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康美藥業投資者索賠會是中國版首例集體訴訟案嗎?還有這些地方存爭議

記者 | 張藝

在2020年的最後一日,ST康美(600518.SH)虛假陳述投資者索賠立案,此案是否演變成中國版首例集體訴案訟案備受關注。

ST康美公告,公司收到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下稱廣州中院)發來的《應訴通知書》,顧某某、劉某某等11名自然人就公司證券虛假陳述責任糾紛一案提起訴訟,請求判決各項損失共41.22萬元。

值得注意的是,11位原告提到“請求法院發起普通代表人訴訟”,結合不久前證監會相關負責人透露的“儘快依法啓動首例集體訴訟”。市場便有推測,首例集體訴訟案件是否指向ST康美。

對此,多位專業從事投資者訴訟領域的律師對界面新聞表示,站在當前時間節點,康美藥業是否成爲首例未有定論。

有律師對界面新聞表示,康美藥業投資者索賠案是啓動特別代表人訴訟(集體訴訟)很適合的一個案例,然而,普通代表人訴訟環節都尚未啓動,現在將首例集體訴訟指向康美藥業是不妥的。每個被處罰的上市公司都有可能成爲首例集體訴訟的目標。

還有律師強調,集體訴訟的賠償金額將是“天文數字”,其影響力如“核彈”。因此有律師稱,建議把投保機構發起集體訴訟的信息作爲內幕信息管理。

此外,多位律師對界面新聞稱,元旦期間正準備材料,節後將分批向廣州中院遞交材料。有律師稱,不論是否首例集體訴訟,康美藥業或將成爲A股有史以來涉案金額最高的投資者維權案件。

是否首例集體訴訟案?

ST康美在2020年12月31日晚剛披露涉訴公告,投資者索賠的律師圈就炸開鍋。

“去年5月康美藥業被行政處罰至今,陸續有律師代理投資者向法院提交起訴材料,據瞭解,一直處於法院訴前調解階段。此次涉訴公告,標誌着廣州中院已經正式受理康美藥業虛假陳述案。。”一位不願具名的律師連夜與幾位同行討論研究這份公告。

公告中最值得關注的是訴訟請求第一條,“請求確認原告顧某某、劉某某爲本起訴書各原告的訴訟代表人,並請求法院發起普通代表人訴訟。”

來源:康美藥業關於涉及訴訟的公告2020年12月31日

代表人訴訟包含了普通代表人訴訟和特別代表人訴訟,集體訴訟就是指特別代表人訴訟。法院啓動普通代表人訴訟,這是進入集體訴訟的第一步。此處提及,引發市場猜測。

近期證監會首席律師焦津洪在公開場合表示,有關部門正儘快依法啓動首例集體訴訟,第一階段是提起普通代表人訴訟。

12月31日晚間,證監會就退市新規答記者問中也提到,近日,全國人大已審議通過了刑法修正案(十一),大幅提高了欺詐發行、財務造假等行爲的違法違規成本,首單集體訴訟案件已正式啓動。

因此,市場上有消息將首例集體訴訟指向ST康美。

對此,廣東陳律師認爲,單就這一個公告,看不出來是集體訴訟,並沒有官宣。“而且虛假陳述涉及的上市公司挺多的,不只康美藥業一家。理論上其他被處罰的上市公司也有可能成爲集體訴訟的目標。”

上海久誠律師事務所主任許峯律師也撰文指出,“根據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解釋,發起集體訴訟必須以普通代表人訴訟作爲前提,普通代表人還未確定的情況下,何來集體訴訟?”

廣東法制盛邦律師事務所高級合夥人李修蛟律師則認爲,康美藥業是極有可能以集體訴訟的方式進行處理。

康美藥業2020年5月13日被證監會作出行政處罰決定後,“按過去的做法,我們代表股民提起訴訟。但5月至12月,各地相關代理律師提起訴訟兩三千個,法院之前答覆是,開會統一研究,確定後再通知正式立案。”李修蛟律師認爲,7個月沒有正式立案,說明法院有一套完整的應對康美藥業虛假陳述索賠糾紛相關案件的方案。如今已立案,也說明此事已有進展。

李修蛟律師預計,廣州中院節後將放開訴訟,正式受理立案。

從流程來看,廣東陳律師認爲,發起普通代表人訴訟,目前只是某些原告的單方面請求,並不代表法院一定會同意,投保一定會加入。“流程要一步一步啓動。按照流程,首先要法院同意展開普通代表人程序,投保機構才能選擇加入,普通代表人訴訟轉化爲特別代表人訴訟。如果法院不同意,就沒有後續。如果法院發佈了,投保機構沒有加入,或沒有得到50名以上權利人的特別授權,也不能展開集體訴訟。”

根據2020年3月1日起施行的《證券法》第95條規定,“投資者保護機構受五十名以上投資者委託,可以作爲代表人參加訴訟,併爲經證券登記結算機構確認的權利人依照前款規定向人民法院登記,但投資者明確表示不願意參加該訴訟的除外。”

中證中小投資者服務中心和中國證券投資者保護基金有限責任公司兩家機構爲“投資者保護機構”(全文稱投保機構)。

來源:中華人民共和國證券法2020年3月1日起施行

最高人民法院也有證券糾紛集體訴訟制度細節出臺。7月31日,最高人民法院發佈《關於證券糾紛代表人訴訟若干問題的規定》,重點規範了普通代表人訴訟和特別代表人訴訟程序,細化了兩類代表人訴訟的程序規定。

同時,最高人民法院及中國證監會相關負責人表示,以“明示退出、默示加入”爲主要特徵的證券集體訴訟,是證券法的最大亮點之一。

“明示退出、默示加入”正是集體訴訟最大影響力所在。

廣東陳律師稱,目前一般的訴訟是不告不理,集體訴訟則由投保部門處理,絕大部分股民包括在內。這樣涉及的金額會特別巨大,人也特別多,如果是像康美這樣的公司,涉及的股東可能以萬爲單位,各方都會比較慎重。

最高人民法院及中國證監會相關負責人也曾提到,證券集體訴訟制度將顯著提高違法成本,保護投資者特別是中小投資者合法權益。對於那些嚴重損害投資者權益的違法者,不僅要讓其“罰得傾家蕩產”,更要讓其“賠得傾家蕩產”。

正因爲集體訴訟影響力過大,有律師認爲,應該將集體訴訟納入內幕信息管理。

許峯律師認爲,上市公司被髮起集體訴訟的任何一個階段的信息屬於對上市公司證券的市場價格有重大影響的尚未公開的信息,並且可能不僅僅是影響價格,甚至會直接導致上市公司退市、破產,以及其他更加嚴重的後果。

“較爲普通的重大訴訟都是內幕信息,可能導致滅頂之災的集體訴訟是不是?我認爲非常是、特別是、不一般的是。”許峯律師表示。

許峯建議,應該儘快把集體訴訟信息作爲內幕信息管理起來,同時,“官方、投保機構以及康美藥業應該儘快澄清首單集體訴訟是否是康美藥業?”在此之前,建議康美藥業向交易所申請停牌。

ST康美公告中也稱,上述案件尚處於立案受理階段,預計將對公司業績產生負面影響。

11位投資者代表性有爭議

李修蛟律師手上第一批上百位投資者的對康美藥業的索賠材料正在整理之中,涉訴金額超過2000萬元。

“我們只提交了不到四分之一,元旦過後放開就要大面積提交。”李修蛟律師對界面新聞表示,目前已有近千位投資者委託在其名下,“索賠金額大的有上千萬元的,小的也有幾萬元,總涉案金額估算已經過億元。”李律師還稱,已勸退了不少虧損金額小的投資者,虧損幾千元不主張耗費人力物力參與索賠。

廣東陳律師也稱,準備元旦後提交一批起訴材料,索賠人數超過三十人,索賠金額超過二千萬元。“康美藥業被立案調查後就陸陸續續有投資者來諮詢。”

2018年四季度末直至2019年上半年末,康美藥業股東人數均超過20萬人。因此,行業人士認爲,康美藥業參與索賠的人數非常多,有可能成爲A股歷史之最。

“康美藥業在新浪維權平臺、同花順維權平臺、律師個人徵集等等的數量都排在第一第二。意味着康美藥業參與索賠的股民有可能成爲歷史之最。”李修蛟律師預計稱。

李律師以5%比例的索賠人數來計算,最終參與索賠的投資者將超過1萬人,若平均索賠額在10萬元左右,那麼索賠金額將超過10億元。若走集體訴訟程序則索賠金額更巨大。

根據證監會認定的ST康美違法事實,公司2016年至2018年年報中,存在虛假記載,虛增營業收入、利息收入、營業利潤、貨幣資金,虛增固定資產、在建工程、投資性房地產,未按規定披露控股股東及其關聯方非經營性佔用資金的關聯交易情況。

不論是否進入集體訴訟,這批投資者索賠立案都具有一定的示範效應。然而,多位律師認爲,廣州中院首批立案的11位、超過40萬元的索賠,並不具代表性。

示範性訴訟又稱爲實驗性訴訟、典型訴訟、樣板訴訟,對於涉及羣體性訴訟的同類批量案件,法院依職權或根據當事人的意願,前期選取一個或數個具有示範意義的典型案件進行精細化審判,形成判例或調解方案後,再對等候處理的同類糾紛進行統一裁判或調解處理。

11位投資者請求依法判決馬興田、許冬瑾賠償投資差額損失41.05萬元,差額損失的佣金123.17元、印花稅410.52元、利息損失1172.51元。馬興田、許冬瑾爲康美藥業實控人夫婦。

李修蛟律師提出,人數少,金額小,從各方面講這11位都代表性不足。第一,不知道這11個人的索賠條件是什麼,第二,不知道他們買賣區間,爲什麼損失這麼少?“就我們所知,康美藥業股民損失額度非常大,幾百萬上千萬損失都有。11個人才損失40多萬,意味着每個人都不足4萬元,損失不太符合康美藥業虛假陳述揭露之後大幅下跌的態勢。如果買入很少的話,則並不具備代表性,相比損失較重的更具代表性。”

其次,是否有專業律師代理很關鍵。

李修蛟律師稱,此前在天業股份(現濟南高新 600807.SH)案件上,濟南中院做示範性判決時,選擇的案子訴訟額只有10萬元,且沒有專業律師爲代理人。由投資者自己提出了一些不專業的訴訟請求。“以這個案子作爲示範性審判,無法做到代表原告做合理合法的抗爭,結果只判賠償了30%。”

李修蛟律師認爲,示範性訴訟至少要有中小投資者服務中心,或專業律師做爲代理人。這樣的案件纔有代表性,才能協助法院更好地審理案件。

李修蛟律師稱,如果不認可示範訴訟的“三日一價”(實施日、揭露日、基準日、基準價),還可以例行提起訴訟。但如果法院以這11個人爲代表人訴訟來確定“三日一價”,這樣就很麻煩。

“康美藥業虛假陳述的行爲比較惡劣,持續時間比較長,第一次是立案是2018年12月29日。如果以此爲揭露日,那麼很多股民不符合索賠條件。”因爲李修蛟律師認爲,康美藥業有多個虛假陳述的行爲,有多個時間節點,爭議很大,各個階段損失的投資者都有來委託提起訴訟。

也正因爲此,代表人訴訟的代表很重要,決定了能不能爲全部股民爭取到權益,因爲後續都會按此案處理。

可以預見的是,元旦過後,廣州中院將收到大量各地代理律師提交的立案請求。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