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是安慰劑效應?

外科醫生只是把你膝蓋上的皮膚割下來做檢查,實際上他們並沒有做實質性手術,但是你的膝蓋疼痛正在減輕。你吞下的藥片是假的,只是一些澱粉,但是你的偏頭痛消失了,就像服用偏頭痛藥一樣。通過注射鹽水來減緩哮喘,效果和支氣管吸入劑一樣有效。

這些例子來自醫學觀察,它們都反映了安慰劑效應——喫“假藥”的人和真藥一樣有效。過去,學術界認爲安慰劑效應與真正藥物的療效有本質區別。因此,在研究藥物療效時,應設立安慰劑組,排除安慰劑效應,從而確定藥物的真實療效。在精神病患者的治療上也是一樣的,心理學家應該把安慰劑效應排除在心理治療的真正療效之外。

現在,科學家們對安慰劑有了一個新的態度:我們應該承認安慰劑也有療效,應該充分利用它們的作用。例如,過去有人批評說,幾乎所有的心理療法都只是安慰劑效應。現在,人們逐漸意識到我們應該善於使用安慰劑效應。畢竟,療效就是療效,不用擔心它從何而來。更重要的是,人們逐漸意識到安慰劑效應不是魔法或巫術。它對人體的作用就像一種真正的治療方法,但對人腦卻有特殊的作用。很難描述安慰劑的作用機制。它可能只存在於精神世界,但它的作用是無所不在的。

什麼是安慰劑?安慰劑,英文名來自拉丁語placebo,原意是“我會快樂的”。這難道不是一個安慰的詞嗎?安慰劑不是真正的藥劑。就在你的腦海裏。它可能是你的思維方式,你的期望或你的希望。例如,每次服藥時,讓自己相信藥物有效。也許這個想法比藥物的實際效果更有幫助。

在我們的生活中,安慰劑無處不在,而且安慰劑不僅僅是特定的藥物。

運動安慰劑

許多心理學研究發現體育運動可以帶來心理健康。運動可以使我們感到快樂,減少焦慮,避免抑鬱,抵抗壓力,提高我們的幸福感和自尊心。簡言之,鍛鍊有很多好處。然而,還不清楚這些好處從何而來,因爲鍛鍊與許多益處之間沒有直接聯繫。人們很容易將鍛鍊的心理益處歸因於身體的改善,比如心率、柔韌性和神經遞質水平。事實上,部分好處來自鍛鍊給我們的暗示,或者說是安慰劑效應。

美國聖克拉拉大學的研究發現,你感覺到的健康水平比實際的生理指標更能預測鍛鍊的心理益處。也就是說,如果你認爲通過運動可以讓自己更健康,那麼即使運動前後一些生理指標沒有明顯變化,也可以從運動中得到更多。

所以,如果你認爲運動是好的,那麼它就是好的,比它“真的好”更重要。當然,這種安慰劑效應同樣適用於我們的身體。只是,我們別忘了,這是人們對“好”的期待。這說明我們在鍛鍊前要真正地希望它的效果是很重要的。

再舉一個“搞笑”的例子。這個例子也說明運動是一種良藥。但這不再是從你自己的角度去發現安慰劑效應,而是從別人的角度。

一個朋友曾經騙媽媽,說他每天晚上都出去鍛鍊身體,其實是去朋友家玩,但媽媽卻信了。幾天後,他的母親開始評論說,他看起來越來越好,因爲鍛鍊。這是安慰劑,不是真的。因爲他的母親有“運動→健康”的信念,相信他確實鍛鍊過,所以她覺得他沒有任何明顯的變化,反而好多了。

健康食品安慰劑

有一次一個電視節目耍了這樣一個把戲:主持人讓來賓品嚐兩種香蕉,一種是貼着普通香蕉的標籤,另一種是貼着所謂有機香蕉的標籤。然後,主人讓客人評價他們喫的香蕉的味道。你可以想象,他們很欣賞有機香蕉的味道,說它們很香很好喫。最後,主持人透露,這兩種香蕉其實是一樣的,只是把同一根香蕉切成兩半,然後貼上不同的標籤。

有時候你喫什麼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認爲你吃了什麼。這一觀點也得到了支持。艾莉亞·克魯姆是哥倫比亞商學院的臨牀心理學家。她最近做了一個實驗,所有參與者都喝300卡路里的法國奶昔。然而,實驗人員故意讓一組人認爲他們有620卡路里的奶昔,而另一組人則認爲他們喝的是140卡路里的無糖無脂飲料。毫不奇怪,620卡路里組的人在飲酒後感覺更飽。但令人驚訝的是,140卡路里組的ghrelin更穩定,這意味着喝奶昔前後沒有明顯變化(ghrelin是一種使人感到飢餓的激素)。然而,在620卡路里組,ghrelin急劇下降,是140卡路里組的三倍。也就是說,你認爲自己喫的東西會反映在生理指標上。

遊戲安慰劑

當我8歲的時候,總喜歡玩魂鬥羅的FC電子遊戲。有一次一個父親的親戚來家裏玩。臨走時,他透露了自己的通關“祕籍”,就是在比賽開始前快速按AB鍵。事實上,實際上他並沒有玩過魂鬥羅,但是筆者當時太小了,信以爲真。等他離開後,我立即開始玩,並且很期待這次能夠通關。結果,這次真的實現了。後來,我才知道所謂的祕籍根本不存在。回想起來,這只是因爲安慰劑起作用。

一個簡單的儀式似乎能幫助人們獲得不可思議的能量。比如,一些足球運動員會在胸前做一些手勢,親吻草地或祈禱,甚至故意穿上某種顏色的鞋子。所有這些都只是一種安慰劑。

睡眠安慰劑

安慰劑效應也會影響我們的睡眠。研究表明,更重要的是你感覺自己睡得和實際一樣好。在一個實驗中,研究人員對志願者進行了不同的睡眠質量評估。研究人員假裝測量志願者的生理指標,評估他們的睡眠質量,然後告訴一組志願者他們的睡眠質量高於普通人的平均水平,而另一組則被告知他們的睡眠質量低於正常水平。後來,他們都參加了測試來衡量認知能力,或者說心理表現。結果,那些被告知睡眠良好的人在這些測試中表現更好。這表明,那些認爲自己睡的更好的人在這一天更“精力充沛”。

因此,午睡的心理效應大於實際的生理效應,這也是安慰劑的作用。

顏色安慰劑

藥劑師發現,一些藥物的顏色比其他同類藥物更有效,儘管顏色與藥物本身的性質無關。例如,當抗抑鬱藥爲綠色時,它們對焦慮更有效;當抗抑鬱藥爲黃色時,它們對抑鬱症的治療效果更好。興奮劑在紅色、金色或黃色時更有效,而鎮靜劑在藍色、紫色或綠色時更有效。研究人員認爲,這些都是安慰劑效應,因爲人們相信不同顏色背後的心理含義。

名牌安慰劑

如果人們相信“一分錢換一件事”,他們很可能在購買商品時被安慰劑效應“迷惑”。有研究表明,如果把實驗室實驗中成分相同、效果相同的兩種止痛藥放在一起,讓消費者評價哪種止痛藥更有效,那麼名氣大、知名度高、宣傳力強的止痛藥會被消費者認爲更有效。其中一個原因是品牌藥更貴,人們往往認爲東西貴是有原因的——通常質量更好。

安慰劑是如此有效和無處不在,以至於一些醫生得出結論:我們不僅知道安慰劑是有效的,而且不同的安慰劑有不同的效果:外科安慰劑優於注射安慰劑;注射安慰劑優於藥物安慰劑;鍼灸安慰劑優於藥物安慰劑;膠囊比藥片好,藥片越大效果越好。藥物的顏色也很重要,不同的顏色會帶來不同的心理效果。另外,醫生應該告訴病人“這會減輕你的痛苦”而不是“它可以減輕你的痛苦”,這樣對減輕病人的痛苦更有效。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