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清華公管學院院長江小涓:5G等新技術將創造多個千億級新消費,中國需積極參與全球網絡與數字治理

11月23日上午,世界互聯網大會·互聯網發展論壇(以下簡稱“世界互聯網大會”)在浙江烏鎮開幕。本屆世界互聯網大會以“數字賦能 共創未來——攜手構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爲主題,共設置2場主論壇及5場分論壇。

南方財經全媒體記者在烏鎮現場獲悉,互聯網大會首場主論壇聚焦“數字經濟與科技抗疫”,清華大學公共管理學院院長江小涓在主論壇現場圍繞“數字經濟發展與合作助推全球經濟復甦”議題發表演講。

江小涓表示,網絡和數字技術是此次中國抗擊疫情取得重大戰略成果的決定性因素,同時疫情的發生也倒逼網絡應用實現進一步普及和深化,擡高了數字經濟進一步發展的起點。

她指出,未來5G等新技術的應用將持續創造出多個百億級、千億級的新型消費,推動數字消費實現新突破。同時,在許多領域,數字化生產的加速已經開始,傳統的資源配置方式已經或即將被數字化配置方式所取代,全鏈條、全要素資源配置效率得到提升,新的產業融合形態逐漸形成。

爲加快推進網絡和數字經濟,江小涓建議,政府應促進數字消費應用落地,並持續推進高水平數字基礎設施建設,推動中小企業“入網接鏈”,同時利用數字技術更有效提供公共服務。此外,江小涓強調,應引導形成數字技術應用基本原則,對數字技術進行有效監管。

以下爲江小涓演講全文(略有刪減):

這次大會時機關鍵,意義非凡。中國抗擊疫情在較短時間內取得重大戰略成果,網絡和數字技術是一個決定性因素,同時這次抗疫也促進了網絡應用更普及、更深化,加快了經濟社會向線上遷移的速度、廣度和深度,擡高了數字經濟進一步發展的起點。

當下,中國的疫情防控仍然不能放鬆,全球疫情控制仍然是緊迫需求。依託網絡空間,各國可以及時、有效、低成本地分享抗疫經驗和相應的科研成果,國際社會可以同舟共濟,共同應對這場全人類與病毒的鬥爭,爭取早日走出困境。現在,中國已經踏上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的新徵程,數字與網絡技術的發展應用都要適應建設現代化國家的新要求。

首先,數字消費將有新突破,助力擴大消費和內需。有觀點說,互聯網上半場即數字消費已經見頂,這是沒有看到新的消費前景。5G等新技術的應用和新商業模式的創新,將持續創造出多個百億級、千億級的新型消費。

數字消費生態將跨界成長,一站式提供智慧家居、智慧出行、智慧學習、智慧娛樂、智慧健康等網絡和數字服務。依託產業互聯網,消費者、企業和各種生產要素彼此連結,不斷挖掘用戶需求圖譜,同步迭代,實時互動,動態滿足用戶需求,前景十分廣闊。

第二,數字化生產將全面推進,助力高質量發展。數字化生產的加速已經開始,智能製造系統依託於傳感器、工業軟件、網絡通信系統,形成新的“物-物”、“人-人”和“人-機”的交互方式,實現人、設備、產品、服務等要素和資源的相互識別、實時聯通,提升全鏈條全要素資源配置效率。同時,數字化融合將加速推進一、二、三次產業相互內置和多層鏈接,形成新的產業融合形態。

第三,數字化連接將形成網鏈,更好地平衡發展與安全。數字化網絡平臺能夠聚合產業鏈上多環節、多種類企業和多種生產要素,爲各方提供更多類型的交互機會,提供產業內所需的各種服務。

在特殊時期,如此次新冠疫情期間,當原有的產業鏈斷裂時,數字化平臺可以智能化地在供需各方之間進行匹配,迅速尋求替代或調整方案,快速補鏈、接鏈。與傳統的線下單點連接產業鏈相比,數字化平臺能夠形成多點連接的產業網鏈,大大提升全球分工體系的穩定性和安全性。

第四,數字化配置資源能力提升,推進要素市場化改革進程。在許多領域,傳統的資源配置方式已經被數字化、智能化匹配方式所取代或者即將被取代。比如互聯網銀行,以各自的算法進行風險控制,在很大程度上決定着金融資源的配置方向。再比如,數字化製造管理平臺、雲工廠等新型產業組織形態蓬勃發展,智能化匹配各種生產資源,極大地提高了資源配置效率。

第五,數字政府建設加快推進,提供更好的調控與服務能力。在經濟調控方面,利用數字技術能夠探知經濟實時狀況,並通過不同來源數據的交叉復現,把握事態真相。

比如,疫情之後農民工返回就業地的實時狀況主要來自數據通訊平臺和就業者密集的網絡平臺。各地復工復產情況特別是基本建設的進展情況,主要來自數字化工程機械平臺的“挖掘機”指數,連接在這些平臺上的大型工程機械佔全國總數的85%以上,這些設備的開工情況可以實時準確的反映全國工程建設情況的進展。

爲了加快推進網絡和數字經濟,需要提供與之相適應的改革舉措和政策措施。

第一,要提供應用場景。新的數字消費應用許多在教育、醫療等公共部門,政府要積極穩妥地促進新的應用能夠落地。

第二,要推進高水平數字基礎設施建設,將5G相關產業羣以及跨界多場景融合技術“一攬子”納入,鼓勵以企業爲龍頭、推進產學研合作創新。

第三,要推動更多中小企業和個體從業者的產品和服務能夠“入網接鏈”,增強競爭力,促進他們共享數字時代的紅利。

第四,要利用數字技術更有效的提供公共服務,便利羣衆,爲市場主體賦能。同時要更多關注數字弱勢羣體,讓他們能夠共享數字紅利。

第五,要對數字技術進行有效監管。隨着大數據和人工智能的廣泛應用,機器學習能力的快速增強,數據、代碼和算法愈來愈多地決定着每位公民在信息方面的可知與不可知,在資源分配中的可得與不可得,在社會活動中的可爲與不可爲。因此,需要引導形成數字技術的價值遵循和基本原則,劃出底線和邊界並嚴格監管。

我們還要積極參與全球網絡與數字治理規則的制定過程。我們是數字技術應用大國,數字產業有廣闊的發展前景和較強的國際競爭力,推動全球數字治理規則制定和應用,既是我們的發展需求,也是我們的國際責任,要平衡好我們自己的發展、安全和與世界共贏的關係,在全球網絡與數字技術發展中做出我們的應有貢獻。謝謝各位!

(作者:南方財經全媒體記者,鄭瑋 )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