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衆認識毛孩,相信大多是從電視劇《炊事班的故事》的小毛一角開始。

在這部軍旅題材的情景喜劇中,毛孩雖然長得不高,更不帥氣,但他在這部劇中“執著倔強”、“一口河南味”的小戰士形象,讓他嚐到了一夜成名的滋味,也給觀衆帶來了很多的歡樂。

在這之後,毛孩還客串過《武林外傳》,雖然戲份不多但始終笑點十足。

在《小寶和老財》中他一人分飾兩角,同時飾演“正義凜然,聰明伶俐”的紅軍戰士諸葛旦和“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二流子朱龍運,在不同角色間轉換遊刃有餘,展現了他十足的表演天分。

但是喜愛他的觀衆近兩年也應該發現了,毛孩最近這些年出演的作品越來越少,甚至漸漸退出了觀衆的視線。

其實這並不是因爲他的演技不好,而是爲了他的母親。

毛孩的母親葦青,年輕的時候一直從事話劇、小品等文藝表演,母親也是毛孩從藝路上的照明燈。

毛孩的母親葦青老師在退休後,患上了抑鬱症。

他爲了讓母親不孤單,改善她的心理壓力就帶着母親拍戲。

漸漸的,很多導演知道了葦青老師做了一輩子的演員,開始有些小角色找上她。

初次觸電是2006年的《任長霞》,當時葦青老師已經58歲。

雖然戲份很少,但是在表演前一夜她激動的徹夜未眠,第二天演完後導演也沒喊停。

葦青老師正納悶,導演和劇中的主演走過來告訴她:您的臺詞功底真的是太好的,一定要繼續演下去。

葦青老師聽了後備受鼓舞,她才下定決心繼續演戲,就有了我們之後看到的

《王貴與安娜》中的農村婆婆王貴媽,一口地道的方言和大跌眼鏡的做法,留給觀衆深刻的印象。

《河神》裏可愛搞怪的神婆,要從很歡樂的情緒進入極度悲傷的情緒,需要很強大的轉換能力。

《紅高粱》中的四奎娘,爲了兒子能拼上全部的母親。

《戰狼2》中都有他熟悉的身影。

雖然戲份不多,但是工作起來葦青老師的精神狀態好了,也漸漸遠離了抑鬱症的困擾,她愛上了拍戲的感覺。

特別是在電影《我不是藥神》中扮演患病白血病老太太的那段臺詞:

“領導,求你個事啊,我就是想求求你,別再追查印度藥了,行麼?”

“我病了三年,四萬塊錢一瓶的正版藥,我吃了三年,房子喫沒了,家人被我喫垮了......”

“誰家能不遇上個病人,你就能保證你這一輩子不生病嗎?你們把他抓走了,我們都得等死,我不想死,我想活着,行嗎?”

葦青老師的這幾句臺詞讓觀衆再也控制不住連連落淚。

她精湛的演技,扣人心絃的表情,讓人能設身處地的體會到角色的無奈,絕對算的上教科書級表演,她用實力圈粉無數。

近兩年葦青老師越來越紅,但是她的兒子毛孩卻漸漸退出了觀衆的視線,還沒有母親飾演的角色令人深刻。

母親只是想要找個消遣時光的方式,但卻成了備受矚目的老戲骨。

而毛孩卻成了無戲可拍的地步,這真是造化弄人。

毛孩雖然丟了事業,但他陪着母親走出了人生的低谷,換回健康、樂觀的母親。

相信毛孩也是開心、滿足的。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