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地方強校湧向省會,這些高教弱省能否逆襲?

名城名校

互相成就

大學出走,兩股潮流。一者中西部985爲尋求發展,向東部沿海地區遷移。二者地方強校集中向省會遷徙,壯大一些高教窪地。

第二股潮流近來訴求頻頻。在山西,位於晉中的山西農業大學將註冊地變更爲省會太原,位於臨汾的山西師範大學欲與太原師範大學合併;在河南,位於開封的河南大學在鄭州建設龍子湖校區;在安徽,有訴求將位於馬鞍山的安徽工業大學和位於淮南市的安徽理工大學遷址合肥……

西學東漸,中西部985高校在東部布點,讓名城名校互相成就。一些高教弱省的地方強校遷址省會,能否遵循相同規律1+1>2呢?

堂堂省會,一所一流大學都沒有,太原如斯。

太原只有一所一流學科建設高校太原理工,今年網紅教授鄭強空降太原理工擔任黨委書記一職,接着與企業合作共建的20個研究院批量揭牌,怒刷了一波存在感。

除了太原理工,太原其實還有一所中北大學,被譽爲“人民兵工第一校”,一所山西大學,20年來始終在困境中尋求突圍。據《山西日報》消息,11月5日省委常委會召開會議,指出重點建設山西大學、太原理工大學和中北大學三所學校。

還有一批省字頭的高校實力不弱,但是不在省會太原,比如創建於1907年的山西農業大學,主校區位於晉中;以及位於臨汾的山西師範大學。

9月底,山西農業大學低調透露註冊地更改消息,正式將註冊地變更爲省會太原。針對山西師範大學與太原師範學院是否合併一事,8月11日山西省教育廳答覆稱,正加強與教育部的溝通,積極爭取政策傾斜,全力推動工作開展。

同樣位於高等教育中部塌陷區,河南在首輪雙一流建設名單中成爲贏家,211鄭州大學入選雙一流大學(B類),百年名校河南大學入選一流學科建設高校。不過,對高考報名人數超過百萬的河南來說,名校還是太少了。

2019年河南大學龍子湖校區南大門正式落成。今年5月初,鄭州市委書記徐立毅表示,希望河南大學以鄭州校區建設爲抓手,支持鄭州發展。

另一中部省份安徽,雖然坐擁985中科大,但與長三角其它省市如江蘇、上海相比,還有再創地方高水平大學的訴求。

9月29日,網友在人民網地方領導留言板塊的建議得到了安徽省教育廳的迴應。建議提出,將有一定實力的地方特色型大學,遷址合肥或者在合肥建立新校區。

安徽實施長三角區域一體化發展,離不開優秀的高校建設。建議認爲,合肥擁有中科大、合工大、安徽大學仍然不夠,扶持其他基礎較差的高校如建築大學、合肥學院等,成效又太慢。

名城,名校,互相成就。省會的首位度,地方強校的辦學實力,相互借力。

湖北亦是中部省份,省會武漢卻是高教名城。GDP佔湖北1/3的武漢,擁有普通高等學校129所,無論是本科還是專科高校數量,都超過了湖北其他地市的總和。

中國人民大學評價研究中心主任周光禮告訴中國新聞週刊,大學由一個傳統的封閉系統走向開放,那麼大學跟城市之間的互動關係會非常密切,名校和名城相互建構肯定是沒有問題的。

周光禮認爲,在開放系統下,強調大學要與區域經濟發展相互耦合。對城市來說,產業要轉型升級,現在進入知識經濟時代,一座城市的發展都建立在知識創新的基礎上,有大學纔會有知識創新。在這個過程中,雙方容易達成共識。

河南省會鄭州,常住人口突破千萬人,2018年邁入GDP“萬億俱樂部”。列數河南省字頭的高校,河南大學在開封,河南理工大學在焦作,河南師範大學在新鄉。

在全國第四輪學科水平評估結果中,河南理工大學安全科學與工程學科進入全國A類(A-)學科,成爲河南省屬高校唯一進入全國第一層次的學科。河南理工大學也是全國煤炭高校進入A類學科的三所高校之一。

再看安徽,安徽工業大學在馬鞍山,安徽理工大學在淮南,安徽師範大學在蕪湖、安徽財經大學在蚌埠。有人說,合肥心裏苦。

在中國科教網公佈的2020-2021年財經類大學TOP20中,只有安徽財經大學、東北財經大學不在省會城市,不過東北財經大學在大連。

周光禮指出,高等教育普及化之後,政府對大學撥款所佔辦學經費的比例會越來越低,大量的經費都需要依靠學校自己去籌措。

在高等教育普及化時代,如何極大地擴充資源,已經變成關係到每一所大學生存與發展的關鍵問題,無論是向東部沿海省份遷徙還是往省會搬遷,都是爲了資源。

在此背景下,“西學東漸”也已經成爲一股趨勢。西北工業大學、西安交通大學、電子科技大學、蘭州大學、四川大學、重慶大學和西北農林科技大學7所985,全部在近兩年內有明確動作。

同濟大學教育評估研究中心主任樊秀娣告訴中國新聞週刊,兩股潮流說明現代社會高等教育已自覺或不自覺地深受外部社會的影響,中西部985或三四線城市的本科院校發展受到區域相對弱勢的制約應該是不爭的事實。

樊秀娣認爲,從更廣闊角度看,高校不再是象牙塔,大學需要與區域經濟科技的深度交融中去發展。中西部985或三四線城市的本科院校往發達地區“挺進”,也是一種順勢而爲的發展潮流。

事物總有兩面性,強省會愈強,弱地市愈弱。

樊秀娣認爲,地方強校遷址省會,可能對相關大學的階段發展有利,也會進一步加劇地方教育發展的滯後。一言蔽之,不利於實現均衡、科學、充分發展的教育目標。

教育部對政協十三屆全國委員會第一次會議《關於加強全國高校佈局頂層設計的提案》的答覆中表示,高校搬遷涉及高校辦學重要事項變更和高等教育佈局重大調整,對此秉持審慎態度。

針對安徽工業大學和安徽理工大學遷址合肥的建議,安徽省教育廳迴應稱兩校尚無遷址打算,因爲兩校是統籌考慮落實國家和省重大發展戰略、區域和省經濟社會發展需要、高等教育資源結構佈局等各方面因素後設立的。

然而,三四線城市尤其是中西部的三四線城市,很難支撐一所高水平大學的發展。一來經費始終是制約大學發展的重要因素,二來區位劣勢更加重了生源師資流失的困境。

這一現象東部省份也難避。2018年江蘇全省一般公共預算教育經費中,分攤到鎮江市的還不到南京市的1/7。江蘇大學2019年畢業生數據報告顯示,留在鎮江的本科畢業生佔比僅爲21.74%。

地方辦大學的出路在哪裏?樊秀娣認爲,面對這樣的教育發展格局,需要在加大對省會教育投入的同時,利用地方高校“挺進”契機,通過各種政策條件,帶動地方教育和經濟的發展。

周光禮認爲,中國這麼大,不宜一刀切。在經濟、社會發展非常發達的東部沿海省份如廣東、江浙一帶,有些縣級市的財力足以支撐一所高水平大學,可以在縣域佈局。985高校西北工業大學今年在蘇州太倉市落戶異地校區,中外合辦大學崑山杜克大學已經在蘇州崑山市成立8年了。

21世紀教育研究院院長熊丙奇認爲,普及化時代的高等教育,需要優化結構佈局,以職業教育爲定位的高校辦在地市和縣上,其實大有可爲。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