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管虎、郭帆、路陽聯合執導,張譯、吳京等人主演的抗美援朝題材電影《金剛川》正在熱映中,上映首日票房漲勢喜人,平臺預測票房超20億,購票平臺開分9.4,演員表現都在水準線以上,結合劇情全片有着不少演技高光時刻。

整部電影人物和知名演員其實不多,但難忘的情節和場景卻太多了,與類似題材不同,《金剛川》在意義重大的主題之下藏了太多細膩的溫情,以至於這一次演員的表現極爲重要,還好他們完成度也很好,可以說撐起了半部電影。

1.劉浩、老高、小胡和女話務兵

劉浩是四川人,老高是江西人,二人爭吵起來總是飆家鄉話,互相嫌棄對方說話聽不懂,老高很是不服,舉着水壺問一旁的小兵是不是聽得懂?小兵毫不猶豫,回了一句:不渴!

小胡跟在劉浩身邊一口一個班長,十七八歲的孩子問題特別多,劉浩跟他說過橋之後的戰役很重要,贏了就可以回家了。

劉浩和女話務兵是老鄉,把人家家庭住址都摸透了,但女孩子好像對他一無所知,最後他被安排去岸邊傳信,關鍵時刻女話務員喊了他的名字,跟他說前線見。

這些角色的演員除了老高是鄧超演的,其他人都不是熟臉,在電影裏基本沒有激戰鏡頭,很多都是上面那些瑣碎的細節,拼在一起成了故事,他們演技高光就在於給予人很強烈的代入感,上一秒他們還在忙着自己的任務,可能是觀察可能是聯絡可能是隱蔽,但下一秒他們的生命就消失在炮彈之下。

在大部隊過橋前只有小胡一人活了下來,但他眼睛也被灼傷了,有關小胡的最後一個鏡頭是他站在隊友的肩膀上扛着木板做人橋,讓戰友踩着自己過橋,耳邊是他的旁白,這也是全片高潮,鏡頭掃過的都是羣演,製片人梁靜說是三百多人泡在冷水裏拍出來的。

2.關磊、張飛和高炮班

在《金剛川》上映之前,聯合編劇趙寧宇發了兩篇長文聊吳京和張譯,有趣的是聊的吳京的時候提到了張譯,聊張譯的時候也離不開吳京,爆料很多現場拍攝的細節,結合劇情看很是感人。

就像吳京本來可以任意挑選角色,但他選了戲份較少的關班長,也相當於把戲份和番位讓給張譯,他因爲道具細節制作不太對發了脾氣,編劇覺得張譯聽到了,所以正式開拍後張譯也較上了勁。

張譯角色的名字原來不是張飛,因爲想跟關磊湊上才改的名字,倆人拍戲的時候都帶着傷也受了傷,編劇也只說好演員們都是在“受傷”中漲的戲。

編劇也提到關磊和張飛之間人物關係設計極具特殊性和戲劇性,看點頗多,當時爲了不劇透他就沒細說,這回電影上了,發現不愧是編劇,一語中的,張譯和吳京二人在《金剛川》中高光時刻是沒辦法分開聊的。

哪怕吳京飾演的老關犧牲之後,張譯飾演張飛依舊是帶着他的,點都體現在細節裏——哨子、菸草、炮彈、玉米棒子和火圈。

不知道觀衆有沒有注意到,第一次擊落敵方飛機的時候,是關磊瞄準鎖定的目標,關磊因爲戰場抽菸被降職,他這次又想抽,點火的時候被張飛抽滅了,還拿走他的菸草罐子。

後來關磊犧牲了,高炮班僅剩張飛一人,他還是重傷,爲了吸引敵方飛行員注意力將其擊落,他在身後玉米地澆上汽油,爬上炮臺後回手點燃,像極了關磊點菸的樣子。

還有關磊和張飛用以聯絡的哨子,張飛吹“不對勁!”,關磊那邊會回“收到!”,這樣來回出現了幾次,張譯演技爆發在他已經預感到關磊已經不在了,可卻依舊吹着哨子奔跑過去,期待那麼一聲迴應。

吳京在首映禮的時候形容他和張譯兩個角色的關係是搶着去犧牲,如果之前沒了解到這句話,你敢信這個信息只是通過張譯和吳京的對話和一個玉米棒子就體現出來的嗎?

關磊和張飛一人守一個高炮,一個在明一個在暗,面臨着彈藥不足的困境,本來安排張飛在明,但關磊用暗處高炮還有百餘個炮彈把張飛忽悠了過去,張飛過去後只翻到了46個,高炮班的小戰士在他翻找炮彈時遞了一個玉米棒子過去,形狀和炮彈簡直一模一樣。

張飛跑回去找關磊算賬,關磊跟他說:“要不你勻我十發炮彈,也算你心疼我”,張飛瞬間就懂了,說了一句,“那成”。

張飛臨走時塞給關磊一個布包,本以爲會是菸草罐子,打開卻是那根玉米棒子,最後關磊犧牲前打完了手頭的炮彈,飛機逼近他躲也沒躲,舉起胳膊就是瞄準射擊,迎面被炸成一團血肉。

這些情節導演並沒有刻意用鏡頭語言去展示,能否被觀衆記住並有所感受,靠的全是演員發揮,也是因爲這一點,《金剛川》是一部後勁非常大的電影,也許有人因爲多線敘事對電影有所不滿,但對着演員演繹的角色卻很難說出一個不好,實在因爲他們這次演的太真,也是因爲他們演的也是真的。

【文:可可子】

本文特約發佈未經授權嚴禁擅自轉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