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商業銀行向小微企業貸款亂收費“病根”何以難除?

近日,銀保監會對部分商業銀行向小微企業貸款違規亂收費進行了罰款等處罰。一些銀行的地方分支機構違規向小微企業收取貸款承諾費、投融資顧問費、銀行承兌匯票敞口管理費、法人賬戶透支業務承諾費等“兩禁兩限”費用,有銀行在已有抵押的前提下向客戶銷售保險費率較高的人身意外險,提取高額代理手續費等。

這次被處罰的機構均爲國有大行、排名靠前的股份制銀行和保險公司等。關於降低小微企業融資成本,杜絕以貸款爲籌碼向小微企業亂收費現象的政策可謂經年,並三令五申,很多機構仍然頂風作案,讓人莫名詫異。

對於以亂收費的方式擡高小微企業融資成本的行政處罰行爲過去幾年不在少數,比如檢查、罰款等等,但這種行政方式只能起到警示作用,更何況很多行政處罰措施均是“高高舉起,輕輕放下”的,這導致此類現象並非個別,而是普遍,原因在於沒有從制度設計上進行有效探索。

制度設計的邏輯思路應該是,讓機構失去違規的打算,也就是違規行爲最終在收益和成本的計算中是不划算的,違規的收益和受處罰付出的成本不成比例的懸殊,那麼就會有一波又一波商業銀行延續違規,侵害小微企業的合法權益。

實際上,大型銀行把經營觸角伸向小微企業還是最近幾年的事情,一方面監管高層一再鼓勵倡導向小微企業貸款傾斜,甚至央行在存款準備金、再貸款等方面的政策也向小微企業服務銀行傾斜,另一方面最近幾年宏觀經濟的下行,讓大型企業的融資需求不足,有些大型企業轉向債券市場和股市等渠道融資,大型商業銀行資產增速卻持續居高不下,必須維持此前的增速,才能保持此前的利潤增速,那麼下一步貸款投向的目標就是小微企業。

然而,大型銀行服務小微企業總是不經濟的,因爲相對於中小金融機構,大型銀行的成本較高,從而其收益是較小的。這就導致在小微企業金融領域,中小銀行是低成本,大型銀行是高成本,大型銀行相對收益降低。

如何補足呢,大型銀行就有了採取強制捆綁銷售、收取高額服務費和代理手續費,或者搭售其他產品以彌補過高的成本的動機,從而讓違規行爲繼續下去。

那麼問題來了,既然這些小微企業面臨商業銀行的貸款競爭,而確實某些地方存在商業銀行貸款過度競爭的問題,那爲什麼這些小微企業不去中小銀行獲取貸款,而要另外去尋找大銀行的高成本貸款呢?

筆者認爲原因有兩個,一個相較於中小銀行,大銀行能夠帶來貸款以外的資源,大型銀行手裏自然有中小銀行沒有的資源,小微企業跟他們有業務往來有利於日常經營;另一個方面,小微企業的有效融資需求的確是目前金融機構不能覆蓋的,他們除了承受這種高成本貸款,無可選擇;或者有些小微企業的信用資質也達不到中小銀行的要求,而某些大型銀行則降低門檻,讓這些高風險企業承擔高成本的貸款,這其實隱含着一定的道德風險。

因此這就走入另一個問題,如何有效降低小微企業融資成本,提高他們的貸款可得性,仍然是一個老話題,就是金融行業的開放。

目前由於前期金融行業出現了許多風險,現在金融機構必須牌照化經營,而這在現實的操作中非常容易形成高門檻和行政藩籬,把大量的金融供給排斥在門外,讓本就困難的小微企業融資雪上加霜。

其實這個問題的核心不在牌照化,而在於是否能提供高質量的金融服務。

那麼解決這個問題的一些途徑最近幾年的探索是非常可貴的,利用現代化信息技術形成的大數據雲計算平臺,通過客戶的交易數據和信用數據實行客戶畫像,在充分保護客戶隱私信息的前提下,讓技術解決信用資質定價和風險控制難題,就能進一步讓信貸服務下沉,爲許多急需金融服務的小微企業提供貸款。

所以對於目前發展很快的互聯網巨頭的貸款平臺不可一棍子打死,而是應該從原則上規定一個微利保本的利率紅線,一方面維護客戶利益,一方面讓這種服務具有可持續性,這可能是未來普惠金融發展的方向。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