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第四季度,有火電廠、鋼鐵廠接到口頭通知要求停止進口澳大利亞煤炭,港口也被禁止卸載澳洲煤。12月底,全國多地遭遇極端天氣,用電負荷激增,導致南方部分地區出現限電。也有省份因爲衝刺能源“雙控”指標而採取臨時限電措施。有不少人被謠言誤導,將中國限制澳洲煤炭進口和南方部分地區限電現象聯繫在一起,認爲中國離開澳洲煤就“活不了”。

  

  澳大利亞“天空新聞”電視臺主持人克里斯·史密斯12月下旬在電視節目中稱由於中國拒絕澳大利亞煤炭貨船靠岸,中國的火力發電廠缺乏燃料,因此鬧電荒,最終導致“10億中國人在嚴寒中掙扎”。

  

  臺灣名嘴邱敏寬在電視節目中指中國限制進口澳洲煤炭進口導致國內沒有電用

  Excuse Me?中國的發電量超過全球總髮電量的四分之一,穩居全球第一,幾乎是美國發電量的2倍。竟然說中國離開澳洲煤炭就導致沒電用,還“10億中國人在嚴寒中掙扎”?

  我們將通過能源數據和事實,回答四個關鍵問題。

  

  從總量上來說,不缺。截至2019年,中國已探明煤炭儲量達1.7萬億噸,居世界前列。根據中國煤炭工業協會及中國海關的數據,2020年全國原煤產量38.4億噸,全年進口煤炭3.04億噸。而2020年的煤炭消費量約在41億噸左右,進口煤炭僅佔總消費量的7%。

  煤炭按照主要用途分爲兩大陣營:1、動力煤;2、煉焦煤。

  動力煤是指作爲動力原料的煤炭,通過燃燒可以用來發電、生產、製造建材產品(水泥、磚、瓦)以及供居民生活和冬季取暖等。

  煉焦煤是一種用於高爐鍊鋼的加工煤,它比動力煤含有更多的碳、更少的水分和灰。高爐生產一噸鋼要用到780公斤煉焦用煤。

  在上文提到的消耗41億噸煤炭中,大多數屬於“動力煤”。雖然去年內蒙古煤炭產量下降導致動力煤局部供應偏緊,但從總體儲量上來說,中國並不缺發電用的煤。

  中國缺的其實是優質的煉焦煤。

  雖然中國的煤炭資源比較豐富,但煉焦煤的儲量僅佔煤炭儲量的19%,其中具有開採價值的煉焦煤儲量只有395億噸(佔煉焦煤儲量的13%),優質的煉焦煤資源稀缺。

  作爲“基建狂魔”的中國,大型基建項目對鋼材是有巨量需求,而鍊鋼又是用煤大戶,鋼鐵行業對煉焦煤的需求持續穩定且不可替代,因此中國是全球最大的焦煤需求國,並且是煉焦煤淨進口國。

  

  數據來源:澳大利亞工業、科學、能源及資源部《資源和能源季報》(2020年四季度)

  

  澳大利亞和蒙古是中國最大的煉焦煤進口來源國。中國每年從澳大利亞的進口焦煤量基本穩定,大約在2500萬-3000萬噸之間。2019年中國煉焦煤總消費量合計約5.48億噸,中國從澳大利亞進口的煉焦煤3094萬噸,佔總消費量的5%。澳洲焦煤具有低硫低灰高強度的特點,非常適用於鍊鋼。

  澳大利亞95%以上的焦煤資源集中在新南威爾士州和昆士蘭州,並且以露天礦居多,開採成本較低,再加上海運成本低廉,澳大利亞在2019-2020年出口了1.77億噸焦煤。生產的焦煤幾乎全部出口,因此澳大利亞是世界上最大的煉焦煤出口國,澳大利亞的焦煤價格變動對全球鋼鐵價格有比較大的影響。

  

  數據來源:澳大利亞工業、科學、能源及資源部《資源和能源季報》(2020年四季度)

  中國是澳大利亞最大的煉焦煤進口國,澳大利亞在2019年有27%的焦煤出口到中國,貿易額達25億美元。

  

  數據來源:澳大利亞工業、科學、能源及資源部《資源和能源季報》(2020年四季度)

  雖然上文提到澳大利亞的焦煤價格變動會影響全球鋼鐵的價格,但作爲澳洲焦煤最大買家的中國,也在影響着澳大利亞的焦煤價格。澳大利亞優質硬焦煤的基準價格在2020年第四季度初曾上漲至每噸140美元,但受中國對進口煤炭的限制性政策影響,優質硬焦煤的基準價格在11月一度暴跌30%至每噸98美元。中國的煤炭進口政策對澳洲焦煤的價格走勢有較大影響。澳大利亞的焦煤出口商需要時間,以便在其他國家找到客戶來購買原先每個月供應給中國的300萬噸焦煤。在澳煤減少的情況下,其他煤炭出口國和供應商開始迅速搶佔市場。其中,加拿大煉焦煤巨頭泰克資源公司(Teck Resources)儘可能地將煤炭出口轉向中國,賺取更高的利潤。

  

  當然可以。近年來,蒙古憑藉價格和地理優勢,對中國的煉焦煤出口量不斷增長。早在2015年,中國與蒙古簽署了Tavan Tolgoi煤礦諒解備忘錄,這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未開採焦煤礦之一。2018年,蒙古宣佈三年內將修通Tavan Tolgoi煤礦至中國的鐵路,屆時每年能向中國運輸3000萬噸煤炭。(*公開資料顯示,TavanTolgoi煤礦的產出大多數都供應給了中國鋁業集團)

  蒙古煉焦煤與國內山西低硫主焦和澳洲煉焦煤相比,有量、價優勢。中國從蒙古進口的煉焦煤從2015年的1200萬噸快速增長到2018年的2760萬噸,與從澳大利亞進口的焦煤量基本持平。到了2019年,中國從蒙古進口的煉焦煤達到3377萬噸,蒙古取代澳大利亞成爲中國煉焦煤進口的首要來源國。

  值得注意的是,蒙古還加入了《亞太貿易協定》,於2021年1月1日起與中國等成員國相互實施關稅減讓安排,中蒙兩國互相進口商品將享受更低稅率,意味着蒙古煤炭的出口價格優勢進一步提高。蒙古瞄準了中國第一大煉焦煤供應商的位置。

  另外,俄羅斯和加拿大也是中國的煉焦煤進口來源國。鑑於中澳貿易的不確定性,預計2021年中國可能會增加俄羅斯、加拿大和美國的煉焦煤進口量填補供應缺口。

  

  數據來源:中國海關總署

  

  2020年12月下旬,湖南、江西、浙江等地相繼出現限制用電的情況,不僅工廠要錯峯生產,連辦公場所和公共場所的取暖和照明也受到影響,引發了社會關注。

  湖南和江西電力供應偏緊主要是因爲發電能力跟不上電力消耗。工業生產的快速恢復拉動了用電增長,而且12月的強冷空氣進一步增加了用電負荷,這些地區的採暖又以電力爲主,進一步加劇了電力消耗。

  而浙江的情況比較特殊,和湖南與江西限電原因不一樣。浙江省內發電能力充足,限電是因爲要衝刺“十三五”能源“雙控”和“減煤”目標。簡單來說,是爲了促進節能減排,而採取了限制電力消費的措施。

  所以,中國限制澳洲煤進口導致南方部分地區缺電限電是不成立的,大家要擦亮眼睛,不要相信謠言哦~

  此前報道:

  全國多地供電緊張"拉閘限電" 國家發改委給三大原因

  這些地方爲何限電?供電緊張因何產生?國家發改委點出了三大原因,即工業生產快速恢復拉動用電增長、極寒天氣致用電負荷增加、外受電能力有限和機組故障增加了電力保供困難。

  文2692字,閱讀約需5分鐘

  新京報記者 黃哲程 徐美慧 編輯 張暢 校對 李世輝

  適當壓限行政單位和景觀用電、控制有效用電時段、用電企業錯峯生產……近期,湖南、江西等多個地區採取了限制用電措施,引發關注。

  這些地方爲何限電?供電緊張因何產生?國家發改委點出了三大原因,即工業生產快速恢復拉動用電增長、極寒天氣致用電負荷增加、外受電能力有限和機組故障增加了電力保供困難。

  哪些地區採取了限電措施?

  新京報記者梳理髮現,目前,已有湖南、江西、內蒙古等地採取限電舉措。

  12月8日,湖南省發改委簽發通知稱,今年湖南由於入冬早、降溫快,全省最大負荷已達3093萬千瓦,超過冬季歷史紀錄,電力供應形勢緊張。爲保障湖南全省電網運行和電力供應,12月8日起,湖南全省啓動有序用電。有效用電時段爲每日10:30-12:00、16:30-20:30,應優先保障居民生活、關鍵公共設施(學校、醫院等)和重點企業用電,適當壓限行政單位和景觀、路燈用電,週末關閉黨政機關辦公室動力供電;用電企業要服從電網調度,統籌安排好生產計劃,錯峯避峯生產,不得以生產、經濟效益等原因拒絕執行有序用電。

  12月14日,國網江西省電力有限公司電力調度控制中心的數據顯示,受今冬首個寒潮的影響,11時21分,江西電網統調用電負荷、調度發受電電力均創歷史新高。江西省發改委決定,自12月15日起,每日早晚高峯段實施可中斷負荷,並啓動有序用電工作。

  浙江省則提議合理使用燈光照明、三樓以下停開電梯等。國網浙江電力公司表示,天氣寒冷拉動浙江全省各地用電負荷普遍攀升,12月14日浙江全省最高用電負荷達到7931萬千瓦,日用電量達到15.9億千瓦時,均創入冬以來新高。

  據中國電力網報道,由於蒙西電網出力不足,內蒙古電力(集團)有限責任公司包頭供電局調度處調控中心按照省調的統一要求,嚴格執行“有序用電”方案,將根據地區電網供需平衡預警和有序用電方案,按照“先錯峯,後避峯,再限電,最後拉路”的方案要求,分級分層落實有序用電方案,引導高耗能用電企業、煤礦用戶、水泥廠等開展錯峯、避峯用電。

  

  爲何多地出現供電緊張?

  國家發展改革委12月17日迴應稱,近期多地供電緊張有三方面原因:首先是工業生產快速恢復拉動用電增長。其中,浙江11月份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同比增長11.9%,位居全國第五;1至11月份同比增長4.8%,是全國平均水平的2倍多。

  其次,極寒天氣致用電負荷增加。受強冷空氣影響,湖南、江西氣溫異常偏低。這些地區採暖以電力爲主,進一步加劇電力消耗。

  此外,外受電能力有限和機組故障增加了電力保供困難。湖南外受電通道能力600萬千瓦、江西外受電通道能力260萬千瓦,目前已全部送足。煤電因長期高負荷運行故障風險增加,湖南嶽陽電廠、寶慶電廠機組近日相繼故障停運,影響電力供應102萬千瓦。

  廈門大學中國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長林伯強告訴新京報記者,本次多個省份限制用電,最主要原因是近期氣溫急劇下降,“今年這樣的冷冬在近幾年沒有遇到過,一些省市應對起來有些措手不及。”

  此外,每個省份都有節能減排指標,今年是“十三五”最後一年,各地對於節能減排管理尤其嚴格。“節能減排指標要到次年‘刷新’,有的地區年底排放指標剩餘量緊張,也是導致限電的原因,從一些省市的限電措施截止到今年底,就能看出一些端倪。”

  後疫情時期,貿易需求增長,工業生產回升,用電量也隨之增加,對於浙江等外貿大省,也形成了對供電的考驗。“氣候是直接原因,但限電是多方因素綜合作用的結果,這些因素同時出現,很多年難遇一次。”林伯強預測,本輪限電措施只是臨時舉措,預計不會超過半個月,即便後續再出現極寒天氣,再次限電的概率也不高。

  近期如何保障電力供應?

  國家發展改革委表示,下一步將繼續指導各地和電力企業做好電力供應保障各項工作,提高發電能力,優化運行方式,多渠道增加電煤供應,及時協調解決電煤運力,保障電力需求。對一些確實存在短期電力供應缺口的地區,科學合理調度。

  國家能源局12月17日表示,將督促電網企業優化運行方式,加強輸變電設備運維管理,挖掘跨省跨區聯絡線送電潛力,充分發揮大電網平臺作用,提高省間資源調配能力。督促發電企業將保供任務責任落實到人,加強機組運行維護工作,確保機組穩發穩供,避免因重要設備臨時停運造成電力缺口。部署煤炭安全穩定供應工作,做好今冬明春煤炭穩定供應。

  同時督促各地區電力主管部門落實應急預案,做好防範應對低溫雨雪冰凍災害準備,指導電力企業做好搶修覆電應急準備,最大限度降低自然災害對電力系統運行造成的影響。

  多知道一點

  國網北京電力:北京電網運行平穩 不會限電

  記者從國網北京電力公司瞭解到,截至12月15日20時23分,北京電網用電負荷達2156.4萬千瓦,創冬季歷史新高。在此期間,通州、房山、大興、平谷、懷柔、密雲、順義和延慶等8個遠郊地區用電負荷多次創歷史紀錄;朝陽和亦莊地區用電負荷突破冬季歷史極值。創歷史和冬季負荷新高的地區數量佔北京各區的62.5%。

  根據預測,2020年冬季北京地區最大負荷預計將達到2300萬千瓦,同比增長約8.3%,其中採暖負荷預計佔比高達44.8%。預計12月下旬至明年1月上旬,北京電網用電負荷仍將高位運行。國網北京電力相關負責人介紹,已啓動冬季大負荷預警Ⅲ級應急響應,目前北京電網運行平穩,電力供應充足,不會限電。北京多區供電服務中心工作人員也告訴記者,未接到限電相關通知。

  該負責人表示,氣溫進一步降低是用電負荷連續突破冬季歷史極值的直接原因。今年12月13日以來,北京地區低溫寒冷持續,電網負荷增長明顯。12月15日最低氣溫爲-10.6℃,較前一日降低0.3℃,創入冬以來新低。取暖負荷大幅增加,負荷高峯時段採暖負荷佔比達到約41.11%。

  此外,去年北京“煤改電”用戶爲120餘萬戶,今冬採暖季突破了130萬戶,並且“煤改氣”、小區壁掛爐居民、供熱站等供暖用戶也納入重點供電保障範圍。深山區“煤改電”也首次納入保障範圍,其中5萬戶深山區煤改電用戶爲2020年新建設、新投運。

  爲保障今冬北京電網穩定運行,國網北京電力針對407座重點站、1691條帶有“煤改電”和2737條帶有市政、分戶供暖的其他配電線路,開展了隱患排查整治和評估。11月9日起啓動了“迎峯度冬”值守模式,在全市部署258支搶修隊伍,包括2500餘名搶修人員,650餘輛搶修車輛,125輛發電車,處置各類突發事件。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