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省连云港灌云县南港镇王先生在网络上求助称,他的孩子叫王顺旭,今年23岁,因为感冒发烧在灌云县人民医院住院,“检查多项显示没有大问题,核酸检测也正常,打了一针水(四瓶),孩子就去世了。”

医院死亡证明显示,王顺旭的死亡原因是感染性休克,但家属至今不明白,孩子为何会死亡?他们希望,法医鉴定能还孩子一个公道。医院回应,“孩子的病情复杂,出现不明原因发烧,一直在查找原因。”

发烧为何会致死?

“我不知道后半辈子怎么过,我恨不得把他换回来,疼死我了。”王顺旭的父亲告诉速豹新闻网·山东商报记者,王顺旭去年大学毕业,受疫情影响,便一直留在家中帮忙,10月16号,因为发烧,曾在镇上卫生院挂水治疗。

10月17日晚,王顺旭继续发热,父亲带他前往当地县医院办理住院手续,随后继续挂水,一针四瓶。

10月18日早8点左右,王顺旭被送往重症监护室抢救,10月19日早6点多宣布死亡。

据王顺旭父亲说法,孩子挂水后,即10月18日凌晨,多次反映不舒服,连肤色都不好看了,“我找不到值班医生,医生办公室打不开,我只能找到一名护士。护士说,小孩子高烧,肤色就是那样的。”

“我很后悔,如果我当时重视孩子的情况,那他是不是不会走?”事发后,王顺旭的父亲猜测,是不是打针导致了孩子的死亡?

记者注意到,医院的死亡证明上显示,王顺旭的死亡原因是感染性休克。可王顺旭的父亲到现在也不明白,“孩子到底是感染什么了?医生告诉我是酸中毒,这个酸是哪里来的?医生说他不知道。”

家属要求公平公正

王顺旭父亲告诉记者,事发后,医生给出了两条解决方案,“一是赔偿8万元人民币,二是他们联系县卫健委进行鉴定。”我们不能接受,到现在为止,我都不知道孩子得了什么病,为什么会发烧会死亡?住院的时候,医生只是说,孩子是不是熬夜了,还要我们多给孩子多补补营养,我们现在就想求一个公平公正。”

“这事之后,他妈妈崩溃了,床都下不了。孩子去年才大学毕业,太突然了,我们接受不了。”王顺旭父亲说,“小儿子今年大一,知道他哥的事,哭的死去活来的,我们一家四口,本来很好……”

目前,王顺旭的遗体停在当地殡仪馆。王顺旭的父亲说,10月28日,法医会来做鉴定,“我们希望能给孩子寻一个公道。”

就此事,记者拨打了灌云县公安局伊山派出所电话,一位工作人员称,因为值班轮换,他不清楚此事,建议和政治处联系。当记者问到是否接到该警情,其表示,“应该是有的。”

医院回应

孩子出现不明原因发烧

记者从医院官网了解到,灌云县人民医院始建于1945年1月,2012年10月从老城区伊山路西侧迁入新院区。新院区占地110亩,总建筑面积10万平方米,设计床位1100张,开放床位736张,开设十七个病区、一个ICU病房。

就此事,记者拨打了医院24小时总值班电话,一位工作人员称,目前此事已经走尸检程序,鉴定死亡原因,“如果是我们医院的责任,医院肯定会承担,如果不是,也要经过专家委员会认定,我们现在,理解家属的心情。”

该工作人员说,王顺旭入院后,医院一直努力治疗抢救,“但孩子的病比较复杂,出现了不明原因的发烧,我们一直在寻找原因,但可能导致发烧的原因很多,确实没法一下子就知道。”

“他好像用药就退烧,不用就会发烧。”该工作人员称,“我们医院的医疗水平确实有限,我们承认,预估性肯定还是有点欠缺的,发烧嘛,临床医生估计也没想到他病情发展的这么快,如果预计了这个结果,早就请大医院会诊,或是叫他转院了。”

针对家属怀疑夜间无值班医生一事,该工作人员称,夜间医院有值班医生,包括临床医生和内外科等医生,还有护士长,“不可能出现家属说的这种情况。”其表示,“我们能理解家属的心情。”

该工作人员称,她仅了解大致情况,具体治疗和双方协商内容,其不清楚。

以下为王顺旭父亲的求助原文:

“我是江苏省连云港市灌云县南岗镇岗东村人,我孩子叫王顺旭,今年23岁,因为感冒发烧在灌云县人民医院住院,检查多项都显示没什么大问题,当晚仅仅打了一针水(四瓶),孩子就去世了。

我家孩子去年在江苏农林职业技术学院毕业,由于疫情一直在家帮家里做事。2020年10月16日,感觉孩子发烧,我就到我们镇上卫生院给孩子检查血液,CT、核酸检测都显示没问题,我们就听医生的给孩子挂了水。挂水结束以后,我们就回家了,一直到第二天凌晨,也就是17日早上大约5点,发现孩子温度又上来了,我们就又到灌云县人民医院门诊挂了水,早上7点钟左右结束回家,到下午4点多,发现孩子温度又上来了,我们就把孩子带到县医院门诊来看,门诊说建议住院,我们就办理了住院手续,又查了血液和肝功能,都显示正常,只能继续挂水。

晚上8点多吊水结束,孩子吃了医院食堂的一个包子和几口稀饭,就休息了,到了夜里12点50分左右,孩子说不舒服,我就去找护士,护士过来看了看,给孩子打了一小针,喝了红药水(布洛芬,护士说是降温的),过了一个多小时,孩子还是不舒服,我又去喊护士来看,护士叫我帮孩子量体温,显示37.9度,我看孩子温度一直下不来,就给他擦了擦身子,大约18日凌晨3点多钟,我突然发现孩子皮肤颜色不好看,跟平时不太一样,我就去喊护士,护士看了一眼,说高烧的时候皮肤就这样,然后就离开了。其实当时我们心里已经很害怕了,但是夜已经深了,医生一个都看不见、只有护士,护士说没事,我们也没有别的办法。

直到10月18日早上大约8点钟,医生终于上班了,我看孩子嘴唇已经变了颜色,就喊医生,这时候医生才开始抢救,送重症监护室抢救了一天一夜,直到10月19日早6点多钟宣布死亡。医生给的死亡证明上显示孩子的死亡原因是感染性休克,孩子到底是什么感染了?我们到现在也不知道。医生说孩子是酸中毒,这个酸到底是哪里来的,医生说他们也不知道。我可怜的孩子,这么不明不白的就死了,才刚刚大学毕业,就这么没了,我们老两口根本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我们会在后天给儿子做尸检,查明孩子的死因,我们一定要把此事追究到底。

从10月19日凌晨6点多,儿子宣布死亡,一直到当天下午2点钟,医院不管不顾。现在他们给了两条路让我们走:一是赔偿8万元人民币;二是他们联系县卫健委进行鉴定。我们是肯定不会接受8万元赔偿的,我儿子死得不明不白,我们一定要为儿子讨回一个公道。从18号凌晨3点左右,我们就已经向护士反映了儿子的情况,护士不管不顾,好几次都是在玩手机,夜里医院也没有一个医生,直到第二天早上才开始抢救,医德何在?也希望我们市卫健委或县有关部门监督一下,我们人微言轻,帮帮我吧!”

速豹新闻网·山东商报记者 孙倩

速豹新闻网·山东商报编辑 王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