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日本自卫队曝出这事,噩梦又要来了?

(文/观察者网 郭光昊)

日本媒体昨天曝出,一名退役特战部队高级指挥官每年都私自组织现役自卫官训练。此人多次公开表示信奉三岛由纪夫思想,“被三岛精神所感化”。而且还表示与反对势力“必有一战”。

50多年前的1970年11月25日,对日本自卫队乃至日本社会而言,都是冲击力极大、如噩梦般的一天。

当天,日本知名作家三岛由纪夫率领旗下民兵组织“楯之会”成员四人前往日本陆自东部方面总监,在会面过程中他们突然绑架了东部方面总监部。随后,三岛站在阳台发表政变演说,公开要求修改日本宪法。最终煽动未果,三岛及一名成员以传统方式切腹自杀。

军队,特别是特战部队本来就是容易滋生极端思想的温床。近年来,德国和澳大利亚特战部队都被曝出内部流行极端主义思想。日本会不会是下一个?

日本共同社1月23日援引知情人士称,一名日本陆自特战部队前高级指挥官最近几年每年都私自组织现役自卫官进行战斗训练。共同社称,负责防止机密泄露的自卫队情报保全队已经知晓相关情况,正展开调查。

此人名叫荒谷卓,退役前曾任陆自“特殊作战群”的群长,军衔为1等陆佐。“特殊作战群”是陆自唯一的特战部队,于2004年组建。荒谷是第一任指挥官,2008年退役。

2018年11月,他在三重县熊野市的山区开办机构,供战斗训练及日本武道培训用。此后,他召集人员分别在2018年12月、2019年4月和2020年12月多次组织被称为“自卫官合宿”的战斗训练。培训人员中既有现役自卫官,也有预备自卫官。

2020年12月26日至30日的活动,有十几人参加。或许是为了避人耳目,他们在黄昏换上迷彩服分乘多辆汽车从设施前往训练的树林。共同社曾前往现场,但未能拍摄到实际训练的场景。

在机构网站上,荒谷曾介绍要召集“真正爱国的自卫官”,“在自卫队内部也无法进行的实战训练”。训练内容包括“团队建设”、“拟定作战计划”、“实施作战行动”等。

共同社介绍,自卫官接受外部战斗训练被公开尚属首次。防卫省内部有人批评此举已经违反《自卫队法》。一名不具名的防卫省官员认为:“荒谷有领袖魅力,他与参加训练的自卫官之间的关系酷似三岛和楯之会之间的关系。”

荒谷多次在杂志采访等场合表达信奉三岛思想,“被三岛的精神所感化”。

荒谷去年9月曾在个人博客介绍自己写的《日本的大义与武士道 写给战士们》一书。他写道,自己在20年前就设想建立一个“百姓武士村”,将“决心作为日本人而活的同志”、“完全无视战后宪法的真正的日本人”聚集在一起。

“当然,破坏日本历史文化与传统的势力势必不能容忍我们,必将采取一切手段……到那时,必有一战。”

除此之外,他们还举行宪法起草讨论会,号召要抵抗全球资本主义。日本各地应建立共同体,“团结在天皇陛下周围”,构建保全日本的新秩序。

此前,德国KSK特战部队因受极右极端主义思想侵蚀严重,去年被德国严厉整顿。下辖的第二连更是被整体裁撤。深陷滥杀平民丑闻的澳大利亚特种部队也被本国媒体发现曾在车头公然悬挂纳粹旗帜。

对于大部分外军而言,一线部队日常并没有专人专岗抓军人思想建设工作,只能依靠上级军队监察人员、文官政府或是媒体公众监督。由于特种部队的封闭和保密性,事态很可能如德国一样发展到烂到根部时才被察觉。

所幸日本本次的主导者是退役军官。从目前报道来看,尚不能判断荒谷的行为对自卫队现役部队整体有多大实际影响,但这的确是一个危险的信号。

十几年前,日本自卫队就经历过一次类似事件。

2008年,时任航空幕僚长的田母神俊雄公然发表论文《日本是侵略国家吗?》,被APA集团相关基金会评为一等奖。文中否定中日战争是侵略战争、否定东京审判,内容有悖村山谈话等日本政府正式立场。

获奖后当天下午,田母神专门给防卫省同僚分发传阅论文。防卫省事务次官增田好平(防卫省最高公务员)与防卫大臣官房长中江公人阅后立刻感觉“大事不妙”,随即上报防卫大臣。傍晚,防卫大臣滨田靖一要求田母神自行辞职,遭到拒绝。夜间,日本内阁进行紧急巡回式内阁会议。晚上十点,通过决议下令撤换田母神。

不到12小时,日本空自的最高层就因为否定历史的极端言论被革职了。

相关文章