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是多災多難的一年,全世界人民都走得極其艱難。這一年來,有無數人帶着病痛、帶着遺憾永遠離開了我們,其中不乏對社會做出巨大貢獻的人、各界各領域的名人。而近日,海外有消息傳來,知名華裔鋼琴家傅聰也因感染新冠病毒不幸逝世,享年86歲。

說到傅聰,大部分人第一想到的是他的父親,也就是我國著名的翻譯家、作家、文學評論家傅雷。那本廣爲人知的《傅雷家書》,更是讓傅聰的名字深深印在國人的腦中。再加上傅聰本人在鋼琴領域有突出貢獻,因此國人對於傅聰的去世給予了不小的關注。

而音樂領域的人們,對傅聰的去世或許感慨更多。像是李雲迪、郎朗這樣知名的鋼琴家,也都先後發文悼念傅聰。可令人沒想到的是,這兩位鋼琴家的悼文,卻引起了不小的網絡爭議,兩方的粉絲和一些路人網友更因此爭吵起來。至於爭吵的最初原因,就是有部分網友認爲:郎朗的文案藉着悼念傅聰暗捧自己,凡爾賽的味兒十足。而李雲迪的悼文更顯真誠,也更彰顯藝術家情懷。

爲何會有這樣的評價呢?網友是這麼認爲的:郎朗在悼文中誇讚傅聰如何偉大,又提到傅聰在2001年,因爲聽了他的彈奏而"滿含眼淚跟他擁抱",並且"表達對他的高度期待"。這樣的用詞,不就是藉着誇讚和悼念傅聰,實則擡高自己,表達自己有多厲害嗎?再看李雲迪,他並沒有追憶往昔,也不說自己與傅聰有過什麼交情,他只是從古典樂的宏觀角度去肯定前輩、去悼念前輩。所以一些網友認爲李雲迪的悼文更顯真誠。

也是這個引頭,使得網友去扒了郎朗與李雲迪過往的一些微博文案。網友也因此發現,郎朗似乎就一直走的"凡爾賽"路線,李雲迪則走藝術浪漫路線。網友說道,像是郎朗去年微博悼念指揮家揚頌斯,他也談到了自己與指揮家的交集、交情,說他們是忘年交,又說他們有過多少合作,這樣的文案簡直就是"凡爾賽式悼念"。

不僅如此,網友還說郎朗的廣告也很"凡爾賽",廣告語都是什麼"我很成功"、"我是個天才鋼琴家"、"想像我一樣成功就喝某某奶"。李雲迪的廣告就沒有那麼浮誇傲慢,讓人看着舒服很多。

還有網友想到了六小齡童,說六小齡童和郎朗一樣,不論什麼人、什麼節,最終一定是迴歸到"我"這個角度,談及"我"怎樣、"我"取得了什麼成就。但這樣的評價,令郎朗與六小齡童的粉絲不喜。一些郎朗的粉絲更是覺得,這些評價語無非就是捧李雲迪、踩郎朗,進而引發了不小的爭執。

講真,郎朗與李雲迪作爲同國籍、同領域、同年紀、同時期甚至同性別的音樂家,他們這些年不免被網友各種比較。而在爭執誰的成就高、誰的成就低這個問題上,網友們是爭執不下,吵了能有千八百回。郎朗的粉絲認爲,郎朗在鋼琴領域的成就及造詣高過李雲迪,因爲不少大師都認可郎朗,還有專家說他是同時代最好的鋼琴家。

不僅如此,郎朗還獲得了領域的許多權威大獎。粉絲說,郎朗能在奧運會上演奏,郎朗能進白宮裏演奏,郎朗還能在凡爾賽宮不開門的時候隨便進。曾有紀錄片說,郎朗不光是技術頂級,他的出現也讓古典鋼琴圈的影響力變得更大。因此他的粉絲和一些網友認爲,李雲迪不論在獎項還是成就上,都不及郎朗。

而李雲迪的粉絲自然不服,稱這些年有許多人都在貶低和狂踩李雲迪,根本做不到公平客觀。李雲迪的粉絲還諷刺道,如果想快速成爲古典樂評家,那就誇郎朗,踩李雲迪就行。有網友說過,李雲迪比起郎朗更像是藝術家,雖然他外表翩翩,但骨子裏有一種藝術家的"瘋",不僅浪漫,而且瘋狂。

而郎朗呢,他雖然令世人認爲他最大的成就是鋼琴家,實際他更像是商人。因爲如今的郎朗,事業重心已經偏離了音樂領域,他頻繁接廣告、上綜藝、做推廣,關於他的消息常常與音樂不搭邊。李雲迪則是一如往昔,全心專注在音樂事業上,而且還在巡演。

網友藉着這次對傅聰的悼文,又將郎朗和李雲迪到底誰更像藝術家的話題引了出來,並爭論不休。其實講真,郎朗和李雲迪的成就都很高,他們都稱得上是我國頂尖的音樂家,何必非要分個高低,甚至是在踩一邊的基礎上捧另一邊?至於他們的文案與廣告,也不必放大解讀,只不過他們的風格差異明顯、選擇的路線不同罷了。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