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羣裏的小夥伴給飄飄發來一段視頻。

火了!

很陰間!

刪得還快!

好奇能害死貓,自然也能嚇死飄。

一支名叫《殙》的舞蹈,順利從廣西財經大學的舞臺上火出圈。

用舞蹈的形式,描述了一個女孩出嫁的故事。

開始,是開心快樂地跟伴娘一同憧憬着自己未來的婚後生活。

陰影處的父親,在同人商量着什麼。

到了婚禮現場,這個新娘才發現,新郎早已經不是"人"了。

而是一句,冰涼的,被人架着才能舉行婚禮的屍體。

是婚禮,也是葬禮。

一場爲死人舉辦的婚禮,祭品是這個無辜的女孩。

讓這支《殙》出圈的,不單單是編舞的大膽和特立獨行。

也是這個一直藏在暗處的主題——

冥婚。

離魂

廣西財大的街舞社選了"冥婚"這個主題。

卻沒想到,這個舞蹈火出圈沒幾天,網上又爆出了另一則重磅新聞。

竟也是關於冥婚。

方洋洋,22 歲,山東德州人,去年 1 月 31 日,年輕的生命死在了丈夫、公婆的棍棒之下,虐待的原因是,不能懷孕。

出嫁時 160 斤的體重,兩年之後,被毒打、虐待的只剩 60 斤。

法院判決,被告如實供述犯罪事實,自願賠償 5 萬,從輕處罰,判刑二緩三年。

一錘之下,一條生命就此了斷?

沒人能服。

網友質疑的聲音上了熱搜——

原來虐死一個女人,如此之輕。

在 2020 年 11 月 19 號,方洋洋一案,被中級法院駁回,發回禹城市人民法院重新審理。

是該大快人心了吧?

天真了。

這幾天,又傳來了方洋洋的骨灰,被拿去配了陰婚。

陰間的丈夫,是鄰村的另一個往生的小夥子。

這太過於諷刺。

一個被丈夫毆打致死的女人,陽間的婚姻她逃不過,陰間的婚姻,依舊不自由。

一直呼救無人的女孩,怎麼都想不到,自己會以此方式"出名"。

第二通電話,找到了方洋洋的表哥。

在這裏,卻有了另一個故事版本。

活着沒有享到幸福

讓她在另一個世界好過一點

具體操辦是我舅舅操辦的

就是幾千塊錢的事兒吧

補充說,是地方的習俗,幾千塊不是彩禮,是喪葬費。

骨灰在火化後,就被配陰婚的對象親屬抱走了。

去了哪裏,辦沒辦儀式,沒人知道。

家境貧困,母親智力有缺陷,父親在她出嫁兩年後離世,方洋洋在孃家,沒什麼力量依靠。

本以爲夫家會待她不錯。

可方洋洋結婚兩年沒能懷孕,又成了她被虐待、毆打的"正當理由"。

張丙到洋洋家的接親現場視頻截圖

從出嫁,到死亡,方洋洋都彷彿貨架上的商品,而非一個"人"。

而在偏遠的農村,還有許多"方洋洋"。

被賣掉人生,賣掉肉體和意志的自由。

最後,有可能連骨灰也有利可圖、明碼標價。

洋洋的死,是誰真的在爲她討回公道,誰又在用她的死,榨乾最後一滴利益。

關於人性,飄飄無法、也不想去揣測更多。

可,如今,板上釘釘的是,在死後她也依舊是逃不開被支配的人生。

就連成爲一捧土的身體,也被人拿走,希望她在另一個世界能繼續她的婚姻生活。

方洋洋留下的,只剩下一張破了一角的照片。

有着屬於她的微笑。

於人間留下的肉體存證,已被典當。

安魂

飄飄搜了搜關於"冥婚"的風俗。

基於重男輕女的封建思想——

未嫁的女孩去世後無法埋入祖墳,只能擱置在荒野上,等配好冥婚後再葬入男方祖墳。

而對於未婚的男孩來說,冥婚,也象徵着這一支血脈,在陰間也能繼續傳承。

如果沒有女人陪着下葬,就會成一座孤墳,埋着孤魂。

而父母的義務則是,即便孩子去世,也要爲他操辦好婚事,才真正算是完成了撫養的義務。(不管陽間,陰間都要操心)

這一場婚姻,綁架的是三個人,甚至是更多。

而更可怕的是,冥婚也成了一種風水玄學。

有些地方的人,遇到不好的事、有奇怪的夢出現,都可以被解夢爲是祖上有未婚配的祖先,需要一場冥婚。

冥婚,與其說是對陰間亡魂的陪伴,不如說是對人世至親的一種安慰。

2016 年,15 歲少年被毆打致死,父母在悲痛之餘,爲他找了一名 16 歲、去世 3 年零三個月的女孩配了陰婚。

纔算是真正的把孩子安葬了。

少年的母親說:所以按照這邊的風俗習慣,希望可以給孩子配個陰婚。讓事情一次性搞定,不然我怕我以後老惦記,心不安啊!也是給自己圖個心理安慰。

因爲心不安。

從雙方親人的角度,有這一出,便覺得自己算是盡了最大的努力和義務。

冥婚,這樣一件荒謬陰森,源自迷信,卻又同時牽扯着複雜人性的事。

如果只用"陋習"來形容,或許是不夠的。

文牧野拍過一部短片。

接孩子放學的路上。

一場車禍,奪走了這個渾身傷痕的男人的妻子。

女兒也身受重傷,還在 ICU。

這一週內,他必須要湊夠 10 萬塊錢,才能救下自己女兒的命。

可他哪裏還有錢呢?

一瘸一拐的他走到了太平間裏,看管屍體的老劉頭告訴他——

一具女屍,值十萬。

人死了之後,屍體,有了價碼,卻沒了尊嚴。

逝者屍骨未寒,卻只能救活的。

沒過幾天, 亡妻與陌生男人的婚禮,如期舉行。

另一邊,女兒的手術費及時續上,從死亡線上被搶救了回來。

下一秒,妻子消失了。

是他見鬼?

記得麼。

他的妻子死於接孩子的路上。

她不放心,女兒怎麼辦。

得到丈夫一句"放心吧"。

妻子的魂魄消失了,她終於能安心。

這部小短片的名字,也在此點題——

《安魂曲》。

在文牧野這部只有 12 分鐘的短片裏,冥婚這種陋習,似乎反而成了救命稻草?

賣屍的男人,因爲妻子無意識或有意識的"犧牲",換回了女兒的生命;

買屍的男人,因爲兒子有了陪伴,與老伴都有了心靈上的安慰。

這一首《安魂曲》,吹給死者,也唱給活着的人。

冥婚,說是一場演給活人的戲。

並不爲過。

這種複雜的民俗,背後並非是一篇短文就能評論到位。

但觀其真正的恐怖。

也不在於它的獵奇或是玄學。

或者說,不在陰間。

而是陽間的,它背後的產業鏈。

辱魂

魯迅的《狂人日記》裏有這樣的一句話:

我翻開歷史一查,這歷史沒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頁上都寫着"仁義道德"幾個字。我橫豎睡不着,仔細看了半夜,才從字縫裏看出字來,滿本都寫着兩個字是"喫人"!

魯迅藉着狂人之口,道出了歷史裏千年仁義道德,寫滿了"喫人"。

冥婚,就是這千年裏,"仁義道德"打着的幌子。

喫人的,是成型的"冥婚產業"。

隨着社會經濟的發展,冥婚市場也越來越紅火。上世紀 90 年代初,一場門當戶對的冥婚要 5000 元,至本世紀初便漲到 5 萬元;到 2010 年,10 萬元只能保證配上婚,已經不能提太多條件了;到 2016 年,15 萬元以下連"一根骨頭都買不到"。中國冥婚:年輕女屍搶手 15 萬以下骨頭都買不到 中國新週刊

但從推行火葬開始,屍體並不好找。尤其是女性屍體,在這種"市場"上更是供不應求。

所以,越往後,價格也水漲船高,竟是一片藍海福利。

那些不惜代價,下海撈"魚"的,也不絕其數。

從偷盜屍骨,演變到殺人。

下手對象都是什麼人?

女人。

農村的,精神疾病,貧困家庭,或流浪者。

2004 年 10 月,山西霍州市湯素梅,殺害 13 歲女孩,以兩萬的價格賣出與人配陰婚;

2007 年,山西省興平市農村智力缺陷的 19 歲小娜,被丈夫龐紅兵嫌棄不會生育而退婚;找不到路子把小娜"轉手"的人販子楊東豔殺害小娜之後,以 15500 人民幣的價格賣給停屍房,次日就被人以 3.5 萬的高價買走。

2013 年 6 月,陝西農民丁某等 9 人預謀將陳某捂死後賣給山西一戶人家配陰婚,後來陳某被推進太平間時被管理員發現尚未身亡;

2016 年 4 月,甘肅男子馬崇華將兩名患有精神疾病的女子從家中騙走後殺害,跨省將遺體賣至陝北榆林配陰婚。

2016 年 7 月,河南林州市一戶人家在給兒子配冥婚的時候,發現棺材裏的"屍體",竟然復活了。

類似事件層次不窮,屢禁不止。

這些兇案的幕後推手,纔是真正讓人感到害怕的。

他們直接漠視了人性的尊嚴,也直接忽視對生死的敬畏,操控着他人的身體,爲自己賺錢。

這羣被利益薰心的人。

纔是行走在人間的鬼。

還記得飄飄在開頭說的那支舞麼。

新娘子被周圍的黑衣人摁着,拖着,拽着被迫成親。

而那一雙雙摁住她的手。

可以代表的意義,有許多許多——

男人一定要有老婆;

不論他是生是死,不論她是生是死。

重男輕女的思想;

不由自主的肉體和命運;

乃至香火、迷信、金錢、利益。

最後不過是——

人心。

遠比鬼神更可怕。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