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总栾云平在德云社众位师兄弟心目中,那是特别有威望的一个人,曾经斗笑社播出的花絮里,有这样一个小情节。

整蛊朋友同门逗趣,互相拿别人的手机发一个朋友圈,最后达成请朋友来现场看相声演出的目的,烧饼拿孟鹤堂的手机发朋友圈。

文案内容是我的万朋,有没有朋友借我一万先用用,能借私聊,求各位了。这条借钱的朋友圈让孟鹤堂的手机马上成为了热线。

一支穿云箭,千军万马来相见,孟鹤堂的人缘特别好,其中刘九儒也打来电话,刚一接通没等说话,孟孟两个字劈头盖脸的卷了过去,滚蛋,麻利挂断电话,逗得在座的各位哈哈大笑。

孟孟想想不能这么对人家,又回拨过去,刘九儒兴师问罪的话传了出来,我就想问问,刚才的滚蛋谁说的?孟鹤堂没有想好怎么回答时,栾副总背锅,副总接话,我说的,栾云平说的。

孟鹤堂随声附和,栾云平说的,副总大名特顶用,刘九儒一听是副总说的,立马卑微,给副总问好,连声说栾总好。

在德云社威慑力很大的栾副总,于11月22号,因为化了个妆,本着不浪费的原则,发了一个自拍照,他说不发感觉特冤,应该是正在录什么节目,或者是参加一个什么活动,有感而发。

图片上,总队长坐在车里,阳光洒在他半张脸上,一半亮一半暗,形成明暗强烈大反差。他化了浓浓的眉毛,也做了新发型,很帅气。

众位师兄弟们纷纷过去评论,与栾副总互动,热评第一的位置被于谦大爷抢去了,他评论栾云平的这张化妆照说,化的有点像周九良了。

周九良在线认亲戚,他也来互动,都说我们哥俩像龙凤胎,副总回应九良,我是老姐姐,栾美娜又一次被认领,副总不当哥哥只当姐姐。

本来气氛很好,同门师兄弟之间,在于谦大爷的领头下,互相开一开无伤大雅的玩笑,逗一逗,有爱互动,娱乐你我他。

殊不知副总的化妆照,竟然引出一场小风波,这场小风波的开始,要从周九良说起。

栾云平去于谦大爷转发的微博下,互动评论,说自己是合着越化越差劲,就这句话引发了喜欢周九良观众的强烈不满,是风波的源头。

由此导致了于谦大爷微博下的画风跑偏,一部分人觉得副总不能这么说话,抖的不是高水平的包袱,让他有空多研究研究业务。

还有人让栾云平学学怎么说话,这么大岁数动点脑子,甚至部分人质疑栾副总的情商,说他没有自知之明。

更多的网友是客观理智的,说这是人家师兄弟之间的互相调侃,这样过来夹枪带棒劈头盖脸的说副总,就是给九良拉黑路人缘。

师兄弟之间说话比较随便,因为没有外人,都是自家人,所以也就没有那么多讲究,不需要仔细斟酌。

风波里,无辜的是当事人之一周九良,上一次师父问过周九良,听说你的粉丝骂小孟骂的狠着呢。九良马上否认,我可不知道,那不是我粉丝。

这一次为平息风波,橘猫又一次勇敢站出来,他发了自拍照,告诉干爹于谦,参考资料在这儿,总队长认为,周九良化的有点像栾云平。不是你像我就是我像你,小哥俩儿长得连相是肯定的了。

郭老师说,人红麻烦多,有个一大三大的现象,人的名气大了之后,开销大压力大是非大。一点小事儿也能闹得很大。

副总化个妆都能引出一场小风波,只说明一个问题,他们都红了,压力大是非大,赚的多所承受的压力和辛苦也多,这些经历都会变成滋养他们继续成长的能量,让他们在相声舞台上走得更远,继续闪闪发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