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紘对嫡长女华兰的疼爱实际上远不如对墨兰的偏爱。

《知否》原著里说得很明白:墨兰算是盛紘和林噙霜的爱情结晶;华兰是盛紘的第一个孩子,红狼十分重视。但是仔细分辨,他对两个女儿的爱却大有不同!

盛紘对墨兰可以说是无条件的爱

盛紘对墨兰可谓舐犊情深,墨兰在家里作天作地,脾气也不好,还喜欢斤斤计较,盛紘却觉得墨儿人品贵重,是个好孩子。这就是亲爹滤镜!即使墨兰小妇做派,和妹妹们争衣服首饰抢吃食,他也觉得是墨兰作为庶女受了委屈,真心实意心疼这个女儿。

反观,盛紘对华兰和明兰称赞喜爱,则是因为这两个女儿乖巧懂事,漂亮省心(虽然明兰的是被迫装出来的);如兰娇蛮任性,还有些草包,惹得麻烦多了些,盛紘就有些不待见如兰。

更因为盛紘偏爱小妾林噙霜,厌烦大娘子,如兰很少得到盛紘的怜爱,甚至如兰被墨兰欺负陷害了,盛紘不仅不听如兰解释,还狠狠责罚她。

盛紘对嫡长女华兰的宠爱是有条件的

盛紘对华兰从小就寄予厚望,因为华兰漂亮体面,会盘算(这一点她很像盛紘),小小年纪就会管家(这一点是王大娘子对女儿的精心培养);作为王家外孙女,盛家优秀的嫡女,华兰注定肩负重任,要联姻嫁入豪门:

华兰很能干,不仅给盛家长脸,更能给父兄仕途铺路;还可以在贵妇圈给弟弟妹妹们赢得好的口碑,将来弟弟妹妹成家都会有更好的资源和选择。所以,华兰和长柏这一双儿女,绝对符合盛紘的理想,更是他实现盛家复兴大计的优秀继承人。

因此,红狼在华兰和墨兰的婚姻上,给了华兰荣华富贵和婆家的刁难委屈,给了墨兰实惠舒适和前程安稳(可惜墨兰不理解父亲的一番苦心)。

在盛家的四个女儿里,盛紘偏爱程度是:墨兰》华兰》如兰=明兰。盛紘把重视给了华兰;把疼爱留给了墨兰;而明兰小可怜几乎没有得到父爱。

华兰嫁的体面,但婚后生活很不易华兰的婚事,好在于她的夫君袁文绍非常优秀,更有一个伯爵府可以依靠。所以,无论袁文绍是否仕途顺利,有华兰这场联姻,荣华富贵都是稳妥的。但是华兰的婚姻没有里子,婆婆偏心刁蛮。原著里,华兰成亲后房里塞了十几个小妾,各个都不安分生是非;

华兰刚生了女儿就被婆婆强求管家,因为此时伯爵府有亏空,华兰婆婆舍不得大儿媳妇(她的亲侄女)受累,华兰管家不仅伤了身体难以怀孕,更赔了不少嫁妆填补亏空;如果不是盛家祖母请贺老太太给她调理身体,华兰那就是王熙凤的命运,累坏身体生不出儿子,年纪大了找茬被休掉!

即使华兰后来生了儿子,也被婆婆抱走;夏天故意不派人精心照看孩子,结果夏日里未燃尽的香灰,害的华兰儿子差点被烧死;

这些盛紘看得很明白,因此墨兰和梁六郎生米煮成熟饭后,得知墨兰只能嫁入伯爵府梁家,他哭着对林噙霜说过:“你只知道伯爵府富贵,却不知里面的凶险!”

盛紘是真的心疼墨兰啊,他怕墨兰再吃华兰吃过的苦头。但是盛紘对于华兰的苦难,并没有实质性的解决措施,嫁入豪门的华兰,不可能跟着丈夫自立门户(顾廷烨真的是特殊情况),也不敢提出和离,否则妹妹们嫁不出去。所以,华兰嫁了豪门,为了娘家只能苦苦挨着,直到后来大姐夫袁文绍很多年后看清他母亲嘴脸,不再愚孝,华兰日子才好过一些。

盛紘给墨兰议亲,父母爱子,计之深远。

盛紘明明知道林噙霜想让墨兰攀附豪门,他却阻止了,这就是为墨兰的幸福负责。并迅速从自己的门生里挑了最后出息的文炎敬作为准女婿。

这个文炎敬,出身寒门,很有才干,善于慧眼识珠的长柏和盛紘都看好文炎敬,日后少不了对文炎敬的提携。文炎敬娶到盛家庶女那也是高攀,又受到盛家提携自然能对墨兰敬重喜爱;此外,文炎敬没有父亲,作为长子他自己支撑家庭,在家地位高说一不二,如果墨兰嫁了那在家里自然地位高。文炎敬腹有诗书和有才情的墨兰可以琴瑟和鸣,简直连墨兰的喜好心意都照顾到了。

退一万步说,就算文家婆婆敢欺负墨兰,林噙霜这个贵妾都可以去寒门文家手撕恶婆婆,不同于华兰嫁入豪门深似海回娘家就被婆婆唠叨,墨兰可以随便经常回家,逢年过节盛紘林噙霜和墨兰长枫关起门,才是亲亲热热一家人。

而原著里文炎敬果然是飞黄腾达,成了二品大员,可惜墨兰浪费了盛紘的一番打算。反而捡漏嫁给文炎敬的如兰过得极好,最后还得到诰命。可见盛紘挑给墨兰的文炎敬才是“乘龙快婿”,如果墨兰真听话嫁过去,好好过日子,那绝对会比华兰幸福很多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