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0年5月16日,第五战区右翼集团军兼第三十三集团军总司令张自忠将军在抗日战场上壮烈牺牲。张自忠将军生前是上将衔陆军中将,牺牲后被追授为二级上将,他不仅是中国抗战史上牺牲的军衔最高的将领,也是整个二战盟国阵营中牺牲的军衔最高的将领。

大家可能会感到疑惑,作为一名集团军总司令,张自忠为何要亲自上前线,不及时撤离,最终战死沙场?大家可能不知道,张自忠早在抗战之初就树立了必死的信念,这不仅因为岳飞所说的“文官不贪财,武将不怕死”,还因为他身上背负着难以洗刷的冤屈——他是一心报国的爱国将领,但却因时局变化及日军歪曲报道,被国人误解成大汉奸、卖国贼!张自忠满腹冤屈却有口难辩,唯有忍辱负重暗自发誓:要么杀尽鬼子,要么以身报国!下面就与大家一同回顾张自忠将军的艰难、辛酸而又热血的抗战报国之路。

张自忠在1933年的长城抗战中以抗日名将的身份走入历史舞台,比全面抗战的爆发要早4年多。在长城抗战中,张自忠、赵登禹指挥装备落后的西北军战士以大刀向鬼子头上砍去,用中国军人的躯体与热血铸成了一道新的长城。

“九一八”事变爆发之后,东北迅速沦陷。欲壑难填的日军继续向前推进,意图在华北再造一个伪满。1933年3月初,日军占领热河全境,直逼长城。前线部队节节败退,张自忠受命率部支援,驻扎在遵化三屯营,据喜峰口关塞仅有三十公里。喜峰口是防线的最后一道防线,如若丢了,日军将长驱直入。交战前,张自忠对将士们说道: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为国捐躯重如泰山。人生在世总是要死的,打日军为国牺牲是最光荣的。只要有一兵一卒,我们决心与日军血战到底!

对于张自忠来说,他等这个抗敌御侮的机会等了好些年了!之前的直奉战争与中原大战中,他虽杀出了赫赫威名,可没有人知道他多希望自己杀的是侵略者。他永远不会忘记,在第二次直奉战争中他奉命移驻丰台车站,但却遭到了英国人的拒绝。血气方刚的张自忠硬是驻扎进去了,随后遭到了英军的包围。

张自忠不为所惧地说道:丰台车站是中国的领土,我们在自己的领土上执行任务,外国人无权干涉。在英军进行射击挑衅之后,张自忠又说道:他若犯我,坚决消灭他!英军灰溜溜地撤退了,可张自忠却仍感到悲愤。是啊,这是我们自己的领土,他们为何敢这样?我们又要到什么时候才能赶跑他们?

因此,当张自忠终于等到在战场上面对侵略者的机会时,他可以说是血脉贲张战意惊天。不过,他也知道自己的部队虽然训练有素,但装备方面要比日军差好几个档次,甚至连人手一枪都做不到,光靠血性是无法与日军抗衡的。张自忠又想起少帅在辞职公告中所说的一句“名言”:科学时代,勇敢没有用了

不,勇敢怎么会没用?勇敢在任何时候都能起到天大的作用!张自忠心想,和日军硬拼是行不通的,但可以凭借西北军的勇敢和野战肉搏的看家本领,通过战术弥补装备上的劣势。张自忠与37师师长冯治安、132师师长赵登禹合计后决定,组织大刀队夜袭敌营!

1933年3月11日夜,西北军的两个团和一个营兵分三路夜袭敌营,大刀向鬼子头上砍去,歼敌上千。此次成功的夜袭打出了中国军人的威风,全国各界纷纷祝贺29军的功绩,其中以一曲《大刀向鬼子头上砍去》最为著名:

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全国武装的弟兄们!抗战的一天来到了,抗战的一天来到了!前面有东北的义勇军,后面有全国的老百姓,咱们军民团结勇敢前进,看准那敌人,把他消灭,把他消灭! 冲啊!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杀!

张自忠并未被胜利冲昏头脑,他清楚地知道:日军即将发起疯狂进攻,几乎没有任何重兵器的29军实在是在太劣势了。他在视察阵地后,给部队做出了积极防御,最大限度地保存自己、杀伤日军的指示。数日后,日军调集重兵,疯狂进攻 29 军阵地。张自忠师长坚持在前线指挥,打退了日军的几十次猛攻,歼灭日军约6000人。

喜峰口之役使日本上下大为震惊,日本有家报纸发文这样写道:明治大帝造兵以来,皇军名誉尽丧于喜峰口外,而遭受六十年来未有之侮辱

因此,虽然因敌我装备实在相差太远长城防线最终被攻破,但29军和张自忠的抗日威名也着实打了出来!当29军因《塘沽停战协定》被迫撤离时,当地百姓无不含泪挽留——他们坚信,只要张将军和29军在,鬼子就打不过来!而张自忠虽然早已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但是他却不得不顾全大局,不得不顾及29军将士们的性命,不得不耐心等待着下一次抗战御敌的机会。

直到四年之后,张自忠才再次得到与日军较量的机会。只是,这一次日军使用了一招毒计——邀请29军军长宋哲元访日。在还未全面开战的情况下,断然拒绝对方的邀请无疑是不明智的,况且,对方还是通过民间机构发出的邀请。为了避免与日帝的直接冲突,为了给备战赢得时间,宋哲元决定接受邀请。只是,在抗日气氛日渐浓重的节点,该让谁去呢?谁去都非常容易认为是卖国投敌的行为,宋哲元背不起这个锅。

张自忠当然也背不起这个锅 ,不过,他不想让老大哥宋哲元为难。张自忠做出了一个将使自己形象大损的决定——前往日本考察。出行之前,张自忠此时已经预料到了一些东西,他曾私下对部下说道:我希望打开一个局面,维持一个较长的时间,而使国家有充足的准备时间,其它毁誉我是不计较的

在日期间,张自忠十分注意维护民族尊严。在日方邀请参加在名古屋召开的国际博览会开幕式后,张自忠得知中国馆的对面是伪满馆,当即要求日方撤掉伪满馆,否则立刻回国。在一次与留日学生的交谈中,张自忠斩钉截铁地保证道:同学们放心,我张自忠在任何时候,绝不会做对不起国家,对不起人民的事情

可是,日方却不断歪曲报道,营造所谓的“亲善”气氛。张自忠每在日本多呆一天,国人对张自忠的误解便要多一分。张自忠回国后,日方又做了总结式的报道:代表团在日期间受到各方面的热烈欢迎,满载而归,每个人都满脸喜悦,亲日气氛已达到相当效果

张自忠发表声明,想要澄清事实。但是国人根本不相信张自忠,各方舆论纷纷指责张自忠,话说得越来越难听。曾经的抗日名将张自忠,一夜之间成了国人纷纷讨伐的“大汉奸”、“卖国贼”、“张逆自忠”。张自忠满目冤屈有苦难说,但他默默承受下来了,因为他知道,这个国家还需要时间。

几个月后,卢沟桥事变爆发了。事件爆发20天后,29军伤亡惨重,副军长佟麟阁、师长赵登禹壮烈牺牲。7月28日,为了掩护29军的有生力量撤离到安全的地方。宋哲元问道:为了照顾长远利益,我觉得暂离北平赴保定后再做打算,可是在部队转移时,需要有人留在北平与日军周旋,以掩护撤退

在将士伤亡惨重血染国土的情形下,谁留下来与日军虚与委蛇,必将背上难以洗刷的骂名。当时,宋哲元作为军长不宜留下,能担此重任的人只有张自忠和副军长秦德纯。秦德纯未应命,张自忠便站了出来。

关于这段历史,存在一些污蔑张自忠的说法,如“夺权逼迫宋哲元离开”云云。这些说法其实根本经不起推敲,一是因为早在数年前重组西北军时,张自忠就有机会当军长,但他推举了比自己资历更老的宋哲元;二是张自忠是个无比忠心之人,当年中原大战后,很多将领都选择了离开冯玉祥,最有资本离开的张自忠却选择了跟随;三是宋哲元和秦德纯此后的回忆,都表明率29军离开是上级命令,张自忠留下则是他主动请命。

宋哲元至死都是“是月二十八日,奉电令赴保定”的说法,始终如一。秦德纯在回忆此次分别时的情景,更是这样说道:临行前,张将军含泪告我曰:你同宋先生成了民族英雄,我怕成了汉奸了。其悲痛情形已达极点

果然,当张自忠出面代理晋察冀政务委员会和北平市长职务后,舆论一片哗然。一时之间,各大报刊纷纷发文痛骂张自忠,言必称“张逆”、“汉奸”、“贼人”等词。但是,为了掩护29军幸存将士撤离,张自忠并未辩解。他承受着巨大精神压力,忍辱负重与日军周旋。只要成功掩护29军,一切都是值得的!而国人的新旧误解,只有等到来日以鲜血洗刷了!用敌人的,或者用自己的!

在29军成功撤离之后,张自忠便试图逃离北平,但直到9月3日才成功。我们无从想象,这一个多月里,张自忠受着怎样的煎熬。据当时见到过张自忠的人回忆,从前生龙活虎血气方刚的张自忠,已变得面黄肌瘦无精打采,时常一个人呆呆坐着一动不动。

好在,张自忠洗刷冤屈的时日不远了!三个月后,张自忠被编入第五战斗序列,担任59军军长。第二年年初,徐州会战打响。3月,板垣第5师团进攻临沂,与庞炳勋部激战。交战20余日后,庞部伤亡近半急需支援。于是出现了《血战台儿庄》里的这个情节:

五战区参谋长询问张自忠是否可增援,李宗仁却故意岔开话题,但张自忠却说:李长官,如果信得过我张自忠,可否让我增援临沂?李宗仁笑着说,你能去就太好了,我就怕强人所难啊!

原来,庞炳勋也是老西北军出身,但在中原大战中却背叛了冯玉祥,张自忠的指挥部亦曾被庞偷袭。那一次,张自忠身受重伤,差点死去。无论从道义还是个人恩怨的角度来讲,张自忠都完全有理由拒绝支援庞炳勋。不过,张自忠知道,国难当前,往日的恩恩怨怨必须先放到一边。

于是,张自忠率59军以昼夜180里的速度驰来增援,仅休整一天后便投入战场,与庞部协力作战。经过五昼夜的激战,日军被歼歼敌 4000 余人,受重创败退。不久后,日军的坂本旅团又气势汹汹地攻打过来,但再次被张自忠挡住。日军遭沉重打击,其向台儿庄前线增援的战略企图被完全粉碎,从而有力保证了台儿庄大战的胜利。

不久之后,张自忠率部投身武汉会战,重创日军于河南潢川,晋升为第三十三集团军总司令。此后半年的时间里,张自忠接连进行四次战役,皆抵挡住了日军的进攻,歼灭日军超5000人。1939年5月2 日,张自忠加授上将军衔。

1939 年 12 月,张自忠率部参加冬季攻势。情势严峻,各部队纷纷告急,要求后撤。但张自忠不为所动,激励部将道:现在是军人报国的时机,我们要对得起国家,对得起民族,对得起已死的弟兄。希望你苦撑几天,以待援军,免得你我成为国家的罪人!现在只准前进,不准后退!阵地就是我们的坟地,后退者死

坚守两个多月后,战场形势发生转变,张自忠果断下令反攻。日军抵挡不住攻势,向东南溃退,张自忠率部进行追杀。

1940 年 5 月,第二次随枣会战拉开序幕,张自忠迎来了他生命中的最后一战。李宗仁下令将襄河右侧各军组为右翼兵团,委任张自忠为司令官。张自忠部署分配了兵力,将自己的59军各师放在最前线。

开战不久后,北路友军迅速溃败,枣阳岌岌可危。59军奉命向北截击敌军,损失极重。前线接连向指挥部告急,要人要弹药。但是,张自忠已派不出人,也发不出更多的弹药了。在这种情况下,张自忠决定亲自渡襄河去前线督战,鼓舞士气,与将士共存亡!

张自忠召集高级将领会议,宣布自己要在明天过河督战,各将领都劝张不要去。副总司令冯治安则主动请命,派自己去前线督战。但张自忠知道,右翼兵团是临时拼凑而成,自己是右翼总司令,尚能服众,冯治安前去的话指挥会困难重重;如果自己不渡河,前线溃败则势所难免,其后果不堪设想。

事实上,在此前的战斗中,张自忠也经常在前线同将士们一同冲锋陷阵。他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只想多杀日军,既为保家卫国,也为洗刷自己身上的冤屈。经过前面几次大战,其实大家对张自忠的误解基本都已经消除了。但是,他觉得还不够。

当晚,张自忠写了几封遗书,以表为国捐躯之心。在给将士们的信中他这样写道:

国家到了如此地步,除我等为其死,毫无其他办法。更相信,只要我等能本此决心,我们国家及我五千年历史之民族,决不至亡于区区三岛倭奴之手。为国家民族死之决心,海不清,石不烂,决不半点改变。

在给副总司令冯治安的信中则这样写道:

因为战区全面战事之关系本身之责任,均须过渡与敌一拼。现已决定于今晚往襄河东岸进发:到河东后,如能与三十八师、一七九师取得联系,即率该两师与马师,不顾一切向北之敌死拼,设若与一七九师、三十八师取不上联络,即带马之三个团,奔着我们最终之目标(死)往北迈进。无论做好坏,一定求良心得到安慰。以公以私均请我弟负责。由现在起,以后或暂别,或永离不而不得知。

第二天拂晓,张自忠带领手枪营和七十四师,从宜城窑湾渡口渡过襄河,奔赴河东战场。渡河后,天降大雨,张自忠挥师北向,一路疾进。5月 8日,日军第十三师团和第三师团在唐白河吴家店会合,第三十九师团则以枣阳为中心,四处扫荡我方河东部队。9日黎明,张自忠在二郎庙与敌遭遇,将敌击退,随后继续向北攻击前进。

将士们闻知张自忠总司令亲临前线,士气极为振奋,战斗行动更加有力,几乎将日军后路完全截断。日军亦迅速反应了过来,第十三师团和第三十九师团掉头南下,集中力量攻击张自忠部。敌我力量极其悬殊,战斗异常惨烈。15日下午3时,张自忠身边士兵已大部阵亡,他本人也被炮弹炸伤右腿。16 日拂晓,张自忠被迫退入南瓜店十里长山。而日军则在飞机大炮掩护下,连续发动了 9 次冲锋。张自忠左臂中弹之后,仍坚持指挥作战。

1940年5月16日下午 4 时,成群的日军冲上了阵地。他们看到,一个大个子中国军官站了起来,他的军装已被鲜血浸透,眼睛却死死地盯着离自己最近的日本兵。这名日本兵后来被缴获的日记中这样记载到:他的眼神使我感到害怕,我愣在了原地。这时,身后有人朝这位军官开枪。我也被枪声惊醒,向那名高高的军官刺出了一刀,他失去了最后的力气,轰然倒地……

5月18日上午,张自忠的忠骸被将士们夺回并运回指挥部。冯治安将军和两名苏联顾问含泪查看了张自忠将军伤势,发现全身共伤八处:除右肩、右腿的炮弹伤和腹部的刺刀伤外,左臂、左肋骨、右胸、右腹、右额各中一弹,颅脑塌陷变形,面目难以辨认,唯右腮的那颗黑痣仍清晰可见。

对于张自忠将军的牺牲,国人无不纷纷致以最崇高的敬意:尽忠报国,为国捐躯,英烈千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