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張頌文的身上,能讓人感覺到,演員終於只是一種職業了,而不是高高在上的明星,而是星火相傳的藝術,是前人成就後人的傳承。文|金融八卦女作者:咕咕· · ·《我就是演員》播到第六期了,坐在導師席上的張頌文始終保持着“零差評”的記錄。

第三期節目中,金莎和金子涵表演了《三十而已》裏顧佳和林有有當面對質的橋段,被評委們集體滅燈中途就結束了表演。

郝蕾和章子怡當時就直接表示,如果沒有能力,其實不用勉強自己去跨界,當一個歌手也很不容易,大家各自做好本職工作就好。

就在評委們集體炮轟金子涵的時候,只有張頌文提出了不同的想法:“我們要歡迎各個行業的人,有愛好的人都可以來嘗試一下表演。”

表演結束以後,劉孜分享了自己最近的一些經歷,說之前試鏡了一個角色,回家之後就覺得這個角色可能會和她擦肩而過了,於是她給導演寫了一封信,寫了一些自己對這個角色的理解。導演凌晨三點給她回了信,認爲她和自己對這個角色的認識是一致的,於是把這個角色給了劉孜。

劉孜說:“女演員到四十歲以後,永遠不要期待有任何的驚喜,因爲驚喜都是自己創造出來的,我就來了。”

這時候張導舉了哪個例子呢?

徐帆。

張紀中說,不是市場拋棄了四十歲的女演員,而是她們自己沒有去主動尋找機會。

這時候,坐在旁邊的張頌文終於忍不住了。

他說他去到一些劇組,面試演員的房間門上80%都會貼着18-23歲,這是劇組喜歡的年齡。

“我們的很多製作單位不夠自信,他覺得95後就愛看這些戲。”

然後張紀中又反駁道:“《三十而已》和《隱祕的角落》其實都是以中年人爲主的吧。”

最後還是章子怡爲中年女演員的現狀做了個總結髮言:“我不覺得這是女演員的原因。”

我知道綜藝節目或許都有它的劇本,但是之所以每次都“安排”張頌文來做這個好人,肯定是和他本人生活中的行爲是有映射的。在很多細節之處,張頌文都能很自然地流露出他對他人的善意,不僅對女演員,對男演員也是一樣。在節目中,包貝爾表演結束後,張頌文徵得了他的同意之後講了一段往事。

成名之前,有一次跑到他家,想請他去韋小寶的劇組幫他搭皇帝的角色。推開試鏡室的大門之後,導演對包貝爾說的第一句話就是:“你怎麼又來了。”後來張頌文才知道,包貝爾在那個劇組磨了兩個多月,就是想演韋小寶這個角色。張頌文告訴劇組的人,自己是包貝爾的老師,希望能陪他再試一場戲,能給他一個機會。大家聽了這段往事,自然會對包貝爾的一些印象有所改觀,但是也能感受到,張頌文真的是一個願意成就別人的人。當然了,這或許也和他的老師身份有關。

與張頌文形成鮮明對比的,就是坐在製片人考覈團的張紀中。不知道張導是以什麼立場說出那句的“四十歲女演員依然活躍”的。縱觀張導的婚史:第一段婚姻,26歲的張紀中娶了比自己小兩歲的同事王玎;第二段婚姻,51歲的張紀中找了36歲的才女樊馨蔓,當時兩個人已經戀愛12年了;第三段婚姻,也就是張紀中的現任妻子杜星霖,2017年登記結婚時,張紀中66歲,杜星霖35歲。娶妻標準始終保持在40歲以下,不知道這是不是張導口中40歲女演員依然有市場的依據之一呢?不過現在的張導生活也是很幸福,妻子杜星霖是個講女德的好老婆,在微博寫着一些“愛你的丈夫就做一名溫厚賢妻”的文章,在家裏操持着的一切,三年內爲老張家開枝散葉,生下了一兒一女。

就在前不久,一家老小還歡度了聖誕節,氣氛好不熱鬧。

其實說真的,我並不是想聲討愛娶嬌妻的張導有什麼過錯,和誰結婚是他的自由。

但是看到張導,還有另一位因爲超生被罰了748萬的張導,一個說着“四十歲的女演員還有市場”,一個勸章子怡千萬別演電視劇,我就覺得,中年女演員的春天,還得再熬一熬。和大導演比起來,張頌文確實“人微言輕”,他是真正從底層小角色爬上來的。踏進演藝圈的前15年,每年的收入無法維持正常的開銷,更談不上贍養父母。張頌文說自己基本在“飢餓”的狀態中度過的。

2003年,剛畢業的張頌文和同學週一圍開始跑劇組面試,跑了三百多個,全都拒絕了他。有一次,兩人去試戲,副導演直接指着張頌文對投資方說:“什麼樣的人做不了演員,我就拿這兩個來比喻。”副導演說張頌文一看就是廣東人,長得矮,像侏儒,腦門大,像猿人,週一圍嘴巴像香腸,兩個人都做不了演員。週一圍曾經寫過一篇博客,題目叫《那年他24,我18》,回憶了自己和張頌文在學校的共同經歷,那時候,成年後才考進北影的張頌文是班裏的老大哥,也承擔起了班長的工作,每天督促大家學習、練功、進步。

我始終認爲,讓你來做2000高職的班長是先生在班級管理方面做得最成功的一個決定!畢業了,我曾經形容過,並非天之驕子一般的我們經常像一羣冰天雪地裏的企鵝一般蹙在一起“取暖”,作爲頭企鵝,你做了你能做的一切。感謝你,爲我,也爲大夥。週一圍博客

不知道是不是巧合,在《我就是演員》的舞臺上,張頌文完成了一段即興表演之後,李成儒誇他說:“能耐是餓出來的。”

恰好也迴應了張頌文的飢餓說。

2020年,張頌文憑藉《隱祕的角落》裏出色的表演贏得了觀衆們的掌聲,也讓他終於不再是一個有實力的邊緣角色,讓他也能在一個演員的舞臺上佔據一席之地。能和弱者產生共情的人很多,因爲人人都能從那些落寞的眼神中找到曾經的自己。但是能在自己力所能及的範圍內一有機會就拉他們一把的人,真的不多,多得是張導那樣“何不食肉糜”的高高在上。而張頌文就是前者。所以李夢纔會哭着說:“我之所以能演成王瑤,是因爲有張頌文演的朱永平。”

節目後採的時候,張頌文說:“當她感謝我的那一刻,我就覺得可能我對她的幫助有一點作用吧。所以你要覺得生活中你幫助一個人有一點點作用,你是會挺感動的。”

在張頌文的身上,能讓人感覺到,演員終於只是一種職業了,而不是高高在上的明星,而是星火相傳的藝術,是前人成就後人的傳承。他曾經說過:“我很希望那些死扛的人有一天都能夠等到花開結果。”他也是這麼做的。11年前,在他還在和生活“死扛”的時候,張頌文在北京六環外的順義租了一個農家院,他對房子的要求是:

眼見的範圍裏不能有信號塔;喝的水必須是地下水;周圍必須有一片森林、一條河流;整個村除了他之外不能有其他外人居住。

人物記者,公衆號:人物和演員張頌文一起郊遊他曾經在微博上說過,演戲都是來源於生活的,他必須要和生活緊緊地連在一起,所以這個小院子,張頌文一住就是11年。

在他這個小院子裏,經常出現小貓小狗,他給它們起名字,給它們餵食,也隨它們自由來去。

《隱祕的角落》口碑爆表之後,有個粉絲去微博給張頌文發了大段留言,表達對他的喜愛,沒想到張頌文竟然讀了,還給他回了一句:“謝謝你啦,你也安好。”

他珍重生活中的一草一木,當然也包括身邊那些鬱郁不得志的人。

《我就是演員》節目中的爭議話題頻頻登上熱搜之後,有很多網友都表示,張頌文真的很像一個好老師,如果高中遇到這樣的老師,可能會學習更上一層樓。

“真的感覺是那種想幫助你、想拉你一把的人。”

因爲在《我就是演員》裏又獲得了不少的羣衆好感,又有很多人想起來張頌文之前“買不起房子”的梗,紛紛在評論區裏祝他早日喜提大house。可是,在北京六環外租着小院的張頌文,或許從來就沒想過要在市中心買一套房。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