噪音擾民三年,真的無解嗎?危房、危路風險大,誰應爲百姓安全護航?小區公共綠地成了私人庭院,違建爲什麼這麼難拆?……11月23日,在《政風熱線·市長上線》直播現場,泰州市委常委、常務副市長曹衛東不避矛盾,道出這些民生“老大難”久拖不決的原因——“所有的事情能不能解決、能不能很好地解決,其前提和基礎就是我們有沒有把羣衆的利益放在心上,這不是大道理,這是樸素的硬道理!”

噪音擾民3年

真的無解嗎?

泰州市海陵區智堡小區三期多位業主最近向《政風熱線》反映,小區近100戶住戶自入住以來,飽受小區旁邊東風北路大橋交通噪音的影響,經常被各種大型車輛、農用車發出的噪音吵得整夜無法入睡。“白天還好,尤其是晚上,混凝土車、渣土車一開過來,‘轟隆隆’格外響。”一名業主告訴記者,他們曾先後向房屋的開發商、生態環境部門等相關單位反映情況,但對方均以不在職責範圍內爲由推脫,導致問題久拖不決。

聽到羣衆的訴求,相關職能部門現場表態:“下直播,馬上解決!”泰州市生態環境局局長錢忠說,作爲生態環境系統的牽頭單位和兜底單位,生態環境部門將會同相關單位督促處理好這件事情。泰州市公安局常務副局長徐生爐表示,他們將優化車輛運行方案,對限行禁行執行到位,對超載、改造車查處到位,儘快還沿途居民清淨。

“首先,我要向智堡小區的居民說一聲抱歉!這個問題並不複雜,解決起來難度也不是很大,(卻)拖了三年,我們要深刻反思。”泰州市海陵區區長劉劍波說。

海陵區政府、區住建局將立刻安排投資項目,在小區附近道路設置隔音屏,在道路關鍵節點優化設置禁止鳴笛標誌,以有效降低過境車輛的噪音污染。

區政府將組織區生態環境局和區交警大隊聯合執法,加密對相關道路的執法檢查頻次,有效制止過境車輛超速、超載、鳴笛等違法違規行爲。

海陵區還將根據智堡小區周邊情況和特定的時間節點,科學劃定禁行區、限行區,從根本上解決智堡小區噪音污染問題。

“這三項措施實施後,我們有信心在10天內把這個問題解決掉。”他提出,要舉一反三,在全區對類似情況進行排查摸底,發現問題第一時間立行立改,妥善解決。

被噪音困擾的,不僅是海陵區智堡小區的業主們。

泰興市春溪苑小區的部分居民,最近也向《政風熱線》節目組反映噪聲擾民問題。不過,這些噪聲不是來自車輛,而是來自小區門外的流動攤點,每天此起彼伏的吆喝聲、叫賣聲整天迴響在居民們耳邊,讓他們不堪其擾。三年間,他們曾向多方反映,但得到的回覆都是“不歸自己管”。“都在踢皮球,年底都應該給頒個蝸牛獎!”一名業主抱怨說。

“問題客觀存在,不要解釋,也不要推了。如果這個問題解決不好,蝸牛獎就頒給我。”泰興市市長張坤現場迴應,將成立專項整治工作組,把老百姓關切的事真正解決到位。如何既解決噪音問題,又滿足居民買菜的需求?經記者調查,距離流動攤點幾十米,就有一家城東菜市場,但由於菜市場目前陷入債權糾紛無法使用,商販只能在流動攤點擺攤經營。張坤錶示,將規範有序地建好臨時疏導點,同時推動法院儘快解決債權問題,讓城東菜市場早日投入使用。

對於兩地的迴應,曹衛東坦言既滿意又不滿意。“兩地領導的當場表態,我是滿意的,因爲體現了兩地幹部的擔當,但不滿意的是,這樣的事是不是隻能通過問政來解決?從三年久拖不決,到當場表態10天解決,我們都要反思。今後我們要不斷完善羣衆反映問題的機制,形成更好的閉環,儘可能杜絕和避免類似事情發生,把羣衆利益關切好、維護好。”

危房、危路風險大

誰應爲百姓安全護航?

靖江市恆義村公興圩村民向節目組反映,他們住的房屋大部分出現嚴重開裂、傾斜,雨天漏水嚴重,並且已被鑑定爲D級危房,幾十戶每天生活在危房中提心吊膽。可是,他們想要異地安置或在自家宅基地上翻建的想法,卻一次次被否定。原來,恆義村所在江陰靖江園區在2003年成立時,就被劃分爲控制建設區,不能翻建。

記者在現場看到,村裏不少房屋房頂出現多處較大裂縫,漏雨嚴重,有的房屋甚至已出現下沉,整體房屋傾斜。但村民告訴記者,目前90%的村民仍需住在這裏,“因爲大家沒地方去”。

靖江市市長陳鋒劍坦言,D級危房問題確實比較突出,“目前遇到的深層次問題,就是財力承受能力問題”。他介紹,此前政府已安置600多戶村民,仍有400多戶村民生活在D級危房中。“如果都搬出去,涉及到好幾個億,園區財政一下子承受不了。”他表示,危房肯定是不能住人的,要立刻做好動員工作,讓老百姓先搬出來,同時與江陰市積極溝通,儘量在年底前徹底解決這一問題。

因爲一條危險的路,泰州興化市千垛鎮馬港村的村民也過着擔驚受怕的生活。馬港村村民向節目組反映,當地新修了一條公路,雖然促進當地經濟發展,但卻也帶來令他們意想不到的問題。“以前我們這裏沒有路,我們盼路,現在有了路,我們卻害怕路了。”該村村民馬耀雲告訴記者,這條公路既沒有探頭,也沒有減速帶,村裏通路後交通事故多發,已造成馬港村多人傷亡,近兩年就撞死了4人。去年和今年,80歲的馬汝策和兒子先後被駛來的車輛撞傷,兒子被撞成植物人,老人也因事故被摘除脾臟。村民曾多次向當地交警部門和政府反映問題,但都沒有回覆。

“這個問題,我還是第一次聽到。”對此,泰州市公安局常務副局長徐生爐感到震驚。他表示,將立刻責成興化市公安局交警大隊指派專人到現場,對路況進行詳細勘察,根據當地路況增加安全標誌標識,在必要的路口增設減速帶。

如何讓類似的農村公路真正成爲村民的安全致富路?興化市市長方捷說,將舉一反三,對全市面上的道路交通安全隱患進行全面排查,確保所有安全隱患在半年之內堅決整改到位。

小區公共綠地成私人庭院

違建爲什麼這麼難拆?

家住泰州市姜堰區中梁泰達壹號院業主向《政風熱線》反映,自去年小區交付後,一樓的30多戶業主陸續在公共綠化區域翻土砌磚,圈建成私人庭院,雖說當地城管多次要求整改,但是沒有任何效果。

記者採訪瞭解到,一樓業主在買房時開放商曾承諾配套院子,房價也高了不少,但在交付時,開發商並沒有兌現承諾,一樓業主集體找開發商討要說法,這纔有了集體圈建私人庭院的現象。針對這一問題,姜堰區政府作出回覆稱,開發商沒有建設庭院的許可,圈佔公共綠地建設庭院屬於違法建設行爲,依法應予以拆除。但從去年底至今,小區違建庭院沒有一戶被拆除,不少庭院已裝修完畢,石階、木椅等設施一應俱全,甚至就在記者採訪當天,仍有一些業主在搶工裝修。

聽完羣衆訴求,泰州市姜堰區代區長孫靚靚直言心情沉重。“大家反映的訴求是合情合理合法的,但從去年到現在沒有得到妥善解決,我們政府是有責任的,作爲政府的負責同志,我也向各位業主表示歉意。”

她認爲,業主違法建設庭院,從表面上看是由於開發商的虛假宣傳誤導,實際上還是相關職能部門作風不實、履職不力,沒有動真碰硬的擔當精神。

“如果開發商在宣傳樓盤時,我們就及時發現,及時介入,就沒有廣大業主受到誤導;如果在違建之初,我們就禁止,也不會形成這麼大面積的違建。這個事件暴露出我們在城市建設和管理過程中存在很多薄弱環節,值得我們深刻反思。”她表示,下一步會組成專班,立即啓動拆違的相關程序,力爭在10天內完成拆違,儘快恢復原貌,同時要求市場監管部門調查開發企業虛假宣傳情況,積極引導和配合廣大業主依法維權,妥善處理各自的合法訴求。

“我們會以此爲誡,在源頭上及時發現和處置違法建設,杜絕此類事件發生。進一步強化對開發企業、物業公司的行業監管,制定和完善行業准入、違建的保證金等制度,通過倒逼的方式,從事後監管變爲事前預防,促使開發企業和物業公司能夠規範經營、規範管理。”孫靚靚說。

節目最後,曹衛東直言要把自己擺在裏面,很好地進行檢視和檢討。他要求,除現場互動的相關問題要馬上解決,還要加快解決舉一反三查出的問題,建立相關機制來推動問題解決。他說:要強化爲民情懷,強化攻堅能力,強化務實作風,一切問題問我、問效、問自己,以幹部的辛苦指數換取羣衆的幸福指數,爲建設泰州幸福之城作出新貢獻。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