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开始看到阿箬,便觉得是一个不好相处的人,眉眼间都透露着精明算计。在她背叛陷害娴妃后,背主求荣形容阿箬真是太贴切了。

再次看过《如懿传》之后,却发现阿箬也是在追求自己所想要的,但走了错的路,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甚至也赔上了自己的一生。

认不清自己的身份

阿箬是如懿的陪嫁,自小又是一起长大。进宫之后更是成为了如懿身边的大宫女,与如懿也是情同姐妹。一开始在如懿说要给阿箬指一门好亲事时,阿箬是开心的。

但随着在宫中越来越久,阿箬见识到了宫中的繁华,一开始只是想穿漂亮的衣服。到后来,眼见玫嫔、仪贵人一个个得宠,有孕,阿箬开始想,同样身份低微,但是他们可以一跃成为皇上的妃嫔,那么自己是不是也可以。这个念头,便在阿箬的心里扎根了。

在自己的父亲治水有功,受到皇上的夸奖后,回到屋中,对惢心说出“从前我与你们不一样,如今就更是不一样了”。阿箬的心态再次转变了,她开始觉得,自己是不是也能有一天成为皇上的妃子,就像玫嫔那样,更何况自己的身份要比玫嫔高上很多。

在小说里,阿箬是比如懿还要美上几分的。家世,美貌,阿箬都有了,这些所拥有的东西,反而成为了阿箬的催命符。在被罚跪的雨天里,一双手伸向了阿箬,从此,一双眼睛也插在了娴妃的身边。原本与娴妃的姐妹情深,也在想要权势之中变了。

阿箬自觉在宫中与其他人不一样,更已经分不清自己是奴才,还是有功之臣的女儿。在做宫女的时候,处处觉得自己高人一等。赏赐的衣服,原本是给阿箬和惢心,却都被阿箬夺去,甚至将惢心也当做是自己的丫鬟。

宫女不允许穿有绣花图案的衣裳,但是阿箬却偏偏要穿,梳妆打扮磨蹭了很久,甚至差点耽误了自己的本职工作。原本如懿的好心提醒却被阿箬当做是嫉妒自己年轻貌美,皇上的多看两眼,周围人的吹捧,让阿箬已经冲昏了头脑。她已经分不清究竟什么才是真的。

如果阿箬可以尽心对待娴妃,相信今后的日子并不会不好。想要向上走,改变自己的命运,本没有错,但是也要认清自己所处的位置与身份。就像在宫中,想要更进一步的人不仅仅只有阿箬,但偏偏阿箬选了最让人痛恨的方法。

看重眼前得失,看不到未来的走向

阿箬一生的悲剧,并不仅仅只是她没有认清自己身份,更重要的是性格上的缺陷。从阿箬一开始出场,就可以看出来,她的不好相处。娴妃也说“阿箬机灵,但嘴太快”。这一张嘴,既是阿箬的优点,也是阿箬的缺点。在被宫里总管欺负时,只有阿箬才能怼的总管太监连连抱歉,这时的阿箬一心都在娴妃身上,她希望娴妃好。

在别人对于娴妃不敬之时,阿箬恨得牙痒痒。想让娴妃整治惩罚,但是娴妃却说“希望阿箬眼光可以放得长远一点,不要只是注意眼前的得失。要看到一个人的短处,而不是只着眼于当前所有的东西”。这些话并没有点醒阿箬,娴妃对于惢心的重视,让阿箬心里越来越不平衡。如果阿箬可以学会将眼光放得长远,明白娴妃对于她的苦心,而不仅仅只是想飞上枝头,想要享受荣华富贵。

阿箬牙尖嘴利,内心狠毒,身在宫中,并没有一点悲悯之心。在莲心被皇后嫁给王钦后,很多人都于心不忍,因为宫女配太监实在不是一个好的姻缘,更何况莲心还不是自愿的,一辈子都毁在这上面了。原本以为阿箬只是说话喜欢奚落别人,但后来才发现这些不过是本性的暴露,虚荣心已经在阿箬的心里膨胀。对于莲心,没有丝毫的同情,反而屡屡嘲笑莲心,说出的话就像针一样扎在莲心身上。

这也为她招来祸患,罚跪在螽斯门前,如果是别人,可能会反思自己。但阿箬目前心中只有了恨,她恨娴妃不救她,恨自己明明各方条件都不错,却只能生来成为奴婢,没有出头之日。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况且是在宫中,谁又能预料明天会是怎么样的,阿箬树敌太多,更是丝毫不懂得收敛,她只看得到自己可以拿到的东西,而从来不去想想,这些利益的背后又有什么样的陷阱等着她。

当有一双手,在阿箬面前,告诉阿箬只要你扳倒娴妃,那么你想要的都会有,高高在上的地位,家族荣耀的象征。阿箬心动了,那个挡在娴妃身前的人不见了。在娴妃进入冷宫这件事上,阿箬是扳倒娴妃的关键一步,正是因为阿箬与娴妃的交好,所以说的话才更让人相信。

如果阿箬可以眼光长远,就不会看不出皇上对于娴妃的情意,也不会看不出,自己在贵妃、嘉嫔眼里不过是一个随时可弃的棋子。皇上故意扶阿箬上位,将阿箬当成后宫的一个靶子,万千宠爱在一身,也是集后宫怨恨所在。

三年时间,从一个小宫女再到慎常在、慎贵人、慎嫔。白天是在上的主子,却没有人知道,晚上的阿箬是怎么跪在皇上的床前,熬过一个个夜晚。皇上保下阿箬,所要的就是等待一个时机,等待娴妃从冷宫中出来,那么阿箬就是最好的证据。

宫中每个人都可能成为别人的棋子,想要什么东西,就要拿什么去换。

成者为王,败者为寇

在宫中,其实很多时候,很多事情,仿佛不能只用对与错去形容。就像阿箬所做的事情一样,她想要权势,所以她用自己与娴妃多年的情谊去换。但是阿箬没有后悔过,即使在最后被毒哑,娴妃问她的时,阿箬都没有后悔过。她在为自己拼一份好的前程,所以她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

自古以来,“成者为王,败者为寇”。阿箬走的这条路,让她败的一败涂地。如果阿箬得到了她想要的,那么即使她所做的事情有违常理,但她依然是胜利者,她所做的事情也会在时间的推动下,变得没有人去追究,究竟她是怎样做到的。可阿箬失败了,败在她的牙尖嘴利,败在不能清晰地判断出自己所处的局势,更败在不该认不清自己的身份。

她想向上走,想成为后宫高高在上的主子,想为家族带来荣耀。原本可以作为宠妃身边最得力的大宫女风风光光的出嫁,但最后却下场凄惨,也因为自己的这份野心,害得父亲去世。想要向上走,改变自己的人生没有错,但更应该用对方法。

她身上那些短处,也难以支撑阿箬走下去,努力没有错,向上也没错,但错的是选择了一条错的路,一条与自己不符合的路。当起点的时候,就走错,那么即使付出再多,也是无济于事。阿箬就像是在宫中权欲大潮的牺牲品,以为自己可以趁势而为,却丢失了更为重要的东西,这也导致了她的失败。纵然可恨,但更多的也是可惜。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