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音樂美術入中考,需堅決避免升學導向

針對日前“2022年藝術課程進中考”“體育在中考中的比重將與語數外同等地位”等消息,教育部相關負責人表示,目前,體育已納入中考,美育進中考也已在8個省份進行試點,體育中考將逐年增加分值,美育進中考的試點範圍也將逐漸擴大,但並沒有2022年這一時間表,2022年的目標是要開足開齊開好體育美育課程。 

要求把美育納入中考,和升學掛鉤,但不一刀切,而是給各地探索自主權,教育部的這一決策部署符合教育改革“先行先試”原則,在積累試點經驗基礎上穩步推進,也有利於完善改革方案,發揮改革的正面效應。

將美育納入中考,很多人關注怎麼考才能確保其公平、公正,但更應關注的,其實是此舉將要求所有學校開齊開好美育課,提高學生的藝術修養和審美意識、能力,進而完善其自我認知。

爲此,將美育納入中考,應重視過程評價,只要學生積極參與美育課以及藝術活動,就該獲得美育滿分。至於採取怎樣的評價方式,更能實現促進學校開齊開足美育課、給學生完整的美育教育目的,就需要各地探索適合本地區的經驗。

把美育納入中考,與把體育納入中考一樣,都遭遇“應試體育”“應試美育”的質疑。迴應質疑,就要明確政策實施的落腳點,不是真要“考倒”學生,甚至製造出美育體育培訓市場,而是要讓各地教育部門、學校重視美育,要保障學校音樂美術教師配備、場地建設,按國家規定開齊相關課程,不再任由其他學科教學擠佔美育課程和活動的時間。

這就需要推進依法治教,並探索新的評價體系。事實上,學校不重視美育體育,不開齊課程、保障課程時間,是違反“五育並舉”的教育方針的。但由於這“有利於”提高升學率,地方教育部門往往對此網開一面。要根本實現“五育並舉”,就不能寄望把所有教育都納入升學考試,而必須轉變教育政績觀,地方政府要依法治教。

前不久發佈的《深化新時代教育評價改革總體方案》明確指出,堅決糾正片面追求升學率傾向,不得下達升學指標或升學率考覈,不得將其與學校工程項目、經費分配、評優評先等掛鉤,不得通過任何形式以中高考成績爲標準獎勵教師和學生,嚴禁公佈、宣傳、炒作中高考“狀元”和升學率等。對教育生態問題突出、造成嚴重社會影響的,還將依規依法問責追責。

因此,在推進美育中考時,需要堅決避免升學導向。這需要構建新的科學評價體系。對學校而言,不能把美育中考分數作爲考覈美育的重要指標,而要聚焦學校開設課程,形成校園藝術氛圍的情況;對學生的美育評價,也要進行過程評價、綜合評價。

比如,江蘇淮安從2018年起,正式將音樂美術兩科納入中考計分範疇,每科分值5分,總共10分。考覈內容是音樂美術基本知識與基本素養,採用的是在計算機上固定題庫考試方式。據反饋,只要學校開足課程、學生認真學習,基本得分都在9分及以上,對於學生的區分度並不大,也不需佔用額外時間進行復習考試。學生的學習積極性與藝術素養都有所提高。

對於這種評價方式,有人說既然分差不大,考試有何意義?這就仍是以應試思維來看待的結果。從育人角度看,其意義在於重視學生接受美育教育的過程,只要學校開齊美育課,學生上好美育課,美育不再被漠視,改革的價值也就實現了。

簡單來說,把音樂美術納入中考,只是一個抓手,目的是以此推進基礎教育向育人迴歸,給學生完整的基礎教育過程與體驗,培養其藝體興趣,促進綜合素質發展。這無疑也是教育部對此不設時間表,而強調開足開齊開好體育美育課程的初衷所在。

責任編輯:楊傑 SN239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