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曼谷取消緊急狀態,抗議者給泰國總理三天期限下臺)

2020年10月21日,泰國首都曼谷,泰國示威者再次在曼谷舉行大規模抗議集會活動。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爲避免持續數月的反政府遊行升級,泰國政府宣佈取消對首都曼谷的緊急狀態令,不再禁止大型集會。

取消緊急狀態是示威者提出的要求之一,其他要求包括總理巴育下臺、修改憲法以及王室改革。

對於政府的讓步,抗議組織指責泰國當局迴避示威者的主要訴求,給出三天期限要求巴育辭職。10月22日,反政府遊行暫停一天。

在反政府遊行暫停之時,王室支持者在泰國各地舉行遊行。執政黨人民國家力量黨已要求該黨議員在各地組織活動支持王室。

據《曼谷郵報》和CNN新聞報道,22日,泰國總理巴育宣佈解除曼谷的緊急狀態,從當天中午12點生效。

泰國政府於上週宣佈曼谷進入緊急狀態,禁止五人及以上集會,禁止民衆和媒體發佈可能造成恐慌、威脅國家安全的信息。

緊急令原計劃持續一個月,但以學生和年輕人爲主的示威者繼續在曼谷街頭舉行大規模遊行。

隨着遊行持續,巴育在週三晚的全國講話中表示,抗議者已經讓外界聽到了他們的呼聲。爲了對全體泰國民衆負責,“我將邁出第一步,讓事態降級。”

巴育稱,只要遊行中沒有發生暴力衝突,政府就將解除緊急狀態。他同時呼籲示威者通過國會議員傳達自己的訴求。

泰國的本輪反政府遊行最初始於2月,反對黨未來前進黨被解散之時。從8月到9月,曼谷爆發了一系列大規模遊行要求巴育下臺,還首次將矛頭對準王室,要求限制國王的權力。

本月曼谷的遊行始於13日,在泰國國王哇集拉隆功回國後達到高潮,王后蘇蒂達的車隊還一度受阻。哇集拉隆功與妃嬪長期住在德國。

巴育做出讓步後,抗議者於週三宣佈將暫停遊行三天。但抗議者代表同時向曼谷警方遞交了一封辭職信,要求巴育三天內在辭職信上簽字,否則遊行將重啓。

除巴育下臺、王室改革之外,抗議者還要求政府釋放被逮捕的抗議組織領袖和示威者。從13日至今,警方共逮捕了77人;據人權組織統計,泰國全國共逮捕了87人。

本輪抗議的靈魂人物之一、人權律師南帕(Arnon Nampa)也在被捕名單中。8月初,南帕就王室的權力問題率先發表演講,打響了要求王室改革的第一槍。之後,學生團體擴大了改革的呼聲。

而就在反政府遊行暫停之時,身穿黃色T恤的遊行者於週四走上街頭,展示對泰國王室的支持。

圖片來源:曼谷郵報

2000多名支持者在泰國南部佛丕集會,高唱王室歌曲併發聲明譴責反政府示威者。遊行者表示將堅決保護泰國的傳統和王室,要求反政府示威者停止冒犯王室成員。

同一天,支持巴育的執政黨人民國家力量黨要求該黨議員在各地組織活動,以支持王室。人民國家力量黨發言人強調,該黨成員將繼續支持巴育、捍衛得到憲法認可的王室。

正在休會中的國會下議院將於26日召開緊急會議,討論反政府遊行示威者的訴求。泰國國會中大部分議員爲親王室人士,上議院成員則完全由軍方指派。

反對黨前進黨已經表示將在國會提議調查王后蘇蒂達車隊受阻事件。兩名抗議者因涉嫌傷害王后被捕,如罪名成立,兩人最高將面臨終身監禁。

前進黨的前身爲遭解散的未來前進黨。未來前進黨成立於2018年,僅一年時間就成爲泰國第三大黨派。

該黨創始人、“富二代”塔納通反對王室與軍隊的長期聯盟,獲得了大量年輕人支持。

除學生組織之外,塔納通、反對黨派以及支持前總理他信的勢力都參與了本輪抗議活動。

美國也被指煽動遊行,美國駐曼谷大使館此前發聲明否認介入泰國內政。

相關報道:

泰國亂套了:人們又開始懷念這位被泰王憎恨的前總理

一箇中國移民家庭的總理夢。

1

當年

最近,持續三個月的泰國示威,升級到了失控的邊緣。

泰國政府絲毫不顧民衆呼籲的總理巴育下臺、限制君主權力等主張,以強硬態度發佈了緊急狀態令:10月15日起禁止民衆在曼谷5人以上的集會。

5人以上都違法,21世紀了,居然還有這種操作。

民衆被這紙禁令徹底激怒,衝破了警方的層層阻攔,聚集到總理府前安營紮寨。

結果,泰國政府非但拒絕讓步,還派出了防暴警察大部隊,向聚集在暹羅廣場的示威人羣發射了水炮。在強大的水壓下,傘瞬間被擊打變形,被擊中的民衆哀嚎一片。

面對着警方攻擊,示威人羣怒不可遏,他們相互配合拆走了防護欄。民衆與警察面對面對峙,雙方劍拔弩張,怒吼聲此起彼伏。

但總理巴育依舊強硬:“我不會辭職。政府必須動用緊急法令,因爲抗議活動已變得越來越暴力……緊急法令可能長達30天,一切得看局勢發展而定。”

現任總理巴育,在2014年發動軍事政變,然後就一直霸佔總理職位。想讓他下臺,真是難如登天。

眼下的動亂,不禁讓人懷念起社會穩定、經濟繁榮的他信時代。

▲ 他信

這位被軍事政變逼退的泰國前總理,是四代華裔,是泰國首富,更是首位任期滿4年的總理。

你沒有看錯,4年就打破了紀錄,由國王統治的泰國,就是這麼任性。

2005年初,時任總理的他還帶領家人前往廣東梅州尋根祭祖。

▲ 他信英拉廣東尋根

雖已退位14年,他仍然廣受人民的愛戴,也備受君主的猜疑。去年3月底,泰王仍對他耿耿於懷,竟然撤銷了他所有勳章。

這個讓元首憤怒,讓民衆敬仰的總理,究竟是一個怎樣的人呢?

2

移民

他信出生於1949年的泰國北方城市清邁,他是第四代華裔,祖籍廣東省梅州,中文名字叫“丘達新”。

風雨飄搖的清朝末年,他信的曾祖父從廣東省梅州豐順縣移民到了泰國,與當地女子結婚後生下了兒子丘阿昌。老爺子先是在曼谷經商,後來移居到了清邁。

▲ 他信家族廣東梅州祖屋

丘阿昌繼承了父親的商業頭腦,被聘爲清邁的稅務官,並做起了絲綢生意。縱橫官商兩道的他,漸漸在泰國站穩了腳跟。

1939年,由於兒子要報考軍官學校,丘阿昌按要求改成了泰姓“西那瓦”,意思爲:循規蹈矩地做好事。從此,他們被稱爲“西那瓦家族”。

移民的生活充滿艱辛,且受到當地人的排擠。但憑着喫苦耐勞與精打細算,等到第三代的時候,他信父親奔歷在經營絲綢生意時,通過大膽引進技術實現了財富的暴漲。

有了原始的資本,西那瓦家族又通過放貸、購買土地、開設種植園等方式,成爲了當地數一數二的大家族。

不少當地的百姓,成爲了他們的僱工。有的在絲綢店工作,有的在種植園工作,還有的在電影院工作。

同當時的中國一樣,泰國有重官輕商的傳統。他信父親奔歷對經商意興闌珊,對從政則興趣濃厚,他曾發起組織了“獨立黨”,並兩次擔任國會議員。

難能可貴的是,父親沒有驕縱兒子,而是讓他信憑自己的雙手賺錢。想要零花錢,那就在假期到街頭賣雪糕,或者到咖啡店打工。

在父親的影響下,他信從小就表現出了非凡的自信與志向。

▲ 他信小時候(右)

當父親騎摩托車送他上學時,他在路上看到很多在稻田裏辛勤耕作的農民。他的頭腦中漸漸產生了一個想法,要幫助他們擺脫一無所有的困境。

如何幫助窮人呢?七八歲時,他和朋友在一個寺廟玩耍。有位僧人詢問他們長大後想成爲怎樣的人。他信的回答竟然是:“我長大後想當總理。”

一個七八歲的小孩說想當總理,自然讓人驚奇。而更讓人驚奇的是,他把夢想變成了現實。

3

首富

1966年,17歲的他信考入曼谷警官學校,雖然不喜歡法律等沒有創造性的科目,但還是以全校第一的成績畢業。

▲他信小時候

後來他飛往美國攻讀犯罪學,學成之後返回泰國投身政界。不巧的是,由於依附的勢力垮臺,他也隨之離職。

但這位富家公子並不失意,他成功娶到了泰國警察總監的女兒樸乍曼,隨後帶着妻子再次到美國深造。普通男人嚮往的迎娶白富美,對他來說只是人生的起點。

▲ 他信與樸乍曼

然而,天有不測風雲,由於父親被合夥人欺詐,家族走向了衰落。留學美國的夫妻二人,不得不省喫儉用到處兼職。

再次返回泰國後,他信投身警界成爲了一名少尉,同時擔起了重振家族的重任。但他實在不是經商的料,不僅祖傳的絲綢店歇火,賣小商品也不行,倒騰電影院時竟然賠了2億泰銖。

幸運的是,妻子在他債臺高築時不離不棄。憑藉着強大的人脈,他信獲得了向曼谷警署出租電腦的業務,從此開始了人生的逆轉。

怪不得富人奉行聯姻,這好處真不是一般的大。

▲ 他信與樸乍曼

自從賺取第一桶金後,他信彷彿打通了任督二脈,在商業的世界如魚得水。

他通過政界、警界等種種關係,申請了多筆低息貸款,拿下了許多利潤豐厚的大單,並創建了以家族命名的“西那瓦公司”。

▲ 他信

1990年,他又做了兩項大膽的決定。一是斥資200億泰銖獲得了國有電信企業20年的運營權,二是發展無人看好的衛星計劃。

結果如他預料,新興的通訊行業猶如黃金般璀璨,電視、電信、互聯網帶來了源源不斷的現金。而他提前佈局的衛星業務,幫他成就了不可挑戰的壟斷地位。

他信不僅重振了家族,而且將家族提升到了史無前例的高度。他,成爲了泰國首富。

4

出擊

與中國不同的是,泰國的政商關係很模糊。伴隨着商業上的巨大成功,他信也再次涉足政治。年輕有爲的他深受賞識,先後成爲了泰國的外交部長和副總理。

1997年,在金融大鱷索羅斯爲首的國際炒家猛攻下,一場空前的金融危機席捲了亞洲。泰國作爲首個被攻破的國家,原本繁榮的經濟陷入了負增長。

許多大企業被殺得一蹶不振,他信則勉強保住了財產,並從危機中窺見了機會。

危機本身,就蘊藏着機遇。越是兇狠的危險,所蘊藏的機遇就越大。

▲ 他信和家人

1998年,他信創立了泰愛泰黨。官商兩道的光鮮履歷,加上經濟復甦的宣傳,使他最終在選舉中獲勝,成爲了泰國第23任總理。

成爲總理之後,他一方面發展重大工程,鼓勵競爭性產業。另一方面把兒時的夢搬進現實,大力推行有利於平民的政策。

針對農民的寬鬆貸款、30泰銖的普遍醫保計劃、清邁3年內消除貧困的目標、北部地區60億泰銖的建設項目……

這些都在切切實實地爲窮人提供便利,最終實現“病有所醫、老有所養、住有所居”的口號。

僅僅上任一年,泰國經濟就增長了5.2%,迅速走出了金融危機,成爲東南亞地區經濟增長的領頭羊。

而且,雷厲風行的他,還向在鄉村肆虐的毒販開戰。

2003年他開啓了掃毒行動,一年內法外處決了至少2500名毒販。只要村民指認出毒品交易人員,確認之後就槍斃。聯合國對這種做法表示不滿,但他迴應道“聯合國又不是我老子”。

對於平常壓榨百姓,收取保護費的黑社會,他信也毫不手軟。

在他的鐵腕治理下,泰國的治安空前好轉,窮人們都拍手稱快。但另外一些人,內心越來越不滿。

5

敗退

凡事都有兩面性,當一片樹葉的正面在曬日光浴時,背面卻忍受着空虛的黑暗。

當他信把國家的資源傾斜給平民時,惹惱了上層精英和中產階級。在他們看來,那些愚昧的鄉下人,怎麼可能懂民主呢?

與此同時,他信還試圖讓警察取代泰國南部的軍隊。原本就對他不爽的軍方人員,一下子胸中燃滿了怒火。

很快,他們就勾結在一起,聯手給他信製造麻煩。

2005年底,泰國媒體大亨林明達率先發難,指控他信收取了35億泰銖的回扣,逼迫軍方購買過時的舊式俄羅斯戰機。對他信不滿的人羣迅速集合起來,一時間竟然雲集了4萬人示威。

▲ 林明達

2006年1月時,新加坡國有企業淡馬錫,以18.8億美元的價格,收購了西那瓦集團49.6%的控股權。

雖然這項交易合規合法,但極大傷害了泰國民衆的感情,這可是一個能夠代表國家的企業!

反對派當然不肯放過這種機會,指責他交易缺乏透明度、以權力爲家族牟利等。首都曼谷暴發了大規模的遊行示威,要求他信下臺。

關鍵時刻,他信想到了一個妙策:以退爲進,宣佈提前三年進行選舉。

他相信普通的民衆,一定會繼續支持他。

事實果然如他所料,在2006年4月的大選中,泰愛泰黨贏得了大北方高達七成的支持率。但在騷亂嚴重的南方,多數民衆在反對派的鼓動下棄權。

雖然從數字上贏得了大選的勝利,但空前的棄權率,使他很難湊齊500個議席的議會。這樣的政府,權威性大打折扣。

在這種僵局下,時任泰國國王普密蓬召見了他信。在一番談話後,他信宣佈辭去泰國總理職位,反對派獲得了最後的勝利。

這還沒有結束,爲了蕩平他信泰愛泰黨的勢力,泰國陸軍總司令頌提在國王的支持下,在當年9月份發動了軍事政變,指責他信爲政期間貪污無能。

貪污不好說,但無能這兩字,當真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6

遺憾

面對着軍方的指控,他信從此開始了流亡生涯。他先是跑到了日本,然後到泰國的老對手柬埔寨擔任經濟顧問。

時至今日,他成爲了歐洲小國黑山共和國的一位公民。而他本人,依然在泰國有極大的影響力。

先是妹夫頌猜在2008年成爲了總理,但不到3個月就被反對派搞下臺。最小的妹妹英拉,又在2011年成爲泰國曆史上首任女總理。

▲ 他信與妹妹英拉

還有500多萬民衆請願赦免他信,但關於他的通緝令,恐怕很難解除。

也許,絕大多數人生,都註定要留些遺憾。那個小時候的夢,他終究沒有能力貫徹到底,正如他辭職時的哽咽。

“我願意當蠟燭,燃盡自己,照亮人間,流淚並非好事。我雖離去,但仍將繼續爲民服務,以對得起投泰愛泰黨票的1600多萬選民。”

▲ 支持他信的紅衫軍

本月初,他信在迪拜確診感染了新冠肺炎,希望71歲的他能夠早日好轉。

四代華裔,泰國首富,首位任滿4年的總理。但如此強人,也改變不了泰國。

把持着軍事大權的君主,如同天空般籠罩大地,爲了鞏固權力不惜讓“民主”倒退。

一次又一次的動亂,真的能改變泰國嗎?

沒有國王的允許,恐怕很懸。

荀建國 本文來源:界面新聞 責任編輯:荀建國_NN7379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