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讀

他們面臨的不止醫學問題,還有法律問題、倫理問題,這些又該如何解決?

來源:醫脈通

作者:蘇沐

本文爲醫脈通編輯撰寫,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1月18日,鄭爽送來了2021年第一大瓜——隱婚,離婚,代孕,還棄養

熱搜體質爭議女明星鄭爽被曝光已爲人母,疑似與前男友(丈夫)張恆代孕生下一男一女兩個孩子,且兩人早已在美國領證,現正因爲孩子撫養權問題進行離婚訴訟。

醫療界不太熱衷於聊明星私事,但鄭爽海外代孕、誕下兩孩,又意欲拋棄,已然激起公憤。代孕一事,涉及醫學、倫理和法律,值得討論。

鄭爽這個驚天大瓜並不是一兩句話就能說清楚的,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一條引爆熱搜的微博

昨日下午,女明星鄭爽前男友張恆的一條微博引爆了熱搜:

圖源:微博截圖

張恆先是否認了詐騙、借高利貸、逃避債款、攜款潛逃至美國等傳言,同時表示目前自己滯留美國,是因爲需要“照顧並保護兩個年幼無辜的小生命”,並曬出一張他和兩個孩子的照片。

圖源:@張恆KN

這條#張恆發文#的熱搜迅速引來了喫瓜羣衆的圍觀:

張恆不是早就和鄭爽分手了嗎?他們什麼時候結的婚?怎麼還冒出來兩個孩子?孩子的母親難道真的是鄭爽?

真正實錘的,或許是兩個孩子的出生證明。

據網易娛樂,張恆朋友提供了兩個孩子在美國的出生證明。

一份《內華達州人口記錄出生證明》顯示:女童出生時間爲2020年1月4日;母親現用法定姓名“Shuang ZHENG”,年齡28;父親現用法定姓名“Heng ZHANG”,年齡29,生日爲1990年2月16日。

圖源:網易娛樂

另一份《科羅拉多州人口記錄出生證明》顯示,男童出生時間爲2019年12月19日;母親在第一次結婚前的姓名爲“SHUANG ZHENG”;父親姓名爲“HENG ZHANG”,出生地中國,年齡29。

圖源:網易娛樂

有網友認爲,兩個孩子的出生日期和地點均不一樣,難道這是鄭爽和張恆共同收養的孩子?

就在網友一頭霧水的時候,有網友爆料:這兩個孩子是鄭爽和張恆於2019年在美國代孕的,早在去年的時候,就有網友爆料過。

圖源:網頁截圖

昨晚6點,事件繼續發酵。又有一個疑似鄭爽和其父母、張恆父親的錄音流出。

在錄音中,鄭爽父母直接表示想要棄養,將孩子送去福利院,然後雙方簽訂協議,今後不再對孩子身份進行追究。

圖源:網易娛樂

離婚,代孕,還棄養!

這幾乎是娛樂圈近幾年最令人震驚的瓜,完全顛覆了大衆的三觀,婚姻當兒戲,孩子被物化,全網怒了!

中國法律下,藏着一條黑色生產鏈

我們先了解一下什麼是代孕。

代孕是指有生育能力的女性藉助現代醫療技術(人類輔助生殖及其衍生技術)爲他人懷孕生子的行爲。

衆所周知,在中國,代孕是違法的。

2001年衛生部頒佈《人類輔助生殖技術管理辦法》第三條:人類輔助生殖技術的應用應當在醫療機構中進行,以醫療爲目的,並符合國家計劃生育政策、倫理原則和有關法律規定。禁止以任何形式買賣配子、合子、胚胎。醫療機構和醫務人員不得實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術。

實施代孕技術的,由省、自治區、直轄市人民政府衛生行政部門給予警告、3萬元以下罰款,並給予有關責任人行政處分;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對於“疑似鄭爽代孕棄子”事件,紫光閣、共青團中央等官方微博也就“代孕問題”共同發文,明確表態:我國明令禁止!

即使法律看似很周全,但在現實生活中,中國的地下還藏着一條龐大的黑色生產鏈——非法代孕市場

作爲一名醫護人員,你估計在醫院的某個衛生間、垃圾桶、洗手池上見過這樣的小廣告:代孕,供卵,包生男孩,性別鑑定……

前幾年,這樣的情況還不是很多,而現在這些小廣告越來越肆無忌憚,位置也從相對隱蔽變得醒目起來;形式也在不斷更新換代,做得越來越“正規”,緊跟時代步伐,由最初的記號筆或者貼紙,已經演變爲了長方形紙板,上面甚至還印着二維碼。

圖源:網絡

供卵或借卵是中國地下非法代孕機構普遍開展的業務之一,機構提供的供卵“自願者”年齡標準爲19-26歲,身高1.60-1.70米,外貌良好身體健康,有正在上大學的學生,也有剛畢業的。

我國衛生部門曾嚴禁任何形式的商業化贈卵和供卵行爲,然而在這些機構裏,交易是明碼標價的:客戶需要在支付“套餐”費的基礎上給捐卵自願者一定的補償,補償標準一般在3萬至6萬元,如果不挑選自願者,補償費用2.5萬元。

這只是給予捐卵自願者的費用,如果算上試管嬰兒技術、借卵服務、代孕服務等項目的話,總費用可高達十幾萬到幾十萬不等,如果選擇“包生兩個寶寶”,甚至高達150萬元。

代孕這個暴利產業,在市場需求下貌似已經變成了一個公開的祕密。

當年輕女性成爲生育的機器,孩子成爲明碼標價的“商品”,大部分獲益被中間機構拿走,還有什麼比這個更悲慘的?

代孕只是“借個子宮”這麼簡單?

與中國不同,法國、德國、意大利、西班牙等國家都規定禁止代孕。

英國、比利時、荷蘭等國家代孕是合法的,但前提是不能向代孕母親支付任何報酬,即不允許商業性質的代孕,而且法律承認代孕母親爲孩子的法定母親。

印度在2002年起,商業代孕就開始了合法化。2013年,以此爲主題,還上映了一部紀錄片——《代孕者》。

帕特爾,從1999年開始從事代孕行業,經營了自己的代孕中心。她當時是印度最有爭議的人物之一。

圖源:紀錄片截圖

在帕特爾眼中,她不認爲代孕是不道德的,她覺得代孕媽媽是通過自己的勞動獲得報酬,跟白領上班屬於同一個性質。

當然,來這裏選擇代孕的夫婦也都認爲這是合理的。

一位來自加拿大的53歲婦女言道,這就像有人天生視力不好,需要尋求視力矯正或者戴眼鏡,有人天生就要不了孩子,當然可以找代孕,這是一個醫學問題,當然可以用醫學來解決。

在紀錄片中,這些不能生育的夫婦通過代孕有了孩子,而另一方面,代孕確實在經濟上改善了代孕媽媽的生活。

這些都是代孕媽媽的生活現狀,也是印度之所以成爲世界代孕中心的原因。

“人類本來就有兩大本能性需求,一是求生,二是繁衍。代孕媽媽想要生存,無法生育的夫婦想要繁衍子嗣,代孕正好同時滿足了這兩種需求。”帕特爾在紀錄片中也這樣說道。

但,代孕只是“借個子宮”這麼簡單嗎?

曾經我國就有個未成年女孩被騙去賣卵,後來誘發了卵巢過度刺激綜合徵、大量腹水、臟器衰竭,最終不得不大搶救……

還有前幾日,國內出現首個遭代孕客戶退單的女童,因多部門稱其爲黑戶,生母跋涉千里尋找客戶。

圖源:微博截圖

除此之外,還有的孩子不如客戶的預期,有的孩子是當初爲了提高成功率多受孕的,有的孩子有問題,甚至有的孩子進入地下買賣……

他們面臨的不止醫學問題,還有法律問題、倫理問題,這些又該如何解決?那些不被法律保護的孩子又該何去何從呢?

代孕究竟是底層女性改變命運的稻草,還是對她們人權的踐踏?如果不是受經濟所迫,又有哪個代孕媽媽是自願的呢?

雖然在其他部分國家是合法的,但我們看起來還是很荒謬。

生命被物化,難道不是人性背後的醜態?

1月19日中午,在代孕棄子事件發酵一天後,鄭爽終於在她微博就此事進行了迴應:

圖源:微博截圖

這個迴應模棱兩可,通篇強調自己沒有違法,毫無愧疚之心。

央視對鄭爽事件也給予了痛批:

前有代孕媽媽遭“退貨”,後有某明星疑似代孕欲棄養,曝光錄音中“打也打不掉,我都煩死了”更令人憤怒。代孕在我國被明令禁止,其對生命的漠視令人髮指:包生男孩代孕者懷上女孩會被強行打胎;胎兒如存缺陷或被丟棄……如此踐踏底線,法律難容,道德難容!

雖然“代孕”事件鮮有被如此放大,但在很多明星、富人眼裏已經成了很正常的事情。

曾經徐靜蕾在一檔節目中聊起了“凍卵”和“代孕”,竟開起了玩笑:我男朋友她爸有時候會說,你把我孫子凍在冰箱裏,他不挺冷的?

並直言,自己是可能要準備代孕的,身邊很多人都這樣,雙胞胎、三胞胎全都有,並不是少數的。

圖源:視頻截圖

她們都是流量和資本“代孕”出來的怪物,他們的價值觀裏也只有流量和資本,你怎麼還能指望她們來尊重生命、尊重女性呢?

爲何“代孕”遭到大家抵制?因爲它會徹底打開物化女性的“地獄之門”。所以即使經濟再困頓,也不能逾越這條道德的底線。

生命被物化,這難道不是人性背後的醜態?

鄭爽代孕生子,準備遺棄。如果不是被張恆保護,這兩個孩子將成爲棄嬰留在美國,等待他們的又會是什麼?

責編 蘇沐 小脈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