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中國將“一帶一路”倡議付諸實施以來,一些歐美政客和所謂專家學者抄起顯微鏡檢視起這些海外項目,並使出“捕風捉影”、“混淆視聽”、“牽強附會”等招數,其中“質量低劣”、“環境災難”、“債務陷阱”之類陳詞濫調成爲西方攻擊“一帶一路”倡議的慣常話術,張口就來。

事實永遠勝於雄辯。在歐洲,中國的承包商和建設者們一步一個腳印,正在用行動反駁這些雜音和偏見。

看質量:高於歐盟標準

作爲中國基建在海外的一支重要力量,建設過蒙內鐵路等重大項目的中國路橋工程有限責任公司的經驗是很多歐洲公司無法複製的。

2019年8月7日,人們在克羅地亞南部佩列沙茨大橋施工水域附近的海灘消夏。新華社記者 高磊 攝

在亞得里亞海東南部,中國路橋牽頭的中國企業聯合體正在修建連接克羅地亞陸地南端和佩列沙茨半島的跨海大橋。

項目代表路盛偉告訴記者,承包方仔細研究了複雜嚴苛的歐盟標準,使用當地監理公司負責質檢、環保等工作,使項目設計、部件製造和施工各個環節都達到甚至超過歐盟標準

克羅地亞總理、交通部長和業主單位負責人今年以來數次視察項目,都對中國建設者的工作表示滿意。

中國山東高速集團承建的塞爾維亞E763高速公路奧佈雷諾瓦茨—利格段2019年8月正式通車。這一全長62.5公里的路段隧道里程長,地質條件複雜,施工過程中曾出現透水、塌方、沉降等問題。

2017年5月3日,工人們在塞爾維亞E763高速公路第五標段隧道內施工。新華社記者 王慧娟 攝

面對困難,山東高速組織團隊反覆勘察,採取更換大面積路基材料、鋪設土工布等方法,高效、經濟地解決了問題,爲工程建設打下良好基礎。

塞爾維亞副總理米哈伊洛維奇說,沒有中方的努力,奧佈雷諾瓦茨—利格段高速公路不可能開通。“我們爲這段高速每一米的高質量完成感到自豪。我們知道施工過程並不容易。”

說環境:“海豚在大橋附近嬉戲”

克羅地亞佩列沙茨跨海大橋施工海域地處自然保護區,附近遍佈歷史悠久的生蠔養殖場,也是旅遊季備受歡迎的海水浴場。

這是2020年2月1日在克羅地亞南部航拍的佩列沙茨大橋施工現場。新華社記者 高磊 攝

爲了把對環境的影響降到最低,中國承包商在打樁階段使用了原本用於軍事的氣泡幕技術降噪,並按照當地環保要求把鑽孔產生的泥沙悉數抽走,運到指定地點排放;施工船舶也配備了污水箱,陸上辦公和住宿區實行嚴格的垃圾分類,有效杜絕了向海中排污。自2018年大橋開始施工以來,此處海域一直有海豚出沒嬉戲。

2016年,歐盟設定了在2030年前將溫室氣體排放較1990年減少40%、可再生能源在能源消費中佔比提高至32%的發展目標。爲實現減排目標,匈牙利正大力發展清潔能源,光伏發電已成爲主要發展方向。

中國是全球光伏電站裝機容量最大的國家,也是光伏發電設備的最大出口國,在技術上處於國際領先地位。

這是2020年10月30日拍攝的正在建設中的匈牙利考波什堡光伏電站。新華社發

中國機械進出口(集團)有限公司投資興建的考波什堡100兆瓦光伏電站項目是匈牙利目前最大的光伏項目,建成後每年發電1.3億度,可節約4.5萬噸標準煤,減少12萬噸二氧化碳排放,對匈牙利實現可再生能源發展目標有巨大推動作用。

此外,裝機容量300兆瓦的波黑斯坦納裏火電廠2016年1月投入運營。它是首個使用中國-中東歐合作專項貸款額度的大型基建項目,也是“一帶一路”倡議的早期成果之一。

電廠廠長米利奇說,由於採用了中國研發的循環硫化牀技術,電廠二氧化硫排放低於150毫克每立方米,優於歐盟標準

中方技術負責人胡陽說,循環硫化牀是中方針對斯坦納利煤質特點開發的技術,在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排放控制方面,斯坦納利電廠絕對領先。

評債務:“最優方案提供者”

據中機公司匈牙利考波什堡光伏電站項目負責人孟凡曄介紹,項目資金來自中機公司的自有資金和中國銀行的項目融資,匈牙利政府沒有任何形式的借款擔保或購電履約擔保。而中方投資和銀行融資是基於對匈牙利法律體系和市場的信心,用項目資產作爲抵押,用未來的電費收益來回收投資並償還借款。

孟凡曄說,作爲長期運營資產,我們並不急於收回投資,希望能夠與所在國共享收益,項目建設及運營後,每年將向當地政府繳稅約200萬歐元。

這是2018年9月22日拍攝的南北高速公路項目第三段——斯莫科瓦茨-馬泰舍沃段的莫拉契查大橋施工現場。新華社記者 王慧娟 攝

中國企業承建的黑山南北高速公路項目也是對“債務陷阱”的有力駁斥。該項目貸款利率僅爲2%,還款時間爲20年,寬限期6年,如此寬鬆的條件在國際上都是少見的。

黑山總理馬爾科維奇2019年6月迴應債務陰謀論時表示,黑山並未以土地作爲貸款抵押,中國進出口銀行提供了最優方案。他說:“所有猜測都是沒有根據的……不存在債務束縛。投資者是黑山,而不是中國或任何其他國家”。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