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字化浪潮來了,頭部券商都在提"全面向數字化轉型",到底怎麼做?看中泰證券轉型樣本

證券·科技融合發展——02期

證券時報·券商中國主辦的2020中國證券業APP君鼎獎評選歷來都深受業界關注和認可,每屆峯會也吸引着業內大咖分享自己的獨到觀點,令行業收穫頗多。券商中國在深度調研行業基礎上,特推出一組證券與科技融合的專題,總結證券行業在科技應用領域的經驗,展望危中求變、革新的未來。

本期我們專訪的是中泰證券首席信息官程龍。中泰證券作爲註冊地位於山東的一家上市券商,2018年起就啓動了全面數字化轉型戰略,目前正朝着“成爲一傢俱備強大科技賦能的證券公司”的目標快速邁進。

什麼是數字化轉型?

今年8月份,中國證券業協會發布了《關於推進證券行業數字化轉型發展的研究報告》,其中提到,我國證券行業在信息技術投入方面經歷了以交易無紙化爲重點的電子化階段、以業務線上化爲重點的互聯網證券階段,目前正處於向數字化轉型階段。數字化轉型既是提升證券服務質量的助推器,也是引領公司高質量發展的新賽道。

如何推進證券行業數字化轉型,以科技賦能業務發展,從而實現證券公司高質量發展,成爲擺在資本市場重要參與主體面前的重大課題。券商中國記者發現,華泰證券國泰君安海通證券招商證券國信證券等頭部券商都在2020年券商半年報中明確提到“數字化”。其中,華泰證券的半年報中有37處提到了“數字化”。

然而,到底什麼是數字化轉型?它包含哪些深刻內涵?業內對此並沒有給出統一的定義。

在程龍看來,數字化轉型是對證券公司系統性的重新定義,包括組織架構、業務流程、業務模式、IT系統、人員能力等的變革。證券公司轉型後,數字化將驅動業務發展、提供經營管理的抓手、創新商業模式,進而帶動業務的內生增長。

程龍說,早在2018年底,中泰證券就啓動了全面數字化轉型的步伐。中泰證券的數字化轉型,主要包含兩塊內容:

一是探索承載零售、機構、投資、投行等業務的全面數字化轉型,以及覆蓋清算、運營、運維、合規、風控、辦公等管理模塊的轉型路徑,全面提升內部運營效率和客戶服務水平。

二是金融科技自身的數字化轉型,包括提升金融科技的自身核心競爭力,打造金融科技發展的“四梁八柱”,以及建立技術業務融合機制,形成業務技術一體化團隊,共同實踐可以利用科技進行優化和創新的突破點,真正做到業務與數字化高度結合。

數字化重構現有券商業務

轉型的大浪潮之下,數字化賦能業務落地的案例更值得各方關注。今年,中泰證券的幾個數據非常有看點:

一是在行業紛紛加大PB(主經紀商)交易體系建設的時候,中泰證券自主研發的XTP極速交易系統年交易量已經突破5萬億,成爲行業最大的量化交易平臺。2020年,中泰證券爲高端客戶提供服務的SMART量化策略客戶端活躍用戶比2019年增長154.91%。

二是近兩年在財富管理業務線上非通道業務收入連續年增長率超過300%,2020年前3季度線上投顧收入已經是2018年的10倍,在傳統通道業務不斷下滑的情形下,開拓出了新的收入增長點。

三是2020年前三季度,中泰證券的場外衍生品交易規模比2019年底大幅提升,按照中國證券業協會公佈的數據已經進入行業前10,成爲公司新的業務增長點。

四是中泰證券也是首批全面上線集中運營模式的券商之一,提效增速以外,還爲公司每年節省4000萬的運營成本。

五是中泰證券2020年上半年線上累計服務量較去年同期增加161.32%,其中智能客服提供了85%的服務,已經與互聯網大廠接近。

程龍總結,數字化轉型助力上述業務取得飛速增長,運營效率的大幅提升,主要得益於三大核心原因:一是戰略上的提前佈局和堅持執行;二是業務與技術的高度融合;三是體系化的打法。

“就拿我們在PB交易系統的領先成果來說,首先歸功於戰略上的決心和提早佈局。我們很早就認識到機構化交易是未來的趨勢,尤其是量化私募在國內快速發展後對於交易速度的要求越來越高,因此下決心以自主研發形成核心競爭力,連續幾年在這個領域投重兵,每年的資源投入近億元。”程龍說。

程龍介紹,圍繞量化交易客戶,中泰證券打造了業務技術一體化團隊。IT不是施工團隊,而是和業務一起的產品打造團隊,敏捷開發、快速迭代。“有的客戶上午提出需求,下午就可以解決,這種極致的用戶體驗是別人很難匹敵的。”程龍表示。

在程龍看來,XTP交易系統只是冰山上的一角,冰山下是一整套系統在支持形成全面的核心競爭力。

“圍繞XTP系統我們有異常交易智查系統、風險計算系統、自動化監控系統、算法交易等一整套生態系統,通過組合拳全方位圍繞客戶各方面需求提供最佳用戶體驗,解決客戶和監管風險的各方面問題,業務才能開展得又快又穩。甚至當遇到一些前沿問題,在沒有合適方案的情況下和華爲共創,推出低延時防火牆滿足極速交易特定安全場景。”程龍說。

在金融科技重塑零售業務模式方面,過去幾年各家券商紛紛加強了客戶服務APP的開發, 客戶服務線上化之後,線上的流量如何轉化爲收入成爲下一步要思考的關鍵問題。

中泰證券提前佈局,自主研發了投顧業務平臺,打造了錦囊、組合、觀點、交易圈、課程等多種產品模式,收費上也支持打包收費、佣金收費等多種靈活收費模式,爲投顧業務的大爆發打下了基礎。

同樣,在衍生品領域的快速增長,也離不開提早進行金融科技的戰略佈局。中泰證券2019年自主研發了場外衍生品交易系統,實現業務的線上全生命週期管理、全面風險的實時監控、估值模型的實時計算、實時定價計算、在線詢價報價等,通過金融科技極大提升了交易和風險管理的效率,以數字化重塑業務發展模式和管理模式,提升了業務創新能力、產品設計及定價能力、交易與風險對沖能力。

程龍說,“如果系統建設的先進性是從0到1,那麼從1到N發展的核心就是以客戶爲中心的深入貫徹,貼近客戶的需求做系統、做業務。”

中泰數字化轉型路徑

按照數字化轉型的內涵,在業務領域的賦能之外,對內提升運營效率,對外提升客戶體驗,都是題中之意。

比如,中泰證券自主研發的員工端APP--掌e通APP與客戶端APP--齊富通APP雙向打通,賦能一線分支機構, 實現投顧服務工作由碎片化向場景化、數字化、智能化的轉變。2020年上半年,通過平臺化支撐服務客戶78萬人次,提供80萬條線索,36%的金融產品銷售是通過智能化推送實現的,逐步從傳統的“人+網點+關係”的模式向“場景+平臺+生命週期”的新服務模式轉變。

證券公司如何做好數字化轉型,並沒有標準化的答案和方法。程龍總結中泰證券數字化轉型的思路:一是做好頂層設計,確定數字化轉型藍圖規劃;二是加強業務體系數字化建設,促進業務發展和內部運營效率效益提升;三是推進科技轉型,打造科技核心能力,建立數字化轉型科技基座;四是實現組織敏捷化轉型,業務技術進一步融合。

爲了打造核心競爭力,中泰證券在加大金融科技投入和科技隊伍建設方面下了大力氣。

程龍介紹,近兩年中泰證券大力推進科技組織架構和機制變革,成立了金融科技委。下設信息技術管理部和科技研發部,成立上海、北京、濟南三個研發中心,大力引進科技人才,搭建了一支近400人的金融科技隊伍,金融科技團隊規模位居行業第一梯隊。自主研發率和交付效率得到大幅提升,49.22%的需求能在10個工作日內處理完成,63.2%的問題能在3天內處理完成。

2018、2019年,中泰證券的金融科技投入分別佔營業收入的7.5%、11%,連續兩年研發投入在證券行業位居前列。

但在程龍看來,整個行業裏金融科技人才依然緊缺。按照證券業協會的統計,2019年證券公司IT人員總數同比增長25.6%,但與需求相比,缺口還比較大。與銀行、保險甚至是國際投行相比,差距還有很遠。以高盛爲例,IT團隊就有9000多人,佔員工總數近1/3。在2017年高盛放出的招聘崗位中,有46%屬於技術部。

“金融科技發展到最後,比拼的一定是人才。券商數字化轉型的戰略需要由人才去落地執行。因此,中泰證券還會繼續在人才、資源上進行高水位投入。”程龍說。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