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星新聞記者 龐健

10月20日,瑞典郵政和電信管理局以“國家安全”爲由,宣佈禁止參與5G頻譜拍賣的瑞典電信企業使用華爲或中興公司的5G設備,正在使用的設備則必須在2025年初之前完成更換。消息一出,激起千層浪。各界紛紛譴責瑞典上述舉動。甚至華爲的主要競爭對手愛立信也公開支持華爲。

本月9日,瑞典法院出臺“臨時禁令”叫停了這一不合理做法,但瑞典郵政和電信管理局(PTS)對此表示不服提起上訴。

相關資料顯示,全球電信設備市場上,華爲,愛立信,諾基亞,中興位居前四。自2G時代至目前的5G時代,經歷了幾輪的市場洗牌,愛立信和華爲共同生存並發展了下來。多年來,愛立信一直是全球電信設備市場的老大。2017年起,愛立信全球電信設備第一的排名被華爲取而代之。

根據第三方市場分析和研究公司DellOro Group的最新報告顯示,今年上半年華爲佔有全球電信網絡設備總支出的31%,位居全球第一。

華爲遭無端打壓   主要競爭對手力挺

外界眼中,瑞典一直是以通信產業著稱的國家,一向聲稱倡導公平、無歧視,以開放協作的姿態孕育並吸引了衆多通信企業。而此次出於所謂的“ 安全” 考量將華爲、中興拒之門外,無疑讓業界大跌眼鏡。反觀中國,在全球化加速協作的今天,愛立信、諾基亞等國際企業均在中國的5G建設中佔有重要地位。

據《財經》報道,10月21日,瑞典郵政和電信管理局禁止令發佈的第二天,瑞典最大的科技公司之一愛立信公司CEO鮑毅康就在接受《瑞典日報》採訪時公開了反對態度。11月13日,鮑毅康接受《財經》記者採訪,他表示,支持華爲在瑞典發起訴訟,這個世界需要公平競爭環境。

鮑毅康表示,華爲確實是愛立信強大的競爭對手。在這場戰爭中,愛立信如果想要取勝,不靠其他方式,靠的是持續不斷地投資技術研究、讓客戶滿意的解決方案。" 一些非商業行爲反而扭曲了局面,爲正常的市場競爭增加了不必要的複雜因素。" 他多次強調,一個國家考慮國家安全問題無可厚非,政府決定企業無從干涉,但在保證國家安全的同時,也應允許開放和自由的市場準入。

央視新聞報道稱,任正非早前接受北歐記者的採訪時所說:“華爲和愛立信、諾基亞是比較友好的,我們共同發起成立了5G汽車聯盟、5G工業自動化聯盟等組織,這些對未來歐洲工業現代化是有很大貢獻的……我們和愛立信、諾基亞在友好合作過程中推進。在前進道路上,我們之間有矛盾、有競爭,也有合作,這是促進相互進步的動力。”

鮑毅康在採訪中還表示,華爲確實是愛立信強大的競爭對手。在這場戰爭中,愛立信如果想要取勝,不靠其他方式,靠的是持續不斷地投資技術研究、讓客戶滿意的解決方案。“一些非商業行爲反而扭曲了局面,爲正常的市場競爭增加了不必要的複雜因素。”

專家:瑞典限制華爲損人不利己    

針對瑞典限制華爲的行爲,我駐瑞典大使館發言人在迴應中表示,瑞典有些人炒作有關華爲和中興等中方企業的設備構成所謂“國家安全威脅”,但拿不出任何真憑實據。多年來,華爲和中興等中企積極促進中瑞信息與通信技術合作,爲瑞典相關基礎設施建設作出積極貢獻,從來沒對瑞典的國家安全有過什麼“威脅”。

對此,各界專家也紛紛譴責,用莫須有的“國家安全”罪名限制華爲是毫無道理的。

中國通信行業資深專家,中國移動和GSMA原高管葛頎此前在接受《財經》記者採訪時表示,自2019年5月由捷克總理主持的首屆5G安全大會上發佈的布拉格提案爲始,以事關國家安全、經濟安全、其他國家利益和全球穩定爲由,提出需要對5G網絡結構和系統功能進行重點的安全考量,“政府政策”第一次走到了前臺,以“技術”和“經濟”爲核心的國際移動通信標準化體系迎來了最大的“黑天鵝”。5G被人爲分割成使用中國網絡設備和不使用中國網絡設備的兩大板塊。這將極大地阻礙5G的發展,讓全球消除數字鴻溝、減小數據鴻溝、加快數字化轉型、提升數字經濟發展的工作難上加難,並給剛剛起步的6G預研籠罩上沉重的陰影。

據《光明日報》客戶端消息,國際問題專家孫成昊撰文表示,瑞典限制華爲是完全出於政治考慮,損人不利己。他指出,華爲在瑞典市場深耕數十年,與當地運營商、合作伙伴關係良好,從未出現過重大的安全事故。瑞典限制實質是打着所謂“安全擔憂”的幌子,行保護主義和反華政策之實,是對極少數西方國家中一種惡劣風向的迎合。這種做法不僅違背歐盟關於5G網絡安全共同政策中維護開放性和安全性平衡的政策取向,也背離法國、葡萄牙等歐盟國家拒絕針對某一特定公司的立場。

浙江外國語學院教授、環地中海研究院院長馬曉霖則表示,瑞典是歐洲率先立法確立5G規則的國家,此前曾倡導公平,反對歧視。他指出,牛津經濟研究院發佈的報告顯示,禁用華爲設備和技術將使得瑞典多支付33億至350億瑞典克朗的額外成本。瑞典此舉還對中瑞兩國政治互信和經貿與投資互惠造成嚴重破壞。

據《環球網》消息,國際問題專家董一凡指出,瑞典無端打壓華爲將反傷自身。這種做法不僅違背歐盟關於5G網絡安全共同政策中維護開放性和安全性平衡的政策取向,也背離德國、法國、葡萄牙等歐盟國家拒絕針對某一特定公司的立場。中國是全球最大市場、最具潛力和規模效應的經濟體乃至世界供應鏈的強勁引擎,立足高端產業和全球市場的瑞典如果選擇“脫鉤”中國勢必是撿芝麻丟西瓜。

瑞商界呼籲迴歸公平開放競爭  

不僅愛立信,瑞典電信運營商對政府的決定也提出挑戰。

央視新聞報道稱,瑞典各大電信運營商(僅TELIA除外)都和華爲有多年的合作,5G基站已經啓動並且已經過測試,對於突然發佈的這一針對華爲的政策,瑞典電信運營商TRE公司的總裁Haval van Drumpt表示:“我們的設備裏華爲、愛立信和諾基亞都有,現在不讓用華爲了,要把全部華爲的設備都換掉,這意味着我們要增加30億~50億克朗(23億~38億人民幣)的開銷。”

事實上,除了愛立信以外,已有多方對瑞典限制華爲的行爲提出不滿。10月,歐盟中國商會就5G網絡安全問題致信歐委會及歐盟27國電信和貿易部長,反對將商業問題政治化和安全問題泛化。運營商Three也已對PTS限制華爲的條款提起上訴。

對於瑞典郵政和電信管理局這樣明顯違背公平競爭、自由開放市場原則的做法,瑞典商界也積極發聲,呼籲開放與公平。

國際問題專家孫成昊表示,在瑞典有着巨大影響力的瓦倫堡家族及其控股的ABB阿斯利康、伊萊克斯等大型企業,在中國開放的市場環境中,都取得了良好發展。在中瑞經貿關係受到挑戰的關鍵時刻,不應放任傷害兩國正常經貿關係的逆流繼續。須知,只有開放才能共贏。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