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已成爲美國第46任總統。他的前任特朗普已被二次彈劾。這兩個都是好消息。

回顧特朗普政府的四年,人們可能會感慨,爲什麼一個平均每天發佈20條虛假和誤導性消息,並最終煽動一羣暴徒衝擊國會大廈的人,會當選爲地球上最強大國家的總統?爲什麼他在11月的總統選舉中得到7400萬美國選民的支持?

兩年前我提出,21世紀我們面臨的最大挑戰並非中國的崛起,而是美國的衰落。迄今中國的崛起是和平的,但美國的衰落會同樣和平嗎?

如果說五角大樓在冷戰後一直不斷的軍事幹預削弱了美國的國力——這一點現在幾乎沒人否認——它們也表明美國的衰落,無論多麼緩慢,都遠遠不會是穩定的。

美國參議院少數黨領袖舒默宣稱,2021年1月6日可能會被列入“美國曆史上的幾個恥辱日的清單”。不止如此。對國會大廈的圍攻表明,當一個“民主國家”走下坡路時,民主本身可能會變得刻薄惡毒、暴力血腥。

壞消息是,特朗普主義不會輕易消失。如果僅僅彈劾而不審判特朗普,並不能阻止他於2024年再次競選總統。正如去年11月《時代》週刊一篇文章的標題所警告的那樣,“即使拜登贏了,他管理的也會是‘特朗普的美國‘”。

周波,“拜登能確保美國不可避免的衰落是和平的嗎”,截圖來自南華早報

隨着美國曆史上第二高的選票落入特朗普手中,美國幾乎是痛苦地被一劈兩半。

據信馬克吐溫說過:“歷史不會重演,但它會押韻。”拜登現在可能會發現自己的處境與美國第16任總統林肯(Abraham Lincoln)所面臨的情形如出一轍: 內戰結束了,整個國家都在等待療傷。

林肯領導下的美國只需要民族和解,這也是今天的美國所需要的。但是拜登還必須與國內的敵人做鬥爭,並同時應對從遏制疫情蔓延、拯救遭受重創的經濟到恢復種族正義和對體制的信心等一系列挑戰。

那需要多長時間?這位78歲的“好人”——美國前總統布什(George W. Bush)這樣稱呼他——能取得多大成就?即使他肩負使命——他必須肩負——他也不大可能成爲帶領以色列人走出埃及的摩西。

他更有可能是帶領美國人民走下“山巔之城”的人,無論大家有多麼不情願。

他可能已經意識到了這點。他說,“美國曆史並不是一個保證有幸福結局的童話故事。但我們有能力爲這個國家書寫我們想要的未來”。

在海外,他的任務似乎容易些,部分原因是因爲美國人民厭倦了他們的士兵沒完沒了地打仗,且美國要在很遠的地方履行世界警察的責任。這次大疫情,加上喬治·弗洛伊德之死和國會大廈騷亂引發的暴力事件,將增加美國人對未來的擔憂。

根據紐約時報“要點“欄目和錫耶納學院去年進行的一項全國性調查,美國人與其說是爲自己擔心,不如說是爲國家焦慮。退回到孤立主義看來已是不可避免。

拜登已經宣佈,美國將重新加入巴黎氣候協議和世界衛生組織,他曾承諾“在第一天”就會這樣做。

拜登上任數小時後,就簽署十餘項行政令廢除特朗普政策,重返巴黎協議和世衛。圖自看看新聞

但重新加入伊核協議將困難重重。預計伊朗會要個高價作爲重返協議的條件。據紐約時報報道,伊朗製造核武器—伊朗否認這一野心—的可能“突破”時間就在一年之內。

與特朗普稱歐盟爲“敵人”不同,拜登將擁抱美國的盟友。儘管雙方都說得好聽,但以往雙方關係中所表現的熱情已經黯淡。

關於歐洲的“戰略自主“,人們已經說了很多。這一概念引發了更多的警惕、分歧和嘲笑,而非贊同。核心問題是,歐洲自認爲是世界重要力量,而美國在歐洲人看來越來越不靠譜。拜登將如何召開被大力渲染的民主國家峯會,仍有待觀察。在美國被玷污的國家形象之下,很難想象他的演講如何聽起來不像笑話。

接着是與中國的競爭。在美國定義的大國競爭時代,如果兩國只能在氣候變化和危機管控等一兩個方面進行合作,那我們實際上已經進入了一場新冷戰,因爲美國和蘇聯也都曾進行過零星的合作,如根除天花和太空探索。可悲的是,現在世界上兩個最大的經濟體連合作應對新冠肺炎疫情也無法達成一致。

與中國的競爭是特朗普的主要外交政策遺產之一,得到了兩黨的一致支持。拜登很難阻止這一點,但他可以拯救中美關係,使其免於陷入自由落體。

正因爲兩國關係已經嚴重惡化,拜登可以與特朗普背道而馳,使兩國關係迴歸正常。

一個很好的例子就是中國和歐洲經過七年談判後簽署的投資協議。籤一個類似的中美貿易協議難道不比特朗普打一場失敗的對華貿易戰更好嗎?

拜登在2019年宣佈參加總統競選時說,“歷史將把本屆(特朗普)政府的時代視爲失常。”現在他有機會改變這個國家的進程了。

相關推薦:

中方宣佈對蓬佩奧等28人制裁 美媒:在給特朗普送行

【編譯/觀察者網 童黎】“中國給特朗普送行。”北京時間今天(21日)凌晨,外交部發言人宣佈中方對蓬佩奧等28人實施制裁,美媒對此作出了上述解讀。


報道截圖

據美國《華爾街日報》1月20日報道,中國這次對特朗普政府人員的制裁,公佈於美國總統權力交接之時。

中方聲明指出,過去幾年,美國一些反華政客出於一己政治私利和對華偏見仇恨,罔顧中美兩國人民的利益,策劃、推動實施了一系列瘋狂的行徑,嚴重干涉中國內政、損害了中國的利益、傷害了中國人民的感情,也嚴重破壞了中美關係。

中方決定對在涉華問題上嚴重侵犯中國主權、負有主要責任的28名人員實施制裁,包括特朗普政府中的蓬佩奧、納瓦羅、奧布萊恩、史達偉、波廷傑、阿扎、克拉奇、克拉夫特以及博爾頓、班農等。這些人及其家屬被禁止入境中國內地和香港、澳門,他們及其關聯企業、機構也已被限制與中國打交道、做生意。

《華爾街日報》將這解讀爲中方的“送行”,並稱這體現了中美關係在特朗普任期內的動盪。


特朗普離開白宮 視頻截圖

從貿易摩擦、中企華爲、香港事務到新冠疫情,文章羅列了特朗普政府針對中國的一系列瘋狂行爲。甚至到了要離開華盛頓的時候,特朗普還在甩鍋中國。

無獨有偶,近日,伊朗外交部已將特朗普和他任內的其他9名高級官員加入制裁名單,制裁包括旅行禁令和凍結可能存在的任何在伊資產。

伊朗外交部發言人哈蒂布茲德稱,“制裁理由是他們支持恐怖主義,違反國際法基本原則,破壞地區和國際和平與安全。”

除了特朗普、蓬佩奧,被伊朗制裁的還有特朗普時期的兩任國防部長埃斯珀和米勒、財政部長姆努欽、中央情報局局長哈斯佩爾、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美國伊朗問題特別代表胡克、美國伊朗問題特使艾布拉姆斯。

而除了中國外交部用制裁聲明“送別”,美媒還注意到了中國媒體的表態:20日,新華社的一個推特賬號發了這樣一句話——“別了,唐納德·特朗普!”


社交媒體截圖

21日的新華微評以“別了,特朗普”爲題寫道:

“20日,特朗普卸任,留下一個黯然的背影。時間是最客觀的見證者。4年來,世人沒有看到美國的‘再次偉大’,反而看到了毀約退羣的任性妄爲、頻頻揮舞的貿易大棒、‘我無法呼吸’的痛心一幕、美國新冠肺炎病亡超過40萬的驚人數字、國會山‘淪陷’的驚悚畫面……‘燈塔’正在坍塌,‘山巔’神話正在破滅,是非功過,歷史自有評說,人心自有公論。” “我們深知,世界並不太平,風浪不會停息,但不管歷史的劇情如何跌宕起伏,逆流而動者終將被淘汰,時代潮流必將滾滾向前。”

本文系觀察者網獨家稿件,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新聞推薦:

 被中方制裁的另18名美國人是誰?華春瑩:誰做壞事自己心裏清楚

中國外交部21日凌晨宣佈,決定對在涉華問題上嚴重侵犯中國主權、負有主要責任的28名美國官員實施制裁。中方披露了其中十人的名單,其中包括特朗普政府中的蓬佩奧、納瓦羅、奧布萊恩、史達偉、波廷傑、阿扎、克拉奇、克拉夫特以及博爾頓、班農等。在21日的中國外交部例行記者會上,有記者詢問其餘還有哪些美國官員受到制裁。

對此,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當天用一句話作爲迴應:還有哪些人做了壞事,他們自己心裏是十分清楚的。

美迴應中方制裁蓬佩奧等人“不具建設性”,外交部表態

1月21日,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主持例行記者會。

有記者提問,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發言人稱,中方對美方有關人員的制裁是不具有建設性的。中方對此有何評論?


華春瑩表示,中方決定對美方有關人員實施制裁,是對這些人在涉華問題上嚴重侵犯中國主權、安全、發展利益的錯誤行徑作出的迴應,是完全正當和必要的,充分展示了中國政府捍衛國家利益的堅定決心。

“必須強調,過去幾年美國一些反華政客出於一己政治私利和對華偏見、仇恨,策劃推動實施一系列瘋狂的行徑,嚴重干涉中國內政,損害中國利益,傷害中國人民感情,也嚴重破壞了中美關係。中方已經多次指出,這些反華政客必將爲其瘋狂行徑付出代價。”華春瑩說。

華春瑩表示,我們希望美國新一屆政府客觀理性看待中國和中美關係,從兩國人民的福祉出發,與中方相向而行,秉持不衝突、不對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贏的精神,聚焦合作,管控分歧,推動中美關係重回健康穩定發展的軌道。

告別演說耐人尋味,特朗普感謝了所有人,卻始終沒提蓬佩奧!

據環球網快訊,路透社的消息報道,當地時間19日,即將卸任的美國總統特朗普發表告別演說。特朗普在演說中呼籲美國民衆支持美國政府,併爲美國下一屆政府祈禱,但特朗普拒絕提及拜登的名字。很耐人尋味的是,特朗普感謝了所有人,但始終沒提蓬佩奧的名字!


看了全版演說以後,大家都覺着特朗普這哥們就是從頭到尾違反廣告法五百次,繼續歌頌過去四年的政績,所有用語都是最高格:歷史上最好,世界上最好,宇宙中最好.......

特朗普說:4年前,我們開啓了新的努力奮鬥,爲了所有美國人的“讓美國再次偉大”的事業,我接受了艱難的戰鬥,最艱難的戰鬥,最艱難的選擇。作爲幾十年來第一位沒有發動新戰爭的美國總統,我爲此感到特別自豪。當我結束美國第45任總統任期,我很驕傲,我不忘初心,已經完成了來時的目標。


我要感謝夫人梅拉尼婭,女兒伊萬卡,女婿庫什納,以及小唐、埃裏克、蒂芙尼,你們讓我的世界充滿光亮和歡愉,感謝副總統彭斯和他夫人以及全家,感謝幕僚長梅多斯,感謝特勤局特工處,我們全家感激你們。不過,特朗普從頭到尾都沒有提到國務卿蓬佩奧的名字。

還有空軍一號專機,陸戰隊一號直升機團隊,全國軍警,感謝偉大的國民,當你們的總統,令我自豪,無以言表……


特朗普總結四年工作,他說他用四年時間打造了世界最偉大的經濟體,推動了以色列跟海灣國家關係的和解與正常化,他的所有工作都令美國再度偉大。

特朗普還在演說中呼籲美國民衆爲美國下一屆政府祈禱,祈禱新政府能夠成功保護美國的安全和繁榮。但特朗普拒絕提到拜登的名字。

特朗普最後的話也是意味深長:“當我準備在星期三中午將權力移交給新政府時,我想讓你知道,我們開始的運動只是剛剛開始。”這意味着特朗普還有捲土重來的打算。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