,快到肉眼都難以捉摸,就算令狐沖全力使出獨孤九劍,也不能擋下東方不敗如閃電一般的飛針。

正所謂“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在內功修練上,東方不敗或許還不如方正大師,然而,他將身法修練到了極致,能在瞬息間出手,致人死命。即使對方內功遠超過他,也難在他繡花針下逃得性命。

另一方面,任盈盈令狐沖之所以會覺得東方不敗十分可怕,是因爲東方不敗是非不分,視人命如草芥。

在黑木崖上,有一位魔教長老名叫童百川。此人本是東方不敗結義兄弟,昔年曾救過東方不敗的命,在東方不敗謀奪魔教教主行動中,童百川也曾立下赫赫功勳。可以說,童百川是魔教中最忠於東方不敗的魔教長老。

可是,東方不敗是怎麼對待童百川的呢?

明明是楊蓮亭耍弄權術,故意誣陷童百川,東方不敗卻道:童大哥,你既然得罪了蓮弟,怎麼還不去死?

童百川義憤填膺,大罵自己瞎了眼,東方不敗一面慨嘆,童大哥你若得罪了我還罷了,卻偏偏得罪了蓮弟,同時間他突然出手,將童百川殺死。

東方不敗話語間說得漂亮,彷彿若無楊蓮亭,他便會放過童百川。其實,他本就是個殘忍薄情之人,就算是童百川這位鐵桿部下,在他心中也不過是一個可以利用的工具。如今他身爲魔教教主,大權在握,區區童百川的死活,哪裏又放在他的心上。

正因爲東方不敗是非不分,善惡不明,他纔會放縱楊蓮亭胡作非爲,拋卻一個大丈夫的尊嚴,甘心要做一個柔弱女子!

至於嶽不羣,他會讓人覺得可厭,是因爲在修練《葵花寶典》殘篇後,變得極度多疑,壓抑。

自宮後的嶽不羣格外疑神疑鬼。每日間他都要裝腔作勢,彷彿他還是那個偉岸丈夫,謙謙君子。然而,因爲生理變異,就算嶽不羣再怎麼掩飾,瞭解他的人也能立刻分辨出他聲音變得尖銳,鬍鬚變得稀少,言談舉止間大有娘氣。

一個人越是心有猜疑,越是難以相信他人,就如智子疑鄰一般,看誰都覺得是在嘲笑自己。在這樣的心態下,嶽不羣變得越來越冷血,追逐權力成爲他最後的目的。

爲了當上五嶽掌門,他不惜利用女兒的婚事去監視林平之,爲了得到三尸腦神丸解藥,嶽不羣甚至對結髮數十年的妻子不管不顧,最終硬是一個衆人敬愛的君子劍,混成一個人人厭棄的僞君子。

至於林平之,他是《笑傲江湖》中最可憐的人。

林平之最後會變得不人不鬼,有他自身的原因,但更多的還是命運無常,造化弄人。從父母雙亡那一日起,復仇就成了林平之活下去的唯一希望。

在殺掉餘滄海後,林平之本該得到解脫,只是他揮劍自宮,再無法如正常人般生活,後來他又被木高峯劇毒弄瞎雙眼,從此只能活在黑暗世界中。

命運這樣一樁樁一件件的摧殘他,林平之變得極爲偏激——最終竟將令狐沖視爲下一個擊殺目標。

令狐沖非但沒有得罪林平之,反倒對林家有過大恩。若非是令狐沖仗義傳訊,林平之根本不可能得到《辟邪劍譜》。

只是,在自宮、眼瞎之後,林平之太需要一個活下去的理由,於是,擊殺令狐沖就成了他最後的選擇。

在《笑傲江湖》中,還有幾人也修練過《葵花寶典》殘卷,比如左冷禪,比如勞德諾,他們沒有自宮練劍,最終依然是變得不人不鬼。

然而,在衆多修練了《葵花寶典》、《辟邪劍譜》的江湖人物中,有一人不但武藝高強,威震天下,同時又讓羣雄敬仰,打下偌大家業,得到善終。

此人就是林平之的曾祖林遠圖。

林遠圖爲何沒有像東方不敗,嶽不羣那般身敗名裂,不人不鬼呢?

許多人將東方不敗、嶽不羣、林平之的變化歸結爲《葵花寶典》,甚至認爲《葵花寶典》、《辟邪劍譜》都是邪惡劍法。

其實《葵花寶典》也好,《辟邪劍譜》也罷,都是外物,都只是讓人變強的工具,本身並不具備道德屬性,真正讓人變壞的,是難以填平的慾望。

東方不敗最初的追求是當上魔教教主,在當上教主之後又想成爲天下第一高手,在成爲天下第一高手後,又想做一個女子,總之,貪得無厭;

嶽不羣本是華山派掌門,他卻一心要掌握五嶽劍派,爲當上五嶽劍派掌門,他苦心孤詣,百般弄巧。然而在成爲五嶽劍派掌門的同時,他也失去了人生最寶貴的東西,比如妻子對他的敬重,女兒對他的愛戴,弟子對他的尊崇;

林遠圖則不然,他本是福建少林寺一位高僧,雖然因爲酷愛武學,從華山派中盜取了《葵花寶典》殘卷,但是他畢竟佛法造詣不凡,在練成高明劍法、開創福威鏢局後,就此收手。以他的劍術,足以橫行當世,然而他最強的戰績不過是擊敗了青城派上代掌門。之後多年,林遠圖都在家中閒居,每日參禪打坐。

臨終之時,林遠圖還留下遺訓,讓後代子孫切莫翻看向陽老宅中物事,並且他在收養了林平之的爺爺後,也並沒有將真正辟邪劍法傳授。

正是這份淡泊,讓林遠圖能夠得到衆人敬仰,壽終正寢,並且庇佑林家在以後的數十年間遠離江湖風雨。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