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郑爽的父亲郑成华通过媒体的镜头,正式向公众道歉。

据他所言,在美国有商业代孕和医疗代孕两种形式,郑爽所选择的后者,是在身体条件不允许生育的前提下进行。

同时,他还强调“弃养”言论是一时气话,他们从2019年开始就一直在争取孩子的抚养权。当天,郑爽与母亲也通过另外一家媒体公开了相关的法律文件。

过去一周,由“代孕弃养”事件向前倒推,郑爽的29年人生被作以各种解读,有人同情、有人指责、有人感到不寒而栗……

在她的人生流变中,很多事情在规则之外,很多选择在意料之外,而当故事被冠以相同的主语,一切又似乎在情理之中。

回望关于郑爽的100件事,或许可以从中找到一些隐藏在深处的东西,拼凑出一些线索,看到一丝预兆。

尽管,为时已晚。

01

郑爽曾在书中想象自己出生时的画面:

你们抱过一个刚出生的婴孩吗?粉扑扑的脸蛋,白里透红的身子,甚至皱成一团的拳头般大小的脸都让人舍不得触碰。当你和她握手的那一瞬间,好像一切都明朗了起来。

我能想到我出生的那一刻,所有亲人对我的期待和爱。现在我常常想知道那个瞬间,睁开眼的那一刻,我是怎样的心情?”……想来生命是一个很神圣的东西,混沌的万物,广阔的宇宙,我们是沧海一粟,却仍旧被赋予拥抱太阳的权利。一个小小细胞从被孕育,到慢慢懂事长大成人,生的意义始于憧憬,然后蕴藏思考和感受,所以我们常常被生命的美好所感动。路边的花花草草,和睦的一家三口,公园里奔跑的猫猫狗狗,甚至连一件衣服一双鞋,从被生产的那一刻开始,就被赋予了生命周期。

28年后,她说:“这两个孩子(七个月了)真的打不掉,他妈的,我都烦死了。”孩子的姥爷想到了解决的办法:“就弃养呗,就弃养呗。”

02

1991年,有个看相的告诉刘艳(郑爽的母亲)怀的是男孩,她十分不乐意。结果生了个七斤六两的女娃,刘艳高兴地为她取名“郑爽”,与沈阳当地的一位女明星同名。

03

自1岁半起,她就被母亲控制着饮食,以防止变胖。11岁那年,她学会了把日用品卖给同学,再从同学手里买吃的。04她在很小的时候就展露出艺术天分,看见电视上放小品就会跟着模仿,模仿宋丹丹尤其像。

童年郑爽

05

人群之中,郑成华(郑爽的父亲)总能第一眼就看见女儿,“鹤立鸡群的,走那两步道多优雅。那时候就能看出来她那种艺术的气质,大演员的气质。”

06

舞蹈、钢琴、长笛、声乐……刘艳给年幼的郑爽报了很多兴趣班谈及原因,她说:“就是实现我的梦想嘛,从事演艺这方面的。”

郑爽母亲刘艳

07

郑爽4岁那年,刘艳找了个夜总会唱歌的工作,每晚6点半把孩子交给母亲后,带着几件借来的晚礼服坐公交车去唱歌。

五首歌唱完,她不想回家。

08

关于女儿的未来,刘艳早早制定好了模板——

“大壳(郑爽的小名),将来长大了当什么?”

“当演员。”

“考哪儿?”

“考北影。”

09

有天晚上,刘艳陪郑爽在卧室练琴,曲目里有个复杂的跳音,刘艳会了,郑爽却做不好,惹怒了母亲。

刘艳开始发飙,父亲进来斥责她太严厉,举起按摩锤在琴上砸了一个坑。看到父母吵架,她说:“爸爸,你出去吧。妈妈,我好好练琴。”

10

拍摄电视剧《抓住彩虹的男人》时,郑爽有很多挨打的戏份,基本没有保护措施。

“我小的时候挨打习惯,对痛的反应没有那么大,导演有时候就觉得我表情不够,那就不要护具了,真打吧。”

练琴时,郑爽弹错了,母亲会用小竹耙打手

11

小时候,每周日中午刘艳会多给她半个小时玩耍时间,她隔五分钟就问一次:“到点儿了吗?”

12

12岁那年,郑爽没考上原计划的北舞附小,刘艳决定送她去千里之外的四川舞蹈学校就读。

13

郑爽的柔韧度比较差,并不适合练舞蹈。

14

听说要去成都,郑爽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母亲跟她说过:“你如果哭,我会很伤心。”

所以,从小到大,她很少在母亲面前哭。

15

刘艳和郑成华只在第一学期开学送女儿到成都,之后就再也没去看过她。

每次放假,都是成都的老师把郑爽送上飞机,两人在沈阳机场接她,像拿快递似的。

16

刘艳回忆起当时:“小爽很乖巧,也很要强,什么都要做到最好。”

在当年的日记里,郑爽写到:

我今年考试的成绩一点儿也不好,数学94,语文91,每天晚上我躺在床上都会哭,我为什么不如人家呢?

妈妈说,我对你很失望......

17

郑爽在舞蹈学校被同学排挤、歧视,嘲笑她是“东北来的小乡巴佬”。

刘艳说: “其他的孩子就差打她了。”直到现在,在她的梦里,女儿总是遍体鳞伤。

18

从成都给家里打电话,郑爽基本报喜不报忧。

长大后,她说:“太早懂事的话,并不是一件多幸福的事情。”

19

因为水土不服,去成都的第二年,郑爽的耳朵手全冻裂了。

放寒假回来,郑成华看到女儿的手决定不念了。

三年中专,郑爽实质上只上了两年。

20

2019年,在电视剧《青春斗》的发布会上,

记者问郑爽对“青春”二字的理解,

她想了想,把手中的话筒放在脚下,

起身猛抽自己几个耳光,接着捡起话筒回答:

我觉得青春是让别人都心疼,但是真的恨自己没本事。

21

综艺节目《旋风孝子》里,郑爽父女重演当年去成都前一天晚上的场景,

郑成华搓着手问了好几次:

“大壳,爸爸妈妈为了你好......现在还会责怪爸爸妈妈吗?”

郑爽蜷在沙发上,沉默了很久、很久、很久,

然后闭着眼睛说:“嗯,责怪。”

22

从成都回家的第二年,

2007年开春,上戏、北影和中戏的招生开始。

刘艳带着女儿在北京跑了一个月,

亲自指导她的每一个面试,

却发现郑爽竟然在偷偷看《大长今》。

23

面试前一天,郑爽与母亲在去排练的路上发生了争执郑爽:

“我没相中北影。”

刘艳:“这怎么还有你选择的呢?”

郑爽:“从小到大都是你在为我做选择,我不喜欢。”

24

那一年,郑爽16岁,

被中戏、北影、上戏三大院校同时录取,

最终她选择了母亲喜欢的“北影”,

成为那届本科班年龄最小的学生,

第一年就拿了三好学生。

25

郑爽曾表示,或许是因为年龄太小,自己很难融入大学同学们。

26

在北影老师王春子的回忆里,

郑爽是一个非常踏实、并且有眼力见的人。

排毕业大戏时,她已经成名,

但还是会拿着垃圾袋,在老师忙碌时,收拾剧场。

27

得知女儿班级里的同学已经开始拍广告、签公司,

刘艳和郑成华也让郑爽去试试,但郑爽以学业为由多次拒绝。

28

谈及对女儿的期望,刘艳说:“当上演员,有出息,过富足的生活,而不是上个没志气的班,一个月挣两千块钱。”

郑成华说:“就怕孩子将来啥也不是,照别人家孩子差一截,我们脸上也没光。”

郑爽一家

29

对于接演电视剧《一起来看流星雨》,一家人开始是拒绝的,因为觉得既然上的是电影学院,应该拍的是电影,怎么能第一部戏就拍电视剧呢?

30

2009年8月8日晚,《一起来看流星雨》首播,刘艳蹲守在电视机前,庆贺电话此起彼伏直到12点。她感觉“特别幸福,等着这么多年,终于等到了我想要的结果了,像咱们家结婚的感觉。”屏幕里,女儿一个侧身,她心里一惊:哎呀,我姑娘,跟我年轻的时候怎么一模一样呢?

31

大学期间,老师时常敲打学生:“你们90后太自私了,因为你们有太多退路了,你们在电影学院学不好,你们可以选择找一个有钱的老公嫁了……”郑爽心中嘀咕:“哇塞,老师为什么知道我们的心里是这样子想的。”

32

拍摄《一起来看流星雨》期间,俞灏明曾经问:“小爽,你的愿望是什么?”她笑着回答:“拥有一套舒服温馨的大房子,好好谈恋爱……嗯,没然后了。”

33

2013年,郑爽在接受采访时说:“我以后不一定只做演员这个行业,攒够了钱,能开几个店,我就退出。”

34

郑爽喜欢热闹的地方,读书时会在假期去超市做促销员。和母亲逛首饰小店,半天舍不得走,脱口而出:“要是来这打工该有多好。”刘艳每次听到后,都浑身难受。

35

刘艳最大的愿望是和女儿交换人生,哪怕一年也行。

36

刘艳曾经梦见女儿三四岁的时候,很乖,被她抱着,睡觉之前,跟她撒娇:“妈妈,你给我讲个故事吧。”醒来后,她给郑爽发去微信:“大壳,妈梦到你了。”郑爽回复:“嗯。”

37

几年前,在众目睽睽之下,郑爽甩给刘艳一个心理咨询师的微信:“我跟你没什么可聊的,你跟他聊去吧。”在此之前,郑爽自己也尝试了心理咨询。

38

2014年前后,郑爽对刘艳说自己要结婚了。刘艳恼羞成怒,母女俩互相指责对方自私。在刘艳看来,被称为“结婚对象”的张翰,践踏了她多年的心血。

张翰与郑爽

39

与张翰恋爱的5年里,郑爽的正常工作近乎停摆。她出现在张翰的各种行程中,不拍吻戏、不拍拥抱戏,几乎只跟张翰拍戏。

40

在《快乐大本营》的电话测试里,张翰假装亲人需要骨髓,问郑爽能否去医院做骨髓的配型,郑爽几乎没有犹豫地回答:“可以啊。”

41

2013年8月,电视剧《古剑奇谭》的发布会上郑爽单方面公布了和张翰正在热恋中,并承认整容,同时强调自己整容并不是为了张翰,只是想改变一下。

2014年6月9日,上海电视节活动中,郑爽单方面宣布与张翰分手,并表示:“我越来越不自信,包括去整容,我有很多负面情绪,对方也离我越来越远。”

分手后,张翰说:“不管什么样的结果,我的底线一直是她,我不希望有任何声音去伤害她。”

42

第二季《花儿与少年》录制期间,郑爽向许晴打听起上一季的导游,前男友张翰。许晴表示,那时张翰曾对他们说过,郑爽是他一生一世最爱的女人。郑爽无奈地笑:“然而最爱的人永远不在一起。”许晴还透露,那时候张翰给郑爽打电话,但是郑爽就是不理他,张翰整个人像疯了一样。

43

2016年,郑爽宣布与天娱解约,自己成立工作室,母亲刘艳担任经纪人,父亲郑成华则成为工作室的一名艺人。

44

之后的5年,郑成华参演了至少三部电视剧,多次参加真人秀节目,每天坚持敷面膜,在微博拥有133万粉丝。工作人员表示,大家平时会称呼其为“工作室一哥”。

郑成华客串电视剧《煮妇神探》

45

在综艺节目《旋风孝子》的开场,郑爽对父亲说,不用为了节目刻意制造话题。

46

郑爽为郑成华开通了微博付费问答,郑成华曾多次回答价值超过666元的问题,

问题大多关于女儿的隐私,答案有时不超过20个字。

47

郑爽曾用自己的微博小号回答问题,一个小时,回答了网友的40个问题,其中有9个价值666元,据统计,郑爽小号当日赚到超过6000元。

48

郑爽所在的剧组经常会出现其父母的身影郑成华说:“爽儿现在应该觉得非常幸福吧,一般父母还做不到呢。”后来,郑爽严词拒绝两人出现在片场。

49

郑爽有时拿起饭碗吃东西,父母的四只眼睛便紧盯过来,她就把碗放下说:“爸你再劝我,不如直接告诉我,不要从事这个行业了。”

50

曾经有网友在超市遇见郑爽父女,

郑爽站在零食架前不动,

父亲将她拽走,

最后郑爽一个人返回货架,

挑选了一大堆零食才满意离开。

51

郑爽曾表示:

“我这辈子都可以不谈恋爱,

也不能没有爸爸。”

52

小时候,母亲给郑爽买衣服,

郑爽一次没穿,却不敢说不好看。

长大后,她会给父母买年轻人穿的棒球衫、

一大堆营养品。

她不问需求,父母亦全盘接受,

就像她当年一样。

53

电视剧《夏至未至》拍摄期间,

因为姥姥生病,郑爽租用私人飞机

把姥姥从东北接到了上海治疗,

随后,她又在剧组附近找了一套家庭公寓,

给七大姑八大姨也准备了房间,

并瞒着姥姥把家人都接到了上海团聚。

郑爽租用私人飞机接姥姥看病

54

郑爽的好友表示:

“她要约你出来,连车都会给你准备好,

你必须坐她准备的车,不坐还不行。”

55

《花儿与少年》里,郑爽作为导游,

给大家找的房子没有暖气和热水,

再加上房间不太够,

她坚持要自己睡在更冷的客厅。

同行人轮流劝她,也无济于事。

56

录制《旋风孝子》时,郑爽与父亲同行,

因为自己腰不好,就请来民工搬行李,

坚持不让父亲动手。

网友评价其太过在意别人的看法。

57

胡彦斌是唯一一个被郑爽写进书里的人,

书中分享了与胡彦斌的100件爱情小事。

其中有“我不喜欢遮遮掩掩,

甚至很喜欢和你在公共场合亲吻”、

“我喜欢在你睡着的时候一遍遍观察你”等细节。

58

胡彦斌第一次见郑爽的父母是独自一人。

那次见面之前,

郑爽突然说因为有工作无法出席。

胡彦斌赴约后,

郑爽坦白自己爽约是想测试他

是否有能力与自己的家人很好相处。

59

2017年1月,

卓伟拍到郑爽当街痛哭,

关于她患抑郁症的传闻甚嚣尘上。

60

三个月后,她开发了自己的粉丝软件,

“雪糕”APP。

希望把自己的粉丝

从微博等公众平台带走,

这样他们就可以共处在一个没有外来者的环境。

61

郑爽粉丝群体的原始积累来自于CP(情侣)粉,

和俞灏明的CP粉、和张翰的CP粉、

和杨洋的CP粉……其中的大部分

最终都会倒向郑爽。

郑爽曾不无困惑地表示:

“总之,关于我的CP粉,最后总会提纯成我的粉丝。”

62

她对于粉丝的划分标准是时间:

一类是短暂的粉丝,

一类是长久的粉丝。

63

粉丝曾多次建议郑爽组建专业团队,

但屡屡遭到拒绝,

理由是她绝对不允许别人控制自己的时间。

64

郑爽最爱的一部电影是《美国往事》,

电影讲述了主人公

从懵懂少年成长为黑帮大佬的历程。

65

被誉为“中国第一生活时尚周刊”的

《精品购物指南》曾签约郑爽拍摄杂志。

结果郑爽在化妆期间突然消失,

后来双方沟通好补拍,

但最终郑爽一方还是爽约了。

工作人员把这件事曝光到网络,

敬告同行谨慎跟郑爽合作。

66

郑爽曾晒过一张和导演赵志刚的聊天记录,

认为拍杂志“好二逼”,

不如拍戏有“信念感”。

67

在《演员的诞生》中,

章子怡痛批郑爽演戏没有“信念感”。

刘烨在一旁打圆场,

章子怡当众扔掉了他的皮鞋。

68

拍摄电视剧《绝密者》期间,

佟大为和导演为她讲戏,

但她始终嬉皮笑脸,

忙着和旁边的助理涂护手霜。

看到导演对自己黑脸,不屑地翻了个白眼。

69

何炅问她:作为演员有特别艰辛的时候吗?

郑爽:心情不好的时候直接就不拍。

魏大勋:我最多拍戏拍了34个小时。

郑爽:你怎么不学我一样潇洒地走掉呢?

70

电视剧《美人私房菜》杀青后,

郑爽几次“失踪”,

作为女主角,一连缺席两场相关发布会。

71

表演老师刘天池在上课时发现

郑爽常常走神,而且没办法和人长时间对视,

甚至还有点回避和人眼神接触。

上课时,刘天池说最多的话就是:

“小爽,你看着我的眼睛。”

郑爽的眼神飘忽不定

72

刘天池还注意到,

郑爽对人的拥抱都不会是实实的一个拥抱,

便悄悄地问她:

“小爽,你是不是很久没有拥抱过一个人了?”

郑爽小声且平静地回答:“没有。”

73

郑爽抗拒出门,怕被窥视,

郑成华喜欢下馆子,有时说好了要出去吃饭,

郑爽临时改变主意,“还是打包吧”。

74

某一个冬夜,

刘艳拉着女儿出门买煎饼果子,

一路没人,但郑爽终究是没敢吃自己那份。

75

郑爽曾对记者提出用另一种方式接受采访,

即“打字”。

对她而言,这是“最安全的沟通方式”。

76

2019年6月,怀孕3个月的王宁(化名)

在泰国被丈夫推下了34米高的悬崖。

郑爽通过工作室微博转发安慰道:

“你不快乐不开心你静下心找原因,

不要一开始就把一切都归错于自己。

人不能无下限的善良,不能无下限!”

77

周扬青曝光罗志祥出轨时,

郑爽在其微博下评论:

“你的九年我心疼,你的文字,还爱他。”

78

2020年8月21日,郑爽29岁生日前夜,

她搭档“带货主播”辛巴的得意门生猫妹妹,

进行直播首秀。

期间,在猫妹妹推荐燕窝时,

郑爽几次询问过燕窝种类,

猫妹妹答不上来,郑爽情绪崩溃。

后来,辛巴直播间的燕窝被证实为售假。

直播首秀中的郑爽与辛巴爱徒猫妹妹

79

《花儿与少年》曾经把“最佳独角戏奖”颁给郑爽,

节目中和她关系好的陈意涵,

关系不好的许晴都对她有一个共同的评价:

听不懂郑爽在说什么。

80

陈意涵说:“郑爽是一个特殊的存在。”

陈晓曾开玩笑调侃其为“一个精神病似的人”。

马天宇说:“郑爽坚持用自己的态度对待世界。”

陈学冬对她说:“希望有人能帮你一起扛起悲伤。”

81

2018年初夏,

郑爽在《这!就是铁甲》节目中

歇斯底里地发飙,

当时的赛事总监张恒一脸茫然地站在台下。

张恒在《这!就是铁甲》节目组

82

张恒毕业于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

回国后,就任创客星球副总裁,

曾担任KOB全球机器人格斗大赛的赛事负责人。

83

2018年7月,郑爽张恒恋情曝光。

2018年8月28日,张恒公开恋情。

84

2019年1月19日,

郑爽的宠物狗@枸杞kris的微博上,

以狗狗的口吻发布了一篇结婚宣言:

热门评论第一位是:

“会不会是郑爽结婚了?”

85

在2019年6月19日

播出的综艺节目《我们长大了》中,

华少问:“你喜欢小朋友吗?”

郑爽:“喜欢,会喜欢,还规划得还挺清晰的。

要是能生龙凤胎是最好的。”

镜头转向台下,张恒笑而不语。

86

在录制于2019年夏的综艺节目

《女儿们的恋爱》中,

张恒曾假扮孕妇对郑爽说:

“要生了,你别跑,你负责”,

郑爽随即笑着跑开。

87

节目中有一次,

郑爽买早餐花了60块钱,

让张恒把30块钱的早餐钱打给她。

张恒打完后,郑爽觉得AA也不行,

让张恒把她那一份也给她,

让张恒打60块。

接着又问张恒为什么不给她500块或者更多,

随后张恒打了1000块。

郑爽开心地确认,张恒面色阴沉。

88

2019年8月22日,

张恒为郑爽举办生日会。

生日会上,

刘艳对女儿说:“这是你人生最美好的十年”。

郑成华自问“是否后悔送女儿去成都”,

但最终没有说出答案。

89

郑爽曾将宠物狗带到宠物店,

向工作人员询问:“狗狗的牙可以磨一磨吗?”

在场嘉宾问她是不是在开玩笑,

郑爽干脆地回答:“没有,我就是怕它咬我。”

同一档节目中,

郑爽看到失去双眼的小狗,不禁落泪,

并联系厂商捐助狗粮。

90

2020年夏,

在儿童综艺《奇妙小森林》中

郑爽因为帮孩子系鞋带、穿衣服、准备药膏……

获得小朋友心中“最细心奖”。

节目的最后一期,小朋友对郑爽说:

“西瓜姐姐(郑爽昵称),

我觉得你有时候有一点不开心。”

91

自称负责郑爽张恒委托代孕一事的相关人员

对某媒体表示,

二人在2018年秋天签订代孕合同,

目前还拖欠6.8万美元服务费。

最开始两人很开心,

五六个月的时候两个人都不打听孩子的状况,

第7个月曾询问是否可以打掉孩子。

92

2019年12月18日,新浪娱乐发布郑爽张恒早已分手的消息。

2019年12月19日,儿子出生。

2020年1月4日,女儿出生。

2020年1月8日,郑爽被拍到前往法院,疑似递交庭前证据。

93

2021年1月18日,

张恒在微博晒出了两个孩子的照片,

随后有媒体公开孩子的出生证明,

显示生物学母亲为郑爽,生物学父亲为张恒。

相关录音显示,郑爽一家

曾在胎儿7个月大时提出弃养。

1月19日上午,

“郑爽张恒民间借贷纠纷案”二审

在上海二中院开庭,

张恒和郑爽均未到场,现场媒体众多。

94

当晚18点30分,

奢侈品品牌Prada宣布

终止与郑爽的所有合作关系。

彼时,距离郑爽成为其代言人不足8天。

95

26分钟后,郑爽首次发文回应,

其中有一句“谁家女儿谁心疼”。

96

1月20日,

郑爽现身北京卫视,

记者问她是不是弃养,

面对提问,助理试图拍落镜头。

97

当晚,广电总局主管重点刊物《广电时评》

刊载题为“代孕弃养者,德不优法不容”的文章。

文中表示“代孕不是私事,与法不合……

这样的演员,私德有亏”。

最后一段声明:

“我们不会为丑闻劣迹者提供发声露脸的机会和平台。”同一天,华鼎奖组委会决定,撤销郑爽“第19届华鼎奖中国近现代题材电视剧最佳女演员”、“第13届华鼎奖全国观众最喜爱十佳电视明星”荣誉称号。

98

1月21日,疑似郑爽的退圈录音流出。

录音中,郑爽表示:

“不知道这个舞台会不会是我对观众的道别……很多时候让大家挺尴尬的,我不是故意的,可能我真的没什么演技,真的只是幸运吧。今天我真的不希望听到别人和我说加油, 我觉得自己真的挺普通的,一些成功的影视作品让我被大家认识,感谢这么多和我合作过的影视剧小伙伴儿们。”

疑似郑爽退圈声明(字幕版)

99

迄今为止,郑爽没有见过自己的两个孩子。

100

在一次采访中,记者曾问:

如果你得知自己一年后就会去世,

你会换种活法儿吗?

郑爽兴奋地回答:

“那就太好了,

(我)会超级高兴,

到处跟人家说我要去世了,

大家都会对我很好,做一切都合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