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来源:Unsplash

在最新的官方统计数字中,69万个5G基站在全国已经完成建设,而在终端用户方面,已有1.6亿户用户形成终端连接。备受关注的中国5G建设在动荡不停的2020年年终前超前完成预期任务,为5G注入了一阵强心剂。

在5G基站如火如荼的建设的同时,在5G关键零部件领域也诞生了相当多的创新公司。圣治光电2019年底完成的新一轮B+轮数千万元人民币融资,由云启资本领投,老股东跟投。据了解,该公司主打高端光无源器件、光模块、子系统设备设计的整体解决方案,该公司总部位于上海,如今在常州武进开发区与营口沿海产业基地分别兴建了两家大型生产基地,以南北夹击之势占领市场份额。

眼下,在社会上仍然弥漫着“5G是否是过渡型技术”的讨论中,作为行业内人士,圣治光电CEO龚婧瑶判断,5G毫无疑问将成为未来千亿美元增量市场的核心驱动力。而在此之中,作为5G建设和维护过程中的核心零部件,光通信产品能否实现自主化以至于推向全球,会在而后的全球5G竞争中扮演重要角色。

与其说,4G加速了阿里巴巴等公司的成长,不如说,未来5G的发展会诞生更多阿里巴巴。在龚婧瑶看来,5G不应该被看作一种“过渡型”技术,她认为VR/AR、智能家居、物联网等行业都需要5G来完成底层基础设施的改造。

在5G行业内部的众多行业研究中,一个数字表明了未来发展趋势:即5G基站数量将是4G的至少4倍。从这个角度上说,5G所支持的新增市场容量将远超4G所能赋予的,目前为止,其在包括智慧城市、物流、自动驾驶等行业的赋能已在让上述行业获益。

从发展顺序上,与5G基站最为相关的IDC数据中心将会迎来第一波发展。龚婧瑶认为,伴随传统企业上云已成为普遍共识,线下和线上加速融合之势形成之后,由于数据量和存储之间的矛盾日益显化,底层基础设施会先进行升级。

业界普遍认为,5G的建设周期会持续5-8年。由于光通信在电信市场中的地位举足轻重,其在应用场景中遍布在基站、接入网、骨干网和城域网等诸多领域。所以,5G的升级改造的同时,也势必会对光纤传输进行持续地升级和改造,而市场对于光通信的核心零部件需求会一直处在“刚性需求”的范围之内。

5G是大势所趋,自不必说。不过,客观来看,光通信设备虽在飞速发展过程中,但也遇到了一些问题。在光芯片、光器件/光模块领域,目前来看,我国仍然处于追逐者的位置。而在光通信核心高端芯片领域,仍然需要大量进口。目前来看,在器件领域,有源器件正在逐步缩小与国外的差距,而高端无源器件已实现相对的技术领先。作为国内的光通信器件厂商,圣治光电的产品主要在后者。

龚婧瑶认为,圣治光电作为一家专注于无源高端产品的厂商,在无源光通信器件上拥有一定的核心技术壁垒。目前,该公司的主要产品不光针对国内市场,还获得了包括美国、日本、韩国等国家在内的国际主流市场青睐,在同类型产品中,圣治光电已获得韩国50%的市场份额。她对钛媒体这样说:“日本的通信产业要求极其严格,我们的产品获得日本的认可,本身就说明了我们产品质量确实具备优势。”

目前,在国内外,除一两家企业外,圣治光电在产品质量上拥有相当大的话语权。在国内主流市场的招标环节,该公司屡屡有所斩获。基于对前沿技术的布局和投入,圣治光电的产品可以保证极高的通信信号传输的稳定性,而在生产制造环节,对比同行业70%左右的良品率,该公司可以做到98%,实属难得。

在面对钛媒体的问题时,龚婧瑶坦露:“硬科技是不允许在研发上有任何偷懒的,从2013年开始,圣治光电潜心投入技术研发直到现在被市场的高度认可,是需要国际技术走向的前沿性嗅觉和多年的行业沉淀,硬科技不能急躁!我们将在接下来的产品研发方向持续投入。”

另外,龚婧瑶在履历上任职过投资银行和产业资本的职业分析人员,这在很大程度上帮助到圣治光电在行业的敏感度、业务、资本导入和企业运营上的正确判断,带领团队不断走向强大。和众多早期公司一样,在圣治光电创业之初,其看好光通信设备的小型化趋势,为了降低创业风险,开发其小型化产品,如今的市场反馈正好证明了当初团队的判断。

在早期产品的研发中,圣治光电很看重国际主流技术趋势的发展。目前,圣治光电将创始团队具备的国际化视角发挥到极致,打造一支国际化团队,也被龚婧瑶提到了其企业的战略层面加以实施。

从创业初期的20多人的创始团队,再到行业领先,在硬科技创新公司领域,圣治光电用时不长。从财务数据上讲,该公司在2015年的试生产与销售业已实现1000多万元的营业收入,自2017年引入一级市场投资人至今,营收实现了数倍成长。

目前,圣治光电已逐步在全球范围内整合研发力量,龚婧瑶希望能够在光通信领域内更好地实现产品的国产自主化。现在,圣治光电正积极地在全球铺设新的管理架构,以对冲未来国际间不确定因素所带来的风险。另外,在龚婧瑶的思考中,布局国际还能够更好地利用人才和保证技术的长足进步。

在人才培育问题上,圣治光电还有着更长远的考量。其已经与高校合作在自己的生产基地建立产学研基地,以保证行业人才的持续输入。龚婧瑶对国内的人才培育方面有着乐观估计,她认为,国内不乏光通信领域人才,足够保证这家年轻的公司应对国际竞争。

自2013年公司注册、2015年实现试销售与生产,圣治光电完成第一个七年的轮回,在光通信行业飞速发展的今天,这家公司已在规划上市时间表。以圣治光电为例,想必在未来的时间内,5G行业将会催生出更多的独角兽和准上市企业。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