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2020北京榜樣出爐,兩位“另類網紅”的扶貧事蹟引發熱議

面對剛剛過去的2020年,相信有太多太多令人難忘的故事和值得我們尊敬並銘記的人物。日前,由中共北京市委宣傳部、首都文明辦主辦,北京廣播電視臺承辦的“2020北京榜樣”頒獎典禮在北京電視臺大劇院隆重舉行,10位獲得此殊榮的“榜樣人物”以他們的付出和努力,傳遞了勇於奉獻的家國情懷、積極進取的奮鬥精神和崇德向善的優秀品質。

而在這10名“榜樣人物”中,有兩名特殊的“網紅”引起了網友們的關注。他們都藉助快手短視頻平臺,用自己的知識和影響力,爲貧困地區的人民帶去實實在在的幫助,用“短視頻+直播”的方式實現精準扶貧。其中一位是北京快手科技有限公司副總裁,快手扶貧辦公室主任宋婷婷。她牽頭成立快手扶貧辦公室,並親自“上山下鄉”爲貧困地區的農民們“直播帶貨”,幫助他們將滯銷農產品賣往全國各地,建立銷售渠道。另一位是活躍在快手上的“戴博士”戴偉,他是一名來自英國的大學教授,在鏡頭前面做的各種有趣的化學實驗讓他迅速獲得了大量粉絲,通過科普性的線上線下課程,戴偉激發了無數中國孩子的化學好奇心,同時爲許多貧困地區的學生帶去了有意義的化學實驗課程。

上山下鄉的副總裁

6年之前,在聯想工作了8年的宋婷婷在與快手創始人宿華長談了一個多小時之後,決定加入當時只有40多人的快手。6年來,中國的移動互聯網生態發生了巨大變化,快手迅速成長爲一家2萬人的大公司,而4g信號和智能手機的普及,更讓中國各個角落的人們都能接觸到互聯網,並用短視頻這一類新興的傳播工具來表達自己,接觸世界。

在敏銳地捕捉到這一情況之後,宋婷婷不辭辛苦,上山下鄉,去了解各個貧困地區人們的生活生產難題,她發現無論是當地的農民還是政府,對於溝通外界、展現自我有着無比急迫的需求。

作爲伴隨快手成長的一員,宋婷婷基於對自身產品、平臺、社區優勢的瞭解,向公司提出建議投入價值5億元公益流量資源幫扶貧困地區,同時牽頭成立了快手扶貧辦公室,在三年時間內系統性地開展相關扶貧項目。

“怎樣才能最直接地幫助貧困地區的農民?”在經過內部討論和實地調查之後,宋婷婷發現許多貧困地區的農產品都很有特色,質量也很高,但農民們苦於沒有好的銷售渠道,也沒有接觸外界的途徑,許多優質農產品生生變成了“滯銷農產品”,一年的辛勞無法換成實實在在的收入。於是,在2018年11月,宋婷婷帶團隊來到湖南平江縣開展扶貧合作,5個小時直播義賣平江醬乾等特產,累計超1000萬網友在線觀看,銷售總額達到21萬元。同時在宋婷婷推薦下,平江醬幹成功入選快手與央視財經頻道合作的2018“中國電商扶貧行動活動”。2019年“快手福苗計劃”全年舉辦了6場大型扶貧直播活動,覆蓋全國40多個貧困縣,甄選100多種貧困地區特產,快手參與扶貧帶貨活動的電商達人150多位,累計進行了500多場帶貨直播,助力超18萬建檔立卡貧困戶實現增收。2020年,平江縣也參與“百城縣長直播助農”活動,“短視頻+直播”成爲平江推廣文旅資源的重要平臺。

宋婷婷也深知“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的道理,要徹底使貧困地區脫貧,還要讓貧困地區的人民獲得向外推廣自己的能力。快手上有許多來自鄉村的用戶,他們第一次利用短視頻平臺拍下家鄉的美景美食,收穫粉絲和點贊,無意中就爲家鄉做了推廣,也獲得了實在的收入。宋婷婷利用平臺本身的優勢,鼓勵和幫助許多貧困地區的用戶走“網紅”之路,用推薦、算法來讓他們的視頻更容易被看見,催生出許許多多的成功例子。例如,靠拍視頻賣牛肉乾,只有小學文化的蒙古族小夥太平年收入過百萬;靠木工手藝成爲網紅,福建寧德山區的小杰年收益60多萬;靠電商帶貨,四川甘孜高原上的藏族姑娘格絨卓姆年收益110萬……

新冠疫情期間,許多貧困地區的農民的生產生活受到了影響,特別是一些農產品產生了滯銷狀況。2020年6月6日,爲了幫助南疆農產品銷售難問題,宋婷婷帶領團隊趕到新疆烏魯木齊開展公益直播活動,自治區人民政府副主席哈德爾別克·哈木扎與宋婷婷化身主播與廣大網民進行互動,介紹新疆優質農產品,爲新疆代言。三個小時直播活動,推銷滯銷農產品65款,覆蓋裕民縣、和田縣、英吉沙縣等14個縣市,總體觀看人次達5100萬,銷售額共計1949萬。

在宋婷婷團隊的努力下,快手公司在扶貧攻堅項目中交出了優秀的成績單。根據平臺數據顯示,2017年、2018年及2019年與截至2020年6月30日止6個月,分別有600萬人、1800萬人、2300萬人及2000萬人在快手獲得收入,其中很多在偏遠地區。2020年以來,快手已和全國超過50個地區相關政府部門達成合作,覆蓋28個省、自治區、直轄市,舉辦近200場線上活動,直播帶貨累計銷售額超3.6億元,每週都有不同省份市縣級領導進入快手直播間,銷售地區農特產品。

去鄉村中學做科普的洋博士

“一顆橡皮糖裏有多少能量?”當看到視頻裏的那顆橡皮糖經過加熱之後居然能像火箭發射一樣持續噴出火舌,或許你就知道爲什麼明明只是嘴饞吃了幾顆糖,也會變胖了。“大象牙膏”是什麼?原來是幾種液體混合之後,會瞬間產生的巨大彩色泡沫。在快手上,穿着白大褂的白鬍子爺爺,很像聖誕老公公,又像動畫片裏的博士爺爺,他每次總能用非常神奇的化學實驗,激發起小朋友們對於化學強烈的好奇心。

這位白鬍子爺爺,就是北京化工大學特聘教授戴偉(David G.Evans)。戴偉從小就對化學有着濃厚的興趣,總是用自己的零用錢購買各種儀器和藥品,在自家廚房做化學實驗,把廚房弄得一團糟。不過,他並沒有因此被爸媽“男女混合雙打”,父親反而給他在小花園裏專門騰空了一個小棚子,作爲他的專屬實驗室,在那裏,戴偉打開了化學世界的神奇大門。

最終,戴偉在牛津大學和布里斯托大學攻讀化學,獲得博士學位,並任教於埃克斯特大學。隨後一次偶然的學術會議機會,他來到了中國,被整個中國社會的“快速化學反應”所吸引,毅然放棄了英國頂尖的實驗室條件和優厚的收入,只以原先十分之一的薪資來到北京化工大學,加入相比之下條件異常簡陋的段雪實驗室——當時許多同事都覺得他瘋了。

中國的發展,最終證明了戴偉的選擇是正確的。戴偉在中國的研究項目走到了世界前沿,他也成爲化工資源有效利用國家重點實驗室的學術骨幹,並得到各方面的認可。2004 年,戴偉被英國皇家化學學會聘爲高級會員;2005年,戴偉榮獲了中國國際科學技術合作獎;2008年戴偉獲得由英國皇室頒發的大英帝國勳章中的官佐勳章;2014年獲得國家外國專家局“功勳外教”獎。

如今戴偉所在的段雪實驗室已經是全球先進的化學實驗室之一,他卻認爲,中國有一個更大更重要的“實驗室”,那就是廣大鄉村。

戴偉生活在中國的這麼多年裏,他在跟學生們交流的過程中發現,跟英國孩子每個星期做幾次實驗相比,中國孩子做實驗仍然太少。很多孩子在好奇心強的年齡錯過了接觸化學實驗的機會,他覺得非常可惜。相比較於北上廣等大城市,廣大鄉村地區,特別是貧困地區的孩子們接觸到化學實驗的機會就更少,許多孩子對化學的興趣和天賦,根本就得不到萌芽的機會。

“去鄉村!”戴偉決定。擡着成堆的化學儀器和試劑,戴偉先後走過中國30個省份300多座城市,走進600餘所中小學,爲20餘萬中小學生和公衆開展科普講座600餘場。爲了讓更多農村和偏遠地方的孩子接觸到化學實驗活動,戴偉和學生們有時候一天輾轉三個地方,早、中、晚講解三場,從早上6點多一直忙到晚上10點。2017年,戴偉在線下給五六十所高中講過課,加上參加科技節、嘉年華等爲小學生做科普的活動,戴偉去年演示實驗達到八九十場次。按照平均每次覆蓋200-400個學生算,在線下看過戴偉演示實驗的人有兩三萬人

不過,這樣戴偉仍覺得不夠,因爲還是有許多地方他沒到達過。戴偉看到在中國,即使在最不發達的山區也有手機網絡,許多鄉村的人們也都有智能手機,這就讓他產生了利用移動互聯網,將他的有趣化學實驗搬上網絡的想法。2018年初,戴偉開通了他的快手號 “戴博士實驗室”(ID:679097589)。在小小的手機屏幕裏,滿頭白髮的“聖誕老人”戴偉,操着流利的中文,製造出很多新穎、有趣的化學實驗場景,“大象牙膏”、“捉妖記”、“穿雲箭”、“法老之蛇”……至今他已經吸引了861萬多粉絲,單條視頻最高閱讀達到1500萬。

“短視頻和直播更加公平,無論是農村還是城市的觀衆,都可以看到我的實驗。直播也更高效,以往我做一次實驗,最多能讓300個學生看,但如今一下子可以給幾十萬人同時在線看。”戴偉發現,短視頻科普,在中國是一種非常高效的科普方式,也是能夠切實幫助到許多偏遠貧困地區脫貧致富的方式。

在戴偉的每條短視頻下都有許多評論,有的甚至有十幾萬條。網名爲“故里”的網友表示,如果中國有更多這種教育方式,相信不會有孩子不想學習。還有更多的網友表示,戴偉的有趣實驗讓他們重新認識了化學,真的希望能更深入地去學習。對於孩子而言,興趣就是學習最大的助力,戴偉的每條短視頻都像魔法一樣神奇,幫助許多孩子,特別是偏遠地區原本沒機會接觸到化學實驗的孩子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

扶貧先扶智,才能給貧困地區點燃騰飛之火

2019年的諾貝爾經濟學獎頒給了阿比吉特·巴納吉、埃絲特·迪弗洛和邁克爾·克雷默三位經濟學家,正是因爲他們的研究探尋了貧困的本質和根源——並不在於物質上的絕對缺乏,而在於生活環境、認知水平和避險手段的限制,使窮人和貧困地區無法跳出貧困的陷阱。

這些限制,外界用傳統的手段難以改變,只有用“扶貧先扶智”的做法,在解決物質貧困的同時重點解決精神貧困,才能從根源上解決貧困地區的貧困問題,使其走出惡性循環。

上述獲得諾獎的阿比吉特·班納吉和埃斯特·迪弗洛有一本著作《貧困的本質:我們爲什麼擺脫不了貧窮》深入闡述了這個問題。書中告訴我們,對於經濟中心之外的窮鄉僻壤的窮人們來說,簡單的捐款和賦能,以及相關的扶貧政策,都無法帶來長遠的幫助。從秩序維度來說,很多扶貧的理論和舉措,其實都是以宏大的擴展秩序知識和信息爲基礎的,它們在宏觀方面可能是有效的,但落實到活生生的貧窮問題上,卻未必有效,有時候甚至有壞處。而與此同時,有時候並不要那麼浩大的運動,和那麼多的投入,只要與原始秩序的問題相匹配,貧困就會在特定的時間、特定的地點迅速消除。即使在過去是貧困頑疾的貧困點,也是如此。

中國人民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公共政策研究院執行副院長毛壽龍認爲,當前中國快速崛起的一些短視頻扶貧,就有類似的秩序維度的力量。這些平臺就是這樣挖掘原始秩序貧困信息和數據的技術工具,也是貧困人口利用短視頻技術展現自己發展資源的通道。這可以看作是2019年諾貝爾經濟學獎的中國案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