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黃衫女

不得不承認,大千世界無奇不有。

相信很多飯圈的小夥伴們只見過站姐怒斥經紀公司“N宗罪”,要求雪花擁有優質資源、自己能買到更多物美價廉的周邊。

誰能想到,有朝一日粉絲還會嫌棄錢花得不夠的時候。

這類怪事就發生在近日正在準備演唱會的日本“國民組合”——ARASHI身上,其所屬公司傑尼斯居然因爲福利太多而被粉絲攻擊。

好心被當驢肝肺,傑尼斯太冤枉

作爲目前日本國民度、好感度最高的偶像團體,ARASHI在成團20年之際官宣解散,大概是2019年最刺激的新聞之一。

雖然,在當時不少粉絲都表示難以置信,甚至痛罵其中欲退圈的成員。

但隨着時間推移,考慮到5位成員年紀均35+,且在雪花圈努力爲大衆帶來歡笑已20年,慢慢的粉絲們也接納了這一事實,並打算好好珍惜最後2年的時光。

按照原本的計劃,ARASHI在2020年的工作應該是非常飽滿的,他們需要抓緊時間以組合的形式與粉絲互動,還得作爲奧運會特別大使,擔當着宣傳工作。

然而,疫情的到來打亂了很多規劃,讓ARASHI在上半年不僅延緩了不少工作,還讓粉絲失去了不少接觸雪花的機會。

這就導致即將在11月舉辦的演唱會顯得格外珍貴。

果不其然,演唱會門票一經上線就售罄,其中還有不少中國粉絲寧願自掏腰包飛到日本爲偶像打call。

原本還有不少人惋惜這次錯過買票,很難有機會看到5人的合體live,沒想到國內一知名音樂軟件竟然與傑尼斯達成合作。

首次引進了J家的live con,用雲演唱會的形式滿足千千萬萬無法到場的粉絲。

最令人驚喜的是,雲演唱會的門票價並不算高昂,還不到現場票的20%。

這簡直就是時常被忽視的中國粉絲難得一見的大福利。

可“白菜價”門票並未得到稱讚,反而有不少粉絲斥責傑尼斯把自家雪花賣得太便宜。

他們甚至指責這一行爲引發“白嫖”盛行,擔心不愛花錢的粉絲拼資源,還擔心中國票太便宜對本土粉絲、其他海外粉絲不公平。

粉絲也是消費者,何必強行站公司立場

相信不少喫瓜羣衆看到這類言論都是有點懵的,這大約是如今生活質量越來越好的徵兆吧,消費者還擔心資本家掙不到錢?

於是,在傑尼斯無辜受攻擊之時,不少網友也開始質疑粉絲共情能力是不是太強,正大光明享受福利即可,沒必要考慮如此之多。

或許是爭議聲太大,ARASHI粉絲也開始在論壇裏迴應此事。

原來,他們之所以對門票反應如此之大,原因有三個。

其一,雲演唱會門票官宣時間過晚,很多人都花錢訂了現場票,沒辦法享受更低廉的線上票。

因此,他們指責公司爲了掙錢而延遲官宣。

其二,長期以來日圈藝人的周邊、專輯、演唱會門票偏貴已是常識,甚至還有人把這類商品作爲理財方式。

由於購入門檻高,久而久之,飯圈形成了一套以“花錢定粉籍”的共識,甚至有粉絲會在討論藝人時曬周邊表明身份,以免引發誤會。

如今,低廉的雲演唱會門票一下子就把ARASHI的格調拉低,自然有粉絲會指責傑尼斯的“賤賣”。

其三,粉絲確實是真心實意爲公司考慮,雲演唱會僅針對中國粉絲,這可能引起其他人的不滿,進而導致大衆對ARASHI和傑尼斯的喜愛度降低。

而粉絲們對低價門票持有反對態度的本質,還是在於其小心翼翼的卑微心理,生怕影響了自家雪花的發展,於是寧願委屈自己。

卑微粉絲不罕見,爲追星失去自我不值得

大家可別以爲ARASHI粉絲嫌門票便宜,甚至共情到公司身上是罕見情況。

更奇葩的粉絲卑微行徑可謂數不勝數,比如前段時間觸及大衆逆鱗的BTS,不也有衆多癡情粉絲在外網帶頭道歉。

還有前段時間剛發專輯的BLACKPINK,突破女團首日銷售記錄,拿下59萬的銷量,其中47萬是中輸貢獻,然而通稿上卻只剩下美國、歐洲等字眼,這也被粉絲們默默原諒。

正是因爲一次次容忍不合理的對待、不夠合理的價格,這才導致了ARASHI粉絲好不容易擁有了一次符合國內消費水平的福利時,反而感到不適應。

這份“不配得感”讓他們怒斥公司,甚至擔憂其他地區粉絲會不高興。

其實,粉絲以父母、女友、男友的心態寵溺自家雪花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

但是爲了追星而失去自我、丟掉尊嚴、突破底線是不值當的。

不管粉絲們出於何種原因喜歡偶像,但是相信大家一開始的目的只是希望能看到他們在舞臺上閃閃發光,以此獲得滿足感。

也正是因此,粉絲們纔會熱衷於花錢,爲雪花搏到更好的資源和機會。

但大家也別忘了自己纔是明星的衣食父母,是許多唱歌、跳舞、演技都達不到基本線的偶像們能被市場關注的原因。

因此,粉絲們既不必把自己看得過重,越界操控明星的工作和生活。

也不應該妄自菲薄,爲了偶像而失去底線。

健康的追星方式應該是把關注雪花當作娛樂,在業餘時間表達關心,同時也支持他們優質的作品,但當明星的行爲已經超越法律或道德時,也能決絕地放棄。

追星的同時,過好自己的人生,才能實現真正的幸福。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