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愛一個人,也許並不需要有一個結局。

誰也不能控制自己喜歡上一個人,但愛了就是愛了,即使對方不知道自己的心意,即使對方並不愛自己。

愛是沒有任何理由,說不出任何道理的。

湯顯祖在《牡丹亭》裏寫“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大概就是這個道理。

不知道爲什麼而愛,說不出愛對方哪裏,但就是愛了,甚至願意付出一生去等待一個可能不會有結局的夢。

茨威格《一個陌生女人的來信》,便是講述了一個這樣一個用一生去愛一個人的故事。

或許是因爲當時的陽光正好,而陽光下的他剛好出現在她的面前,所以她就這麼義無反顧的喜歡了他一生。

他是她的全世界,是她活着的動力,是她活着的勇氣,是她對這個世界最大的眷戀。

可是對他而言,她是模糊的,他甚至不確定自己是否真的曾經認識這樣一個女人。

可能真正的愛情就是這樣:我愛你,與你無關。

我可以在我的世界裏盡情愛你,但我不會去打擾你。

02.

他是她新搬來的鄰居,從前的鄰居是個醉酒的大漢,喜歡喝酒,有嚴重的暴力傾向,常常讓她感到害怕。

她所在的社區人們的素質並不高,但他的出現改變了這一切。

不論是他還是他的僕人,對待別人都十分的有禮貌,在她以爲新鄰居會是個年邁的老爺爺時,年輕的他帶着耀眼的光環走進了她的世界。

那個時候,整個社區因爲他的搬入而變得和諧起來,他在的那些日子,是她生命中最快樂的時光。

她透過門縫,在屋內小心的觀察着他,這種壓抑的喜歡,既快樂又擔心。

她希望他能夠看出來自己喜歡他,但又怕他知道自己的心意,每次短暫的見面她都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希望能夠讓他深刻的記住自己。

但對他而言,不過是稀疏平常的打招呼,他慣用的笑容早就將她的心融化,他卻一無所知。

可能愛一個人就是這樣,即便心裏掀起了驚濤駭浪,在喜歡的那個人面前,依然努力保持鎮靜。

大概是內心的自卑作祟吧,他與她,一個陽春白雪,一個下里巴人,誰也不會把他們湊成一對。

所以,她用自己一生的時間,卑微的愛着他,甚至不祈求他知道自己的存在。

03.

雖然,在她的內心早就知道他是個花花公子,但還是無法抑制自己對他的喜歡。

她不需要他知道自己的喜歡,能夠這樣默默看着他就已經很滿足了,雖然有一牆之隔,但能夠如此近的挨着他,就連空氣都變得甜蜜起來。

這從來就是她一個人的愛情,與他無關,與任何人都沒有關係。

因爲母親再婚,她被迫搬離了那裏,在臨走之前她也想過向他求助,她鼓起了從未有過的勇氣,走向他的房門。

但開門的僕人告知他並不在家,好不容易聚集起的勇氣一下子消散了,她不得不離開他。

即使兩人相隔萬里,她對他的思戀一點未減,甚至那種愛意越來越深刻,終於等到她成年的那一刻,她偷偷離家跑出來找他,幸運的是他還在這裏。

無數個日夜在他的家門口等待他的出門,冬天的雪十分的寒冷,但她的心卻異常的火熱,毫不意外等待到了那個心心念唸的人兒。

她有及其出衆的外貌,所以不出意料的他向她搭訕起來,她的眼神中包含着自己對他的思戀,但他的眼神中卻充滿了陌生,雖然感到很失望,但仍舊很開心能夠和他相遇。

04.

她卑微的暗戀終於有了一次進展,在那次相遇以後她懷上了他的孩子,短短的三日讓她覺得世界居然可以如此美麗。

她帶着渴望,渴望在他的世界裏留下屬於自己的印記,可她心裏也清楚,與她不過一時歡愉,激情過後,他還是他,自己也應該退回原本的位置。

她有了孩子,是他的。

她決心將孩子生下來,但這一切不是爲了威脅他,僅僅只是愛與他有關的一切,孩子讓他們之間有了更親密的聯繫,這種愛是極致的。

一個無依無靠的女人,在極其艱難的環境下生下了自己與心愛之人的孩子,無法想象當時她是抱着多麼深厚的愛意來承受這些痛苦。

她拋棄了自己的家人,遠離了自己的朋友,來到這個舉目無親的地方,爲他生兒育女,而他還不知道她付出的這一切。

這種愛是無私的,她根本沒有想利用這個孩子將他捆綁在自己的身邊,她希望自己愛的人是自由的,她的一切付出都是自願的,他不用說什麼也不用做什麼,她就願意爲他做一切,而且甘之若飴。

在她一生的愛戀之中,從未有一刻將這份愛當成是一種負擔,她一直都愛着他,心甘情願。

05.

後來,她的孩子去世了,即使她守在孩子身邊四天四夜,仍然無法挽回這個孩子的生命。

但即使自己承受如此大的痛苦,她也沒有打算將這個祕密向他傾訴,一切的難過由她來承受就好,她希望他能夠不受自己打擾,依舊快樂。

直到她知道自己大限將至,纔將這封信寄到他的手上,算是和他做一個告別。

爲了這份愛情,她付出了自己的一生,在她的生命裏,她爲他毫無保留的付出過,爲他轟轟烈烈的愛過。

但這個愛情和他無關,他不用承擔任何責任,但這份愛意想讓他知道,曾經有那麼一個女孩深刻的愛過他。

她瞭解他的每一面,他可愛的一面,他少年老成的一面,但無論是什麼樣的他,她都喜歡。

她在自己的心裏已經和他過完了一生,他爲數不多的出現在她面前的日子,成爲了她生命中最快樂的時光,即使在多年以後,她仍然能夠清楚的記得那天的相遇。

她用自己的一生證明了自己的愛情,她誠摯的愛戀,無需對方的迴應,愛上他是她自願的事情。

而他似乎依稀記起這個女人曾經出現過,在他的生命裏被他忽視的那些時光,原來有這樣一個女人認真的愛過自己,看着空空的花瓶,他終究是錯過了真摯的愛情。

原來,我愛你這件事情,終究是一個人的事情。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