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又來推薦小說啦,晚上在家太無聊了對吧?接下來我會給大家帶來一些超好看的小說。標題小說爲第四本。希望各位品貌非凡,英俊瀟灑,傾國傾城的小哥哥小姐姐如果覺得有用的話就小編的文章點個贊加個關注喲。

《攝政王總想拐哀傢俬奔》作者:雲初月

簡介:

容熙剛一穿越就撿了個金飯碗,進宮做太后。 錢多、事少、福利高,獨居守寡不用伺候丈夫,還白撿一個兒子終生可靠。 天吶,還有比這更好的事兒嗎? 容熙簡直欣喜若狂,二話不說收拾包袱就嫁進了宮。 小丫鬟在後面哭着狂喊:“小姐,難道你忘了當年大明湖畔的攝政王了嗎?那是你的未婚夫啊!” 容熙:“……” 穿越第一天,我就成了一個始亂終棄的渣女。 我的前·未婚夫很不好惹,顏值一流,武力比顏值更一流,動不動就想滅掉我。 我本來以爲我最大的困境是怎麼在他手上活下來,但後來我發現不是這麼回事。 呵呵。 尊貴俊美的攝政王大步而來,每日一問:“太后,請問今天您願意與本王私奔嗎?”

精彩片段:

容熙氣得一佛出竅,二佛昇天,正要罵人,那杜雨薇卻受不住這個屈辱,顏面而泣,飛快地拋開了——

所以她這是有理說不清了?容熙氣得幾乎要暈過去了。

“太后娘娘,念在本王一片赤誠,不如跟本王私奔吧?”穆歸宸氣走了杜雨薇,見容熙臉上嫌棄又無奈的神色,惡趣味一下子上來,竟然一把抓住了容熙的手臂,語出狂言道。

容熙倒抽了一口涼氣,這會兒也顧不上得罪他不得罪他了,咬牙切齒地伸出腳,狠狠踹了穆歸宸一腳,罵道“神經病!變態!”

說罷,她抱着小皇帝,飛快地往椒房殿跑了過去。

痛得呲牙咧嘴的穆歸宸“”

容熙抱着小皇帝,喘着粗氣,回到了椒房殿。

先一步將那盆植物生長素偷偷倒掉的綠綺已經先一步回來了,見了她這個模樣,急忙問道“太后娘娘,你這是怎麼了?後面有狼追你嗎?”

容熙咬牙切齒道“不是狼!是狗!一跳哈巴狗!”

《攝政王,你家王妃超有趣》作者:自暖

簡介:

前世是女漢子,穿越後還要假扮真漢子。許桐命苦,雖貴爲神侯府“嫡公子”,卻不受親爹待見,一不留神就被髮配到攝政王府中做內應。傳說,攝政王長得青面獠牙,嗜血且暴戾。許桐求生欲強,幾次三番逃命。侍衛:“王爺,神侯府的內應又開始活動了。”某王爺脣角一勾,“引到我房裏來。”侍衛:“王爺,她已經在你牀上躺下了。”某王爺:“……”許桐:“攝政王果然是彎的,要不然怎會喜歡我這個男人……不行,我既然逃不出去,就必須抱緊這條保命的大腿!”

精彩片段:

“靚仔,拜託接我一下。”

下墜之餘,許桐對着那尊白玉無瑕大聲求救着。

隨着腦海中那副帥哥立刻飛身接住她,在空中慢慢旋轉的浪費畫面,許桐眼睜睜的看着那男人堅定不移的向後移去的身體。

撲通一聲,許桐的後背重重的拍打着水面,隨即整個人就被淹沒在水底。

咳咳咳……

被迫嗆了好幾口水,她的腦袋才從水底冒出來。

這古代的男人到底有沒有一點紳士風度,自己都開口求救了,他怎麼能忍心拒絕?

“喂,你……”

胡亂扒拉了一下臉頰的水,許桐本想來個“興師問罪”,但隨着目光所及之處,滿腔的憤怒隨即化爲烏有。

好一個俊雅秀極,美冠如玉的美男子!

冷若冰霜的一張臉,隱隱透着絲毫不願隱藏的憤怒,縱是如此,依舊美的讓人移不開眼,真可謂是美男中的上上品!

這輩子能碰上這麼一個極品帥哥,死而無憾了。

“帥哥,你好,我叫……”

“噗……”

一口溫熱的鮮血迎面撲來,許桐下意識閉上雙眼向後閃躲了那麼一下。

即便如此,還是被噴了整整一臉。

自己何曾這般狼狽過,許桐體內的暴力因子極速飆升。

但一想到是帥哥的鮮血,在噁心許桐也忍了。

隨手扒拉了一下滿臉的鮮血,許桐一往無前的繼續未完成的搭訕。

咦?

人呢?

《攝政王的小福妻》作者:二更尚早

簡介:

一朝重生,衛榕從武安公府的二公子,成爲了古往今來的一代女相。 復仇虐渣,處理朝政,兩不誤。美名流外,引得諸國使臣前來膜拜,更有甚者拿出十座城池作爲敲門磚,想要一睹芳容。 有人放出話,十座城池也拿得出手?起碼要半個外邦國! 這諾大的口氣傳到了友鄰耳中,狠狠心,割地雙手奉上。 攝政王得知此事,壓着夫人於榻上,陰測測的勾起脣角:”半個外邦也配見你?“ 衛榕頭皮發麻:”不知道,不是我,沒聽說!“

精彩片段:

“叩叩叩!”

門口響起敲門聲,“睡了嗎,是我。”

衛榕皺眉,對着清歌打了個手勢。

今日厲禎霖說的那句話,讓她很生氣,雖然知道他說的是事實,但依然很生氣。

清歌會意,立刻揚聲對着門外道:“厲公子,我家少爺睡下了,您有什麼事嗎?”

話音剛落,房門就被人砰的一聲從外面踹開。

厲禎霖站在門口,看着衛榕的眼神充滿嘲諷,“睡了嗎?”

衛榕有些尷尬,對着清歌打了個手勢,清歌趕緊低頭退出了門。

“這麼晚了,不知厲公子有什麼事嗎?”

“明日我要去醉江樓宴請個朋友,你陪我一起去。“

衛榕皺眉:“這不太好吧,既然是厲公子的朋友,那我去了算……”

“既然是我的朋友,所以纔要你去。”

厲禎霖冷冰冰的打斷衛榕的話,狐狸眼泛着從未見過的凌厲。

衛榕垂頭:“好,明日我去南苑等厲公子。”

“以後若再被我發現你躲着我,你我之間的交易到此終止。”

“是,衛榕明白。”

《攝政王,哀家喫定你了!》作者:顧七七

簡介:

蘇清歡百年之後,聽到盜墓賊議論自己和攝政王的緋聞,硬生生被氣活過來。這一世,她發誓要讓那個毀了自己名譽的雲毅騰好看。然而,幾番爭鬥下來,她忽然發現,傳說中鐵血無情的攝政王,嗯……怎麼是個無賴。

精彩片段:

蘇清歡看了看這簡陋的寺廟廂房,猜想依雲毅騰的性子,必然要來看她笑話。

怕是此時就藏在這附近某處,擎等着她與林瑾乾柴烈火,做出有辱先帝,有辱大周皇室臉面的醜事來!

最好抓住機會將自己一劍斬殺,既師出有名,又除掉了自己這個心腹大患。

蘇清歡冷笑一聲,站了起來。既然你雲毅騰想看戲,哀家又何必吝嗇,叫你白跑一趟呢?

她閒適地走到林瑾的面前,伸出纖細白淨的手指輕戳着林瑾的胸口,語調曖昧:“林大人,怎麼不擡頭看看哀家?”

林瑾面容冷峻,頭低得更狠了。

“外面盛傳,哀家看上了林大人,想要林大人進哀家後殿,做哀家男寵?林大人意下如何?”

林瑾狀似無措,連連後退,言說不敢。

蘇清歡緊追其上,言行誘惑:“現在滿朝文武,誰不知道,林大人與哀家之間的首尾?那流言蜚語傳得沸沸揚揚,好似人人親見一般。若不將此事做實,哀家可着實委屈透了。”

林瑾側身,躲開蘇清歡素指搭上自己肩頭的動作:“娘娘慎行!”

一牆之隔的雲毅騰,透過隱祕的縫隙窺視到兩人的親暱,怒意蒸騰,心中大罵:“蘇氏yin婦!不知廉恥!真敢做出此等醜事,把先帝放到哪了!”

雲毅騰不知自己爲何如此生氣,恨不得衝到隔壁,將兩人拉開,將林瑾痛打一頓!

而蘇清歡可不知道自己將雲毅騰氣成什麼樣,只是想到可能雲毅騰正在看着兩人,戲癮頓時上來,誇林瑾的同時,將雲毅騰一頓狠貶。

蘇清歡纖指在林瑾的胸口隨意劃拉:“林大人的肌肉線條真是結實啊,這張臉也比攝政王的俊美得多!攝政王那樣的粗野蠻夫,看一眼就讓人倒盡胃口,還是林大人好相貌!”

林瑾口稱不敢:“娘娘謬讚了!”

雲毅騰聽這話,在暗地裏氣得半死:“本王怎麼可能比不過一個小小的神都衛指揮使!哼,蘇清歡,你個笨女人是瞎了狗眼嗎!本王比不過林瑾?哈哈,沒得他俊美?哈哈哈~滑天下之大稽!”

看到這裏本期的書單就分享完了,有你喜歡的類型嗎?如果沒有也沒關係,可以關注小編主頁查閱更多往期精彩內容,好啦本期就先聊到這,我們下期不見不散!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