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堂裏一女生打了份單鍋回鍋肉,那麼多肥肥的肉片,她喫得很香,引起一男生的注意,男生看了女生一眼,心裏說:喫這麼肥還長那麼瘦,真是對不起那死去的豬!

女朋友沒有危險意識怎麼辦,總感覺是電視劇裏活不過兩集的那種。去雲南旅遊,坐出租車,司機只問了一句出來旅遊麼,就開始跟司機說出來旅遊,然後把家是哪裏的,來旅遊幾天,怎麼來的,幾個人都一股腦說出來,我攔都攔不住。走路愛視頻聊天,總覺得汽車不敢撞你。給一企業老總開車,他今年六十多歲,在外面養着一個三十多歲的少婦。 今天不經意聽到他倆的談話,“你覺得司機小楊爲人咋樣?”“小夥子很機靈,每次見到我都是叫姑姑,我挺喜歡他的”“那我就放心了” 老闆,我對不起你,在外人面前,我叫她姑姑,背後她總是叫我“過兒”……

雨越下越大,那個女孩躲在屋檐下無助的看着大雨。我看了看手中的雨傘,自己給自己說了聲加油後朝那女孩走去:“姑娘,要傘麼?”姑娘感激的看了我一眼:“謝謝你。”我笑着搖了搖頭:“姑娘,不用謝,十塊錢一把。”

5月27日晚,無業遊民張某約網友劉某到自己的出租屋內喝酒。期間劉某感嘆有錢人太多,張某隨即表示“不如出去弄點錢”,劉某隨後響應。解放路的監視探頭顯示,5月28號凌晨5時16分許,他們的早餐攤支起來了,6時12分時遠處駛來一輛黑色的麪包車停在了早灘點的十米外,從車上下來五個兇惡的彪形大漢衝進了早灘點,點了五碗麪。6時18分時張某從桌子底下抽出了一把西瓜刀切起了蔥花。我記得那年我才八歲,老媽囑咐我在家好好餵豬,等豬再大點,賣了好給我上學繳學費。那時候家裏窮,人都喫不飽,拿什麼餵豬啊?我只能每天帶着豬到後山讓它自個找喫!說來也怪,豬沒有一次跑丟!就是把後山我家種的那些白菜給拱了! 老媽剛開始也認爲是野豬拱的!就這樣過了好幾天,直到被我老媽當場發現了!老媽氣得把豬當天就賣給了!而且讓我每天和她一起下田勞作,說我啥時候種好白菜,啥時候再去上學!夜晚走在路上,對面衝來一夥人火拼,我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的看着他們遠走,旁邊一妹子突然叫道:“哥,你好勇敢,留個號碼吧?”我眼都沒看她說:“滾”,之後我默默的撿起踩在腳底的五元錢!飯點了還在外面,走進一家陌生的麪館,打算隨便喫碗麪打發了。掛在牆上的大菜單上有平時喫的比較多的大排面、腰花面、爆魚面等等十幾二十個品種。我瞄了一眼突然有了個大發現:居然有一碗麪叫龍頭大面!吃了十幾二十年面還沒見過,心想一定是碗好面!於是點了一碗。不一會面就上來了,我一動筷子,TNND,裏面就七八個黃鱔頭!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