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阿富汗平民講述澳軍士兵殺害其親人過程:開槍擊倒後放狗咬,還對着頭部補槍)

【環球網軍事報道】在澳大利亞特種部隊被曝光以殘忍手段謀殺了39名阿富汗士兵和平民後,俄羅斯媒體記者在阿富汗當地找到了多名被澳軍殺害的阿富汗人的家屬,他們揭示了澳軍人所犯的種種暴行。

報道稱,不久前澳大利亞官方指控本國特種部隊在阿富汗謀殺了39名士兵和平民。這份報告由澳大利亞國防軍督察長辦公室發佈,其中約400名證人提供了證詞,還有20000多份文件和25000多張照片等作爲證據。它們全部都是澳大利亞軍人在阿富汗犯下的戰爭罪行的證據,包括2005年至2016年之間的39起謀殺案。調查報告公佈後,澳大利亞總理在與阿富汗總統阿什拉夫·加尼進行電話交談時承諾將進行公正的調查。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記者在阿富汗烏魯茲甘省找到了慘遭澳大利亞軍人殺害的阿富汗人的家屬,並詢問了其親屬被殺的經過和原因,他們是否與警察聯繫過以及這些事件對他們的生活造成了怎樣得影響。

阿富汗平民講述澳軍殺害其親人:開槍擊倒後放狗咬沙耶斯塔·漢

下面就是被澳大利亞軍人殺害的馬爾齊·汗(音)的兄弟、烏魯茲甘省居民沙耶斯塔·漢的訴說:

這一切始於澳大利亞軍人降落在我們家附近的高地上。我的兄弟當時正在磨坊工作,父親在墓地,母親和兄弟們在家。

澳大利亞軍方砸壞了我們的房門,到處都被弄得亂七八糟。他們殺死了馬爾齊·漢兄弟,還傷害了另一個兄弟。他們非常殘忍地殺了他,先是開槍,他倒了下去。然後他們放過去一條狗,狗抓住了被子彈擊中的我的哥哥的喉嚨。他們還向他的頭部和肩膀開槍,然後將他的屍體拖開,披上斗篷。他們又返回來,給我們的房子翻了個遍,但一無所獲。我們家裏沒有武器彈藥。

當我的兄弟和內弟開車回家時,他們被澳大利亞軍人逮捕並被扣押,隨後將他們帶走並燒燬了車輛。澳大利亞士兵釋放了我的母親(他們此前將她關在了屋子裏)後,她走到哥哥屍體前嚎啕大哭起來。

衛星通訊社記者:爲什麼澳大利亞軍人要殺死你的兄弟?

沙耶斯塔·漢:我們不知道他們爲什麼這樣做。也許他們以爲我們是塔利班的人或者我們在幫助他們,但我們家裏沒有武器或子彈。我們錯在哪裏?他們毀壞了我們的整個房子。

兄弟去世後,父母在精神上受到嚴重打擊。每天母親都要來到兄弟被害的地方,站在那裏呼喊死去的兄弟,好像這能讓他起死回生。哥哥是在他婚禮前四天被殺的。每當我父親看到兒子結婚後要住的房間,都會悲痛欲絕。我們甚至不得不對房屋進行改建,好把這個房間改掉。本來給兄弟辦婚禮的東西都用來給他辦葬禮了。

衛星通訊社記者:您是怎麼知道他們就是澳大利亞軍人的?

沙耶斯塔·漢:我們知道他們的軍裝和旗幟。我們知道澳大利亞人和美國人之間的區別。

衛星通訊社記者:兄弟被殺後,您是否與警察和地方政府聯繫過?

沙耶斯塔·漢:村長和所有村民去了州長那裏。我們訴苦說,在我們這裏已經發生了幾起(由於澳大利亞軍方的行動引起的)無辜平民被殺害的事件,我們要求他們停止這樣做。我本人也與澳大利亞部隊司令官見過面。我見到他時,問他們爲什麼如此殘忍並殺死我們的人。他們回答說這是一個錯誤,並且不會再次發生。

我們要求澳大利亞當局和軍方對在阿富汗殺死我們親人的兇手進行審判,並要求賠償我們的損失。他們自己清楚他們給我們造成了多大破壞,他們摧毀了房屋,燒燬了汽車。

報道還提到,烏魯茲甘省另一位居民阿卜杜勒·瓦雷斯(音)告訴記者,澳大利亞軍方殺死了他的父親和堂兄。“他們未經審判或調查就殺死了他,指控他疑似與塔利班合作。但是我父親是一個普通店主。他沒與塔利班合作過。那時我7歲。從那時起已經過去了12年,是親戚幫助我才活了下來。我們要求澳大利亞當局賠償和審判兇手。”

還有另一位當地居民阿卜杜拉·加富爾的控訴讓更人觸目驚心,他說8年前的一個晚上,澳大利亞軍人闖入房屋,殺害了8人,有11人受了傷。在死者中有3名婦女和一個孩子。

報道稱,這些只是澳大利亞軍人在阿富汗製造的人類悲劇的一小部分。阿富汗議會上議院此前表示,堪培拉僅道歉是不夠的,罪犯需要在國際刑事法院受審,澳大利亞政府必須對受害者家庭給予賠償。

netease 本文來源:環球網 責任編輯:姚文廣_NN1682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